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破300萬

直播中/菲立普親王靈柩抵達聖喬治禮拜堂

如何從大學錄取不公平的遊戲中勝出?

學生應多了解招辦的第一手信息,提前做好申請規畫。(馮宜勇提供)
學生應多了解招辦的第一手信息,提前做好申請規畫。(馮宜勇提供)

美國大學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簡稱AAU)2020年的數據表明,42%大學的本科註冊沒有受到疫情影響,而15%的大學報到甚至有0.1%到5%的增幅;這相對於全國大學本科註冊平均16.1%的下滑而言,很容易看出人們對精英學校的意願,因為AAU代表的是美國(有個別加拿大的大學)的63所精英大學。

馮宜勇希望幫助學生深入了解大學錄取規則,獲得錄取和獎學金。(馮宜勇提供)
馮宜勇希望幫助學生深入了解大學錄取規則,獲得錄取和獎學金。(馮宜勇提供)

精英學校 競爭激烈

以美國大學教育的標準而言,精英大學主要是指U.S. News & World Report排名前50的大學,當然對於我們部分亞裔,精英大學的範圍可能會更小,比如會是前30,甚至以常春藤為主,再加麻省理工學院和史丹福大學之類的學校。以上數據表明精英學校競爭更加激烈,一方面是隨著新一代受教育程度高的父母的孩子到了升大學的年齡,這些孩子對精英大學追逐的願望會更加強烈,另一方面源於Test Optional的更加普及。

結果公平 過程卻不公平

在這種大趨勢下,加上美國大學錄取向來對亞裔不公平,我們如何在不公平的美國大學錄取遊戲規則中勝出?這裡有兩個話題,一個是「不公平」,一個是「如何勝出」。我多年在美國教育體制內,尤其招生辦和大學升學辦的經驗告訴我,美國的大學錄取是不公平的。

首先,美國不少大學錄取會用結果的公平來掩飾過程的不公平。什麼是結果公平?美國大學需要照顧族裔的比例,這樣看上去校園會顯得多元化。多元化當然是好事情,我本人也特別喜歡多元化;但是錄取過程是怎樣的呢?對於大多數學校的錄取,第一步就是Demographic Sorting,這樣一來,很多招生辦首先根據你的族裔把你框在一個圈子裡了,不管你有多優秀,你比較的對象永遠是你自己族裔的人,憑什麼亞裔就只能和亞裔競爭?美國的立國之本不是所謂的人生而平等嗎?這個錄取的過程本身就存在嚴重問題。

族裔、性別取向 關乎錄取

再比如,申請過美國大學的學生在填表格時都會遇到種族,如果你填了自己有Hispanic或者Black的血統,你的錄取率就會提高,姑且不談有形形色色為Hispanic等設立的獎助學金;我本人也有很好的Hispanic和Black朋友,完全沒有不尊重的意思,只是用於大學錄取這種「矯枉過正」的做法勢必導致錄取的過程是不公平的。這只是族裔的層面,還有其他一些非族裔層面的因素。

我前不久幫助一位紐約的華人新移民拿到紐約大學商學院的錄取,在為他爭取獎學金的過程中,其中有段簡單的對話如下:

小林:「我看了獎學金機制,我好像不太符合,比如,如果我是LGBT……」

我:「LGBT,這個對你可能有難度。」

小林:「難度很大!」

也就是說同性戀本身成了某種特殊獎學金的門票。說這些,並沒有不尊重同性戀的意思,我也有很好的同性戀朋友活躍在教育和金融領域,並做出傑出的貢獻,只是我的觀點是人人平等,不應該因為膚色和性別取向而享受特權。

取消考試 另一種不平等

其次,Test Optional和Test Blind以及SAT Subject等取消。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很多人會說由於疫情,所以沒法考試,而被迫取消。實際情況真是這樣嗎?事實上,在疫情之前,已經有1000所左右的大學Test optional,疫情後又有500所,可以這麼理解,Test optional這種做法並不是源於疫情,只是疫情加速了這種趨勢而已。

為什麼會有Test optional這種提議呢?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源於部分美國政策制定者認為美國的殘疾人考試不方便,為了殘疾人的平等,所以要取消考試,這樣殘疾人和非殘疾人不久都平等了嘛?作為健康的人,我們必須懂得感恩,所以幫助殘疾人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但是這個政策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給予殘疾人不用考試的平等,憑什麼卻剝奪了非殘疾人可以用考試證明自己的平等?」畢竟大學理事會的數據表明,SAT跟大一新生GPA的相關性,事實上大於高中GPA跟大一新生GPA的相關性。

還有一種觀點:富人可以請最好的老師,花最多的錢來幫助孩子提高SAT成績,所以為了平等,乾脆取消考試。大學的本意的確是幫助社會階層的流動,聽起來是有那麼點兒意思。

大學理事會的數據表明,SAT跟大一新生GPA的相關性,事實上大於高中GPA跟大一...
大學理事會的數據表明,SAT跟大一新生GPA的相關性,事實上大於高中GPA跟大一新生GPA的相關性。(馮宜勇提供)

如何跳脫遊戲規則?

可是對於既不是富人,也不是窮人,也不是殘疾人的人群,平等何在?今年的Test Optional,我們體制內人稱大學錄取的flood gate打開了,今年的新生預期會非常多元化,但整體教學質量呢?我們教育工作者們多少會有所顧慮。

談到美國大學錄取的不公平還有很多很多,由於時間關係,我就不再一一展開了。基於種種不公平,我們如何從這種遊戲規則中勝出呢?我為大家分享三點。

第一,一定要重視學校的GPA。

由於一些考試的取消,大學錄取的不公平和主觀性太強,GPA作為一個硬性標準,其重要性越來越突出了。

那麼到底如何重視GPA呢?我們應該做些什麼?我的一個美國學生已經拿到了頂尖文理學院的錄取,但還沒有獎學金,同時拿到了一所一流的美國綜合大學的錄取和獎學金,但母親嫌獎學金少,問到我「孩子的GPA有3.9,不是可以符合該校更高獎學金的標準嗎?」於是我跟招辦主任通了電話,得知該校重新計算了她的GPA,結果是3.88,而更高級別的獎學金是要3.89到3.99之間。

該校是怎樣重新計算的呢,原來只計算了她的五門Core Courses,而不是像我們學校所有的學科都算入GPA。於是她暫時跟更高的獎學金無緣。當然,Senior的最後半學年還會繼續為她爭取,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用這個例子告訴大家三點。首先,對於最核心的課程一定要更加重視,其次,能力許可的情況下,多選擇難度高的課程,比如Honor和AP。即使高中不加權,部分大學會自動幫你加權。再次,了解目標學校偏重的課程,通過我們內部系統,不同大學關注的學科都有側重。我過往幫助過的去到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南加大等名校的學生,對於學校課程的規畫都是相當嚴格並有針對性的。

第二,獲得招辦第一手信息,提前做好規畫。

在新形勢下,錄取並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中,如何做出規畫呢?首先,一定要了解自己的興趣、特長、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其次,要了解你的夢校想要什麼,學校的使命是什麼,文化是什麼,風格是激進還是保守,獎學金設置情況如何,到底是州內學生容易進,還是州外學生容易進等種種細節,把這些全部搞清楚了才會有助於你選校。如果你自己很難搞清楚,可以請真正了解美國大學體制內的顧問來幫助你。

第三,了解並使用這種不公平的遊戲規則。

既然美國的大學錄取遊戲規則趨於不公平,我們聰明勤奮的亞裔也要學會從這種遊戲規則中勝出。比如近年,我們大學理事會開會,以及跟各個大學招生辦主任的交流頻繁出現的詞除了holistic以外,就是context based。換句話說,你的能力和申請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可以在context上做些文章,比如你是如何克服環境的不利而取得成功的故事。

展現自己的潛在能力

我在跟Wellesley女校招辦Joy St. John女士、耶魯大學的招辦Jeremiah先生和卡耐基梅隆大學招辦的Clayton先生交流Test optional這個話題的時候,Joy St. John明確提到「reward performance」和「identify talent」的區別,也就是說即使你的performance並不好,你可以通過各種context讓招辦能夠認出你的potential或emerging talent等潛質。

希望以上能夠幫助大家深入了解錄取的遊戲規則,從規則中勝出,獲得錄取和獎學金。

(作者17年來在美國紐約和新英格蘭地區先後擔任四所著名私立高中的招生辦主任和副主任、國際教育部主任、大學升學辦主任和教師等職位,以及獨立教育顧問。著有《美高招生辦主任手記》在內的三本著作。)

美國 教育部 疫情

上一則

青少年早戀 家長該如何看待成長過程?

下一則

校名含蓄奴歧視意味 狄克西州大學生要求改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