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8歲富豪為參加SpaceX太空旅行 先苦讀300頁資料

伊州婦突破性染疫亡 只因到「接種率最低州」旅行

申請大學 輔導員建議莫輕忽

對高中時期的孩子來說,學校輔導員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尤其在升學輔導方面能提供很大的支援。(Getty Images)
對高中時期的孩子來說,學校輔導員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尤其在升學輔導方面能提供很大的支援。(Getty Images)

在大學申請過程中,學校輔導員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每個高中都有獨特的升學輔導方案,使得輔導員在最大程度上給學生提供支援。

有的高中升學輔導和日常輔導工作是分開來的,學生從9年級到11年級是一個老師負責,而一旦進入升學階段,就有另外一個專門的升學輔導協助他們走完全程。而另外一些高中是由一個輔導員從入學一直帶到畢業,不過由於老師的工作調動,可能一個學生高中四年經過若干輔導員的手,尤其到了12年級初,有可能還會換到新老師手中。這個時候無論是學生還是家長心裡都沒有底,怕新的輔導員不夠瞭解自己,推薦信寫得不夠深入,並且影響後續的升學工作。

推薦信內容 靠問卷取得

針對這種情況,大家需要留意的是大部分高中都是通過問卷來收集輔導員推薦信所需的資訊,這些書面材料非常重要,使得輔導員能在短時間深入瞭解孩子。只要這些材料準備充分,即使升學輔導臨時換人,都不會導致太大的問題。

整個升學過程中,學生和輔導員會有若干次一對一的會議,有的學校允許家長參與部分會議,也有學校不太鼓勵家長參與,以避免不必要的壓力。這些會議的內容包括12年級如何針對學生將來專業選課,到標準化考試時間安排、任課老師推薦信的選擇,以及申請後期對選校的調整等等,在升學過程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開會之前,學生和家長應該儘量準備好具體的問題,而不是盲目地希望輔導員在短短的45分鐘到一個小時內,把升學的過程事無巨細地說明白。如果沒有具體的問題,老師只能無的放矢,學生和家長也感覺毫無收穫。

提特殊表現 增評估準度

儘管學生可能已經完成並提交了輔導員推薦信問卷,但不能期望老師就此對孩子的背景瞭若指掌。而且公立學校的輔導員平常照顧的學生非常多,一般也只能根據GPA、修課難度,和標準化考試成績這些硬指標提供建議。如果孩子有獨特的家庭背景,或者突出的課外活動成績,最好在開會時特別跟老師說明一下,這樣可以提高他們評估和建議的準確性。

學生和家長往往有自己理想大學的名單,但並不成熟,這時輔導員的意見非常重要。通常輔導員都是很客氣地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分析,也不強求家長和學生完全接納。因為錄取本身有不可控因素,每年大學政策也會調整,輔導員無法預估,只能根據經驗判斷,不能保證完全符合最後的錄取結果。

營造好氣氛 聆聽真想法  

所以在一些高中,如果家長普遍比較強勢,或者學生自我估計比較高,輔導員一般都不太願意分享他們的想法,雖然他們比學生和家長更清楚學校過往的錄取情況。這是學生和家長的一大損失,因為他們失去一個很好的機會去聆聽最有價值的回饋,而讓自己的申請成為實驗品。如果大家想聽聽輔導員真實的想法,和老師交流時請注意態度溫和,創造合適的氣氛讓老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有些學生和輔導員討論過大學名單以後,大失所望,甚至懷疑輔導員打壓自己的申請意願。其實輔導員和學生接觸有限,並沒有什麼成見,而且他們的工作就是盡力支持孩子進入好學校,他們的利益和孩子完全一致。這個時候認清現實,還有機會調整申請策略,更有助最後獲得最佳的錄取結果。

判斷有根據 建議供參考

也有學生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獲得錄取,則認為輔導員不夠專業;而輔導員的判斷常常基於學生的基本條件,雖然特殊的家庭背景和課外活動可能讓學生逆襲,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輔導員的判斷是有根據的,認真參考他們專業建議的學生,更易獲得比較理想的錄取結果。

有的輔導員比較直接,直說這個大學你不必浪費時間了;這樣的說法雖然一下子不太容易接受,但簡單明瞭,孩子不需要再花心思去揣測。大多數輔導員則比較含蓄,如果孩子堅持自己的申請方案,就會建議學生有備選的學校,這樣既照顧到孩子的情緒,也表達了評估意見,所以學生和家長需要正確理解老師的意思。

全填頂尖校 結果兩極化

有的輔導員希望孩子自己草擬一個大學名單帶到會議上討論,有的學生就把藤校或者頂尖大學羅列出來,輔導員會誤以為孩子眼裡只有這些學校。而孩子如果把寶都押在同一級別的大學,就如同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如果選校判斷失誤,可能導致全盤皆輸。

這也是為什麼每年一些名牌高中的學生從成績和其他方面都還不錯,但只能進到州立大學的原因。一旦名校錄取不順,他們就直接滑倒保底大學。當學生提出的大學名單過於集中在頂尖大學,輔導員就會擔心出現這個問題。由於開會時間比較短,有時溝通不通暢,學生一看老師急了,就以為老師不建議自己申請藤校,又是另一種誤會。因此在孩子自己準備大學名單的時候,至少包括若干所夢校,若干所比較合適水準的大學,和若干所保底大學,這樣的結構通常輔導員都會比較接受,也能提高開會討論的效率。

(作者是紐約市特殊高中資深義工,服務華人家長多年,協助家長與學校溝通,深入參與家長協會大小事務,針對華人家長與學生的需求舉辦各種講座;多年來對美國高中學習的大小事有了一定的了解,願意將平常的觀察分享給大家。)

升學 華人 紐約市

上一則

疫情期間持續工作 老師壓力最大

下一則

孩子社交遲緩 家長試試「角色扮演」引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