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球獎/趙婷「無依之地」破紀錄 首位華人女導演獲獎

疫苗7月底供所有人!佛奇:輝瑞、嬌生、莫德納都可打

維吉尼亞州傳奇餐廳 小華盛頓飯店探奇

華盛頓餐館內景。(圖皆由作者提供)
華盛頓餐館內景。(圖皆由作者提供)

我們居住的維吉尼亞州有個小鎮,名叫小華盛頓(Little Washington)。它是美國國父華盛頓在1749年親臨此地,進行測量勘畫的,街道名字都由他命名。200多年後的1978年,小鎮上有兩個人在一個車庫裡開了一家小旅舍,定名小華盛頓飯店(Inn at Little Washington),附設餐廳。兩人精心經營,從法式菜肴入手,以精致美食改變了習慣以漢堡快餐當家的美國人理念。漸漸名聲鵲起,高官顯貴紛紛造訪,英女王伊莉莎白出訪美國時,還特地彎道駕臨。40年後,2018年著名餐飲評選公司米其林終於給其最高三星榮譽,這個榮譽一直保持至今,一個傳奇由此而誕生了。

英米其林餐廳 留壞印象

想嘗試米其林星級餐廳一直是我的追求,其間卻留下並不完美的記憶。一次去英國旅遊時,我曾致電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要求訂位後天晚餐,接電話的人用不屑口氣答說,只接受兩個月後的訂位。後來我不得不找了一家倫敦網紅餐廳,米其林一星級。

對於西菜,我太太大都會點魚,因為她不食牛羊肉;而我進西菜廳則大都會點牛肉。想不到這家餐廳還有美國餐廳少見的羊肉(Lamb),我心有竊喜,馬上點了羊肉。而這個「羊肉」卻讓我大吃一驚,菜盤子中是一顆顆白色的腰形「鴿蛋」,我叉了一個試嘗,淡而無味,沒有肉感。我叫來了侍者,他說這是Lamb Gland。Gland,腺體也,淋巴結、甲狀腺之類的東西。我對侍者說我沒有注意到菜單中Lamb後面的Gland,侍者倒很爽快,沒有多說一句話,讓我退了菜。我心中卻留下一個疑問,連吃動物內臟的中國人也不吃腺體,英國人怎麼會接受?回美國後我去查閱資料,知道在狄更斯時代,倫敦的窮人也會吃羊下水,包括腺體,那家網紅餐廳保留了這個遺風。

今年疫情瘋狂,被迫囿於斗室,令人心情憂鬱,友人邀我們去小華盛頓飯店散心,我們欣然接受了,也希望改變對米其林星級餐廳印象。

小華盛頓飯店的餐廳現在名氣比旅舍更大,一般人慕名都是去就餐,只有外州客人會過夜就宿。我們住地到那裡約為一個小時的車程。受朋友之託,我去電預訂座位,想不到訂到了後天晚上的四人位。

連續幾天的陰雨,當天倒放晴,陽光明媚。我們打算早點到那,除了吃飯,還想逛逛小鎮,看看這個能入國父法眼的地方究竟是怎麼樣的。

6點鐘的晚餐,我們3點鐘即到達餐廳門口。餐廳的門童,叫我們將車停在對街的教堂停車場內,還介紹說凡是鎮上房子前有綠色說明標牌,那都是歷史的遺跡。

餐館正面。
餐館正面。

獨特微型小鎮 歷史悠久

停好車後,我們發現這個有200多年歷史的小鎮真的很小,就兩、三條交錯的街道,每條街上蓋有房屋的長度不過半公里,真是個微型小鎮呀!房屋差不多都都是木製的一、兩層,有的還帶有前門迴廊。如果將柏油馬路想像成土路,這不是美國西部牛仔電影中的場景?

我們挨戶參觀過去。按門前的標牌上標明的年份,都是中國的清康雍時代的。第一家小店是個畫廊,守店是個老頭,店內全是他太太的作品,太太是個動物畫家,尤擅畫雞,大盧花雞精神抖擻,栩栩如生。邊上兩家是啤酒屋和巧克力店,維州不少店有自釀啤酒。巧克力店內可自己動手做造型巧克力。路那一側最大的一家是禮品店,一進門,見到門廊邊上有不少中國青花瓷,可差不多都是賊光鋥亮的新貨。但我發現壓在裡面有一對將軍罐,發灰的青花,頗有元青花韻味,罐蓋上還有土垢印。我暗喜,這會是一個漏嗎?倫敦不是拍賣過一個過億的鬼谷子下山的將軍罐?現在不是常見報導, 說在西方國家又發現中國的老骨董。

我問店員,這是個老物件嗎?我沒有用骨董一字,怕是挑動神經。大媽答說是新的工藝品。我感激大媽的實誠,換了中國骨董店的大爺會說乾隆年的嗎?

餐館後花園。
餐館後花園。

餐廳後門 巧遇英式花園

走出禮品店,對街就是餐廳的後面,見到幾個姑娘穿著黑色古式裙裝,戴著白色花邊帽,腰系白束帶,匆匆從對面的貯藏室捧著盤子進入餐廳後門,就這麼一瞥,馬上讓人聯想到《唐頓莊園》那個貴族的家。餐廳現在擴大了規模,周圍一些房屋也被它買下,作為輔助性房子。從後面大窗戶可見到廚房在工作的人,這個規模還不算很大的餐廳,廚房內卻有100多人在工作。後面還有一個典型的英式花園,修剪整齊的冬青小樹圍出了幾何圖形。後花園邊上有個鎮公所的獨立建築。

再跨回對街,穿過一個樹叢式的拱門,眼前一亮,是一片兩個足球場大的草地,襯著遠處的牧場和太陽, 讓人心曠神怡。一對男女斜躺坐在木椅上,旁邊臥著一條大黑狗,我走過便禮貌性地跟他們打招呼,得知他們是開八個小時車從北卡過來的,晚上住在小舍裡。

不到一個半小時我們便逛遍了小鎮,去和門童商量,可否提早就餐。答曰:無法提前,但可在酒吧內休息喝酒。我們進入酒吧,發現房間格局不大,都富於濃郁的舊時代色彩,走廊、房間的四周都布滿了各種飾物,牆上都是17、18世紀人物的油畫像,天花板斜掛著暗紅花式綢緞。我們點了幾杯啤酒,隨酒送來了些下酒果子:鹽漬橄欖、椒鹽碧根果和肉桂鳳梨乾。鄰座有人在喝英式下午茶。這個酒吧沒有美國傳統的那個長木檯,都是一個個小圓檯。

街窗的裝飾。
街窗的裝飾。

假模特兒客人。
假模特兒客人。

疫期獨特風景 假人充數

6點鐘後,我們被引領進餐廳,四個人就坐於可坐六人的圓桌。往邊上看,發現裡面已有不少客人,都穿著上世紀30年代正裝的紳士淑女,再定神仔細察看,發現原來都是假人模特兒。因為疫情,州政府規定,就餐人數不能超過原定容納人數的70%。可稀稀落落和顧客盈座給經營者和就餐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假人充數是經營者的匠心獨運,同時餐廳有了一道新風景線──30年代的貴族男女陪餐, 當然所費也一定不貲。

菜單很簡單,二種套餐,一葷一素,都是五道菜,二前菜、二熱菜、一甜品。我們都點了葷菜,因為西方人吃的素菜種類屈指可數,沒有素菜中撐場面的豆製品,去中國人的超市和美國人的超市一比較就立刻明白。我們能說得出的西方素菜就是蔬菜沙拉和番茄濃湯,付每人265美元,吃這樣菜豈不是太冤枉了。葷菜中有一道烤鹿肉,如不吃可以換鴨肉。

正式上菜時給了我們一個驚喜,第一道菜是黑松露油拌醋計金槍魚和鵝肝,端上來的盤子中卻是一個金槍魚的金屬罐頭,橢圓形扁鐵罐,,上面還有一個指拉環。我問這菜是工廠加工還是你們廚房自己烹飪的?侍者笑嘻嘻拉起環蓋,裡面露出擺得精美的菜肴,金槍魚片覆蓋在鵝肝醬上。魚肉和鵝肝都鮮腴綿長,齒頰留香。菜名中還用了一個Kiss(親吻),頗有噱意。

金槍魚和鵝肝醬。
金槍魚和鵝肝醬。

那道鹿肉的菜還特意註明是紐西蘭鹿肉,我有點不解此意,因為美國遍地都是鹿,我也曾吃過同事自己獵鹿製作的香腸。侍者給我介紹說,那是紐西蘭人工飼養的三歲不到的小鹿,鹿肉細嫩。侍者沒有像普通牛排館那樣問你要烤得幾分熟,端上來的鹿肉是都是中熟程度,肉色暗紅。這紐西蘭鹿肉沒有雪花,吃口也很不錯,瘦而不乾枯,嫩而富鮮香,應點個讚。

另一個熱菜是烤魚,方方正正豆腐乾大小一塊,比一般美國餐廳烤得更嫩,口味也不錯。

特別讓人養眼的是那道甜品,是一個像真的剛從樹上摘下來的梨,向陽那面還有紅粉呢,而裡面卻是冰淇淋和奶酪。

還值得一提是那個伴餐的法式麵包,大姆指粗、三寸長,十分精致小巧,外脆內軟,令人愛不釋手。別擔心不抵飽,你吃完一個,侍者馬上再會補上。

吃完飯,已是華燈初上時候,餐廳門前的彩燈都已亮起,在這人煙稀少的小鎮上讓人感到靜謐中的嫵媚。

梨形甜點。
梨形甜點。

室內一景。
室內一景。

美國 中國 倫敦

上一則

西班牙最古老!到波丁餐廳 深入地窖嘗美食

下一則

日本立山黑部觀光路線50周年 大雪壁將更壯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