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99萬人確診 37.3%民眾已完成接種

賓州「雪雁大遷徙」 場面壯觀、愛好者搶拍

湖邊夕陽。
湖邊夕陽。

賓州的米德爾克里克野生動物保護區(Middle Creek Wildlife Management)每年有一場重頭戲,就是有幾萬隻雪雁在北飛遷移途中停留此地,時間是2月底至3月上旬,約兩周。去年我們到時晚了一步,湖邊草地上只有幾隻孤零零的加拿大黑雁。今年我們一得到消息,第二天就起程前往。從維州開車約2小時45分鐘,我們上午10時離開,準備看傍晚的鳥,在那裡過夜,明天凌晨再看旭日東升時的鳥舞。

民眾舉家出動 湖邊守株待雁

我們車不熄火,一口氣直達米德爾克里克,遊客中心因疫情而關閉。我們稍作停留,就開始尋找觀察點。整個野生動物保護區面積為6254英畝,於1973年建立。平時禁止狩獵和漁獲,僅一些開放季節允許有限數量的打獵和釣魚,主要是為了平衡動物數量。保護區另一個目的是為人們提供休閒場所,可在裡面野營。每年雪雁的駐足地是一片湖區,那裡因建了水壩而形成一個湖泊,占地約360英畝。

觀鳥有7個觀察點,我們被告知2號觀察點最好,處於湖中心地帶。近二號觀察點時,發現那裡車輛已排滿了路兩邊,路下面好像還有一個小停車場,我們就下去了,等了約5分鐘終於找了一個車位。

雪雁。
雪雁。

我們剛停好車,發現「雪雁演員」都已到位。停車場邊發黃的草地上一片雪白,舉目遠望,數不清的鳥在覓食,牠們不理睬我們這些觀眾,埋頭苦幹努力啃食草葉草莖。成千上萬呀,心無旁騖動作一致。

沿步行小徑,走約10分鐘就來到湖邊。這裡有遮陽亭和野餐桌,人不少,拖家帶口,還有嬰兒車和寵物狗,攝影的長槍短砲更是比比皆是。我發現華人也不少,華語不絕於耳。我和太太也開始行動。

湖上無數白點占據。湖邊的人都在等待觀鳥的高潮時刻到來,那就是群飛。但這需要耐心,我們不知道高潮何時來,沒有導演也沒有樂譜,只能耐心等待;一些有專業長焦鏡頭的人,捕捉偶爾飛起的鳥。

雪雁列陣飛翔。
雪雁列陣飛翔。

米德爾克里克的雪雁每年都有不同數量的鳥光臨,通常是7、8萬隻,有一次多達15萬隻。雪雁屬於較大型鳥類,重達2.7公斤,羽毛雪白,翼角黑色,喜群居,善飛也善於游泳,全球很多地方都有牠的蹤跡。牠們壽命達20多歲,一夫一妻制;夏天飛至加拿大邊沿近北極地區產卵繁殖後代,冬天又回飛至美國佛羅里達過冬。

4萬雪雁家庭 氣勢磅礡飛來

過了約20分鐘,突然發現右邊天空中有一群黑點朝我們這裡飛來,由遠而近,嗡嗡聲也愈來愈大。終於來了,千軍萬馬,蔽天遮日,驚天動地的「呱呱」聲彷彿是滾雷,在雲層中翻滾,氣勢如此磅礡。設身處地,那瞬間真有觸及我靈魂的震憾。這平時象徵愛情的溫順良禽,展現了牠們如此力量、如此陣勢;在牠們面前,人是如此渺小。8萬隻鳥,4萬個家庭,如此萬眾一心,不需動員,前撲後繼,牠們在用行動在拷問我們:人定勝天嗎?人是天地間的主宰嗎?

過了五、六分鐘,天空又重歸平靜,湖面上仍舊布滿了鳥。又過了近半小時,龎大的「飛機演習」又來了一次,人們手忙腳亂,用長砲對準「飛機」、用手機抓拍視頻。

天漸趨黑了,近下午5時,像有將軍發號令,頃刻之間湖裡的鳥都飛起來了,這次在天空中排成整齊的人字形或斜一形隊伍,飛得較慢了。我知道那是雪雁以家庭為單位,一隊一隊在向我們告別,沒有呱呱的叫聲,只有依依的惜別之情。

湖邊晨景。
湖邊晨景。

第二天天未亮,2號觀察點已站滿拍鳥愛好者。以東升的紅日為背景,群鳥再次翱翔,構成一幅催人奮進的交響曲,一首生命交響曲,我們的賓州之行也畫上句號。

加拿大黑雁。
加拿大黑雁。

車行回到維州,我又在馬路上遇到了加拿大黑雁。牠們一個列隊,七、八隻鳥,臃腫的身體邁著蹣跚的步伐。這是十年來司空慣見的現象了,無論春夏秋冬,牠們都在你的社區馬路上溜達。加拿大黑雁是加拿大國鳥,為什麼不回加拿大了?我去網上查詢,維基百科中提到這個現象,說甚至有滯留在佛羅里達的,但沒有提及原因。

我又想起看過的一部電影「Fly Away Home」(返家十萬里)。那是講述一對父女,開著自造的小飛機教會他們人工孵養的雁怎麼回歸自然,飛去佛羅里達。滯留在維州的加拿大黑雁,難道也要讓我們人類重新教會牠飛回家園?

加拿大 維州 賓州

上一則

東京鐵塔下巨大台灣鳳梨裝置藝術 成打卡熱點

下一則

北加卡梅爾 海芋滿山谷 猶如人間仙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