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港廉署起訴歌手黃耀明 立會補選活動唱歌涉舞弊

棒球/美日纏鬥十局 日本再見安打7:6逆轉

瓊斯角公園荒廢遺跡 藏歷史祕密

瓊斯角公園述說早期的美國故事。
瓊斯角公園述說早期的美國故事。

4月中旬,我們沿著林蔭景觀大道-喬治華盛頓紀念公園大道(George Washington Memorial Parkway)向南開,儘管華府櫻花季剛過,在林蔭大道遊車河,仍可享受疫情期間車流不多的悠閒。

新冠疫情延燒全美一年多,去年初,疫情剛開始時,除了每周買菜之外,連上班都只需連線上網,幾乎整年都沒有出門旅遊。到了去年底,疫情的狀況只能以恐怖兩個字形容,我們更是不敢出遠門,頂多偶爾在社區散步走走。

隨著今年開春之後,疫情漸漸緩和,我們也打了疫苗,夫妻倆開始在周末出行,或邀三五好友,戴著口罩在附近的公園尋幽訪古或散步踏青。

那天,在走過無數次的亞歷山卓老城(Old Town Alexandria)的地圖上,無意間看到一個名叫瓊斯角的公園,便轉進去下車走走,竟然發現這裡隱藏著許多快被遺忘的歷史秘聞和幾乎完全荒廢的遺跡。

華盛頓特區的藍圖。
華盛頓特區的藍圖。

華盛頓公園大道長25英里

喬治華盛頓紀念公園大道全長25英里,幾乎一路沿著維州的波多馬克河(Potomac River)西南岸,北起美國退伍軍人紀念橋(American Legion Bridge),南到喬治華盛頓故居的維農山莊(Mount Vernon,弗能山莊)。沿途有許多自然野生保留地、公園與歷史遺址景點,其中一小段穿過亞歷山卓老城,也有許多路邊觀景台可以停車觀賞波多馬克河風光、國家機場(National Airport)的飛機起降,眺望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以及喬治城(Georgetown)的風光。這條公園大道1989起改由國家公園管理局負責管理維護,可見其自然景觀與歷史意義的重要性,已超越了一條交通要道。

瓊斯角公園遠眺華府摩天輪。
瓊斯角公園遠眺華府摩天輪。

瓊斯角公園風景優美

瓊斯角公園(Jones Point Park)占地65英畝,位於亞歷山卓老城的最南邊,延著波多馬克河岸邊,目前是一塊幾乎突出到河中央的半島,與河對面國家港(National Harbor)的摩天輪遙遙相望,波多馬克河流到這裡豁然開朗。我們站在河面寬闊的岸邊極目南望,一片蒼茫,氣象萬千,遇到天候不佳雲層厚重,更增添發思古之幽情;然而因為水流到此更加放緩,河中似乎隱藏著許多沙洲暗礁的危險。

波多馬克河是馬里蘭州與維吉尼亞州的界河,雖然不是美國最有名,也不算是最重要的一條河,但是由於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出生於波多馬克河畔的維農山莊-他與美國的誕生息息相關,且終其一生在此度過。國家首都華盛頓特區全境也都位於其水域之中,因此被喻為「國家之河」(The Nation's River)。

瓊斯角公園的說明圖。
瓊斯角公園的說明圖。

與波多馬克河船運息息相關的燈塔、華盛頓特區最南端的邊界基石(Cornerstone)、伍德羅·威爾遜大橋(Woodrow Wilson Bridge)、和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造船廠遺跡,共同組成了瓊斯角公園的傳奇故事和美麗風景。

瓊斯角的前身是波多馬克河中的Piper島,9000多年前的美洲原住民就曾在這裡生活。400多年前,來自英國的新移民用倫敦泰晤士河上一個小島的名字來為這座小島命名。

銘記瑪格麗特.布倫特的事蹟。
銘記瑪格麗特.布倫特的事蹟。

馬州「州母」 首任Piper島主

根據記載,被視為馬州「州母」( Founding Mother)的美國女權先驅瑪格麗特·布倫特(Margaret Brent)應該是第一任島主。1638年11月22日,37歲的她從英國移民到馬州的聖瑪麗(St. Mary), 1654年她取得Piper島的土地所有權,並在島上雇用黑奴加工菸草。當時的女性沒有投票權,但是她以地主和巴爾地摩律師的身分,擁有兩張投票權。1985年,她成為入選馬里蘭婦女名人堂的第一批女性之一。

銘記瑪格麗特.布倫特的事蹟。
銘記瑪格麗特.布倫特的事蹟。

16世紀末,來自歐洲最早的移民開始對北美進行探索以來,波多馬克河沿岸地區一直是繁華的貿易和商業中心。1608年,《風中奇緣》中的傳奇人物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船長曾經在河上航行,由於他的生平與一些後來開拓者的傳奇故事,吸引了許多追隨者來此地定居。瑪格麗特·布倫特之後,1699年一個英國商人兼製圖商Cadwalder Jones在Piper島上蓋了一個小木屋居住,後來這個突出河中的一個小島被填土成為半島,就以他的名字命名為Jones Point。

17世紀時,利潤豐厚的菸草逐漸取代早期動物皮成為出口經濟的主要動力,而100年後的小麥又取代菸草成為最有利可圖的生意。除了作為重要的出口作物外,小麥帶動了新興的亞歷山卓鎮的磨坊和麵包店的發展。繁忙的亞歷山大港與喬治城和華盛頓市同為波多馬克沿岸商業和工業的重鎮,船運繁忙,常有船隻在突出於河中的瓊斯角一帶觸礁,於是籌建一座燈塔以警告穿過河中危險沙洲河的船隻。

瓊斯角燈塔。
瓊斯角燈塔。

瓊斯角燈塔 1926年退役

由於亞歷山卓市是當時美國最大的航運、製造和運輸中心之一。 1852年,燈塔委員會收到了國會撥款5000元,在瓊斯角購買土地和建立燈塔,並於1855年建成。

燈塔於1856年5月3日首次點燃,圓形的燈籠由鐵架罩著架在一棟單層長方形的磚基木屋的屋頂中央。最初的燈塔使用鯨油,燃燒後發出白色光芒,指引來往波多馬克河上忙碌的船舶和軍艦。到了1900年,改為燃燒礦物油,因而發出紅色光,據說由於當時燈塔附近的岸區逐漸發展成色情紅燈區,紅色光竟然成為「紅磨坊」的指引標誌,引起許多衛道人士的不滿,於是到1919年光源再度更改為燃燒乙炔,燈塔又變回閃爍白色光芒。

這座屋頂上的燈塔最終在1926年停止使用,取而代之的是附近的一座小型鋼骨燈塔。但是伍德羅·威爾遜大橋於1961年通車後,大橋的燈光妨礙了燈塔導航的功能,鋼骨燈塔也在1962年退役。如今,波多馬克河上唯一可以使用的燈塔是位於下游五英里處的Fort Washington Point燈塔。

美國獨立後,各州對首都的位置發生爭執,北方希望將首都定在紐約,而南方希望將首都定於南方;最終南北雙方協商,各作讓步,在中間新建一個城市作為美國的首都。最後確定的位置是由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和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在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的一次晚宴上中作出決定。1790年7月9日,國會通過了《居住法》(Residence Act),批准在波多馬克河邊建立首都「聯邦市」(Federal city),7月16日由喬治華盛頓總統簽署法案。

當時的「聯邦市」規畫為由馬里蘭州和維吉尼亞州捐贈的土地組成,每邊為10英里,總計100平方英里的菱形區域,後來改名為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畫定哥倫比亞特區的第一塊基石。(圖皆為作者提供)
畫定哥倫比亞特區的第一塊基石。(圖皆為作者提供)

哥倫比亞特區首塊邊界基石

在1791年至92年間,安德魯·埃利科特(Andrew Ellicott)帶著一個團隊,對聯邦首都的邊界進行了勘測,並在每一個英里點都放置一塊邊界石,許多石頭至今仍然屹立。

瓊斯角公園位於緊鄰亨廷溪(Hunting Creek)和波多馬克河的交匯處以北,當時被勘測定為哥倫比亞特區最南端的一塊基石,被安裝在燈塔南方數十多公尺的河堤上,也是第一個被安置的基石。據記載,當天喬治·華盛頓還親自出席觀禮。

哥倫比亞特區最南端的第一塊基石看板。
哥倫比亞特區最南端的第一塊基石看板。

200多年來,由於河水不斷上漲,這塊基石的河堤早以沉入河水中,基石在1921年被撈起,重新安放在燈塔以南數碼處的河邊。如今被保護在一個鐵製的玻璃罩中,經過200多年的風吹水蝕,似乎已不見原來的形狀。而以基石向東北和西北畫出的兩條線,就是當時首都的邊界。如今國家公園管理處在不遠處的邊界上,重新立了首都與馬州和維州的界石以資紀念。由於邊界是直線,因為波多馬克河屬馬州的領土,所以理論上,當年邊界線外瓊斯角的一小部分土地屬於馬州所有。

新立的馬州邊界基石。
新立的馬州邊界基石。

特區成立後不久,波多馬克河西岸的維州居民就因為國會過度重視東岸,以及蓄奴等問題的爭執,發起回歸維州的運動,經過他們多次請願,美國國會終於在1846年7月9日通過法案,將波多馬克河南岸的土地交還南方的維州,留下今天缺一角的哥倫比亞特區,瓊斯角公園的邊界石見證了那段歷史。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打,美國在1917年4月6日才宣佈參戰,美國海軍根據1916年已經通過的《海軍法》推行建艦計畫,於是由於戰爭的需求導致美東各地造船業的迅速擴張。

第一次世界大戰所造巨艦的舵。
第一次世界大戰所造巨艦的舵。

造船廠遺跡 身世坎坷

1918年初開始,維吉尼亞造船公司(Virginia Shipbuilding Corporation)收到建造12艘每艘9400噸大型軍艦的合同,於是在瓊斯角燈塔所在的Piper島後方填出47英畝的「人造土地」上,成為如今的半島,並修築了四條大型船塢,預計前10艘在1919年下水。

該船廠很快在1918年5月30日,也就是在開廠後的第85個工作日,舉行第一次龍骨奠基典禮,由伍德羅·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親自敲進第一根釘子。威爾遜總統夫人將將第一艘船命名為Gunston Hall號,因為Gunston Hall是開國元勳喬治·梅森(George Mason)的故居,就在下遊不遠處。

隨後為了趕工,數月內招攬了超過7000名工人,擠在這個造船廠輪班工作。不過榮景不常,六個月後的1918年11月7日,傳來德國戰敗投降一戰結束的消息。

昔日造船廠遺址。
昔日造船廠遺址。

儘管造船廠是為戰爭而建,但是亞歷山卓市的經濟眼見造船廠帶來繁榮,當然希望造船廠能繼續運轉。不過很快發現造船場的資金早已被偷偷挪走他用,即使後來國會對造船廠所有人查爾斯·W·莫爾斯(Charles W. Morse)進行調查,仍無法挽回造船廠。到了1921年初,短命的造船廠基本上就已經沒有工人了。

這座空的造船場於1923年被租給了Western Marine and Salvage Company,機械設備被拆除一空,工廠建築成了流浪漢們的避風港,最後連船塢都被填平。

船塢如今已經填平,成為一條通向歷史的小徑。
船塢如今已經填平,成為一條通向歷史的小徑。

1933年一位當地作家瓦萊麗·麥克馬漢(Valerie McMahan)向政府提出了一個將前船廠管理大樓和周邊地區改造成一個美國兒童玩具樂園的計畫,沒想到卻因為聯邦政府早計畫另有用途而被拒絕。而後,儘管1936年一個美國軍方的秘密通訊中心在附近成立,但是大部分的場區卻成了人跡罕至的荒地。

威爾遜大橋下遊人垂釣。
威爾遜大橋下遊人垂釣。

伍德羅·威爾遜大橋跨3州

由於波多馬克河被突出到河中央的瓊斯角占據了半個河面,所以當年建造圍繞華府的環城(I-495)高速公路,就選擇經過瓊斯角上方,建造穿越波多馬克河的第一代的伍德羅·威爾遜大橋,並於1961年12月28日通車。

大橋中有一段約有300英尺長的橋樑,穿過至今仍屬於哥倫比亞特區最南角的瓊斯角尖端東側,使得當時這座橋成為美國唯一跨越三個州級司法管轄區(哥倫比亞特區,馬州和州)邊界的橋樑。

當年,除了只有六車道的大橋很快就不敷使用之外,而且為了讓河上的大船通行,將不夠高的橋面設計成為可以打開的吊橋式閘門,於是只要開閘就會阻塞大橋上的交通,而成為交通瓶頸。而後貫穿美東南北的I-95州際公路也共用這一段環城高速公路,更增加許多車流而雪上加霜,使得大橋成為隨時會塞車的惡夢。

2008年,新的伍德羅·威爾遜大橋興建完成,不只車道增加一倍,兩邊各有六車道,而且橋面更高,需要開合的機會也大為減少,也大大疏緩交通擁塞的問題。

橫跨三州(特區)的威爾遜大橋。
橫跨三州(特區)的威爾遜大橋。

結語

儘管1980年,瓊斯角燈塔和基石就被列入《美國國家歷史古蹟名錄》,但直到2012年,國家公園管理局才將荒廢多年的瓊斯角進行美化和整修,宏偉的伍德羅·威爾遜大橋凌空穿過公園的下方,新建大型的停車場、籃球場、操場、特許攤位和洗手間,提供了附近居民風雨無阻的休閒空間。增建其它新的步行和自行車道,小的釣魚/觀光碼頭,公園也成為喬治華盛頓紀念公園大道景區的一部分。

如今,曾經繁華的造船廠只剩一條船塢的部分邊牆痕跡。 穿越伍德羅·威爾遜大橋的交通喧囂已取代了過去造船場的喧囂,到瓊斯角公園的跑步者,騎自行車的人,家庭和遊客取代了數以千計的造船工人。

美國 馬州 疫情

上一則

撲殺野牛 大峽谷徵12獵人 4.5萬人報名

下一則

夏威夷旅遊業回春 租車貴又難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