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首提台海直批中國 拜登合縱連橫策略奏效

內唐亞胡魔法謝幕 以色列新政府挑戰高

如何重建美中互惠關係 企業:承認文化不同 多以商業邏輯思考

「如何重建互惠的美中關係」講座,上排左起為講者劉亞偉、梅瑞特;中排左起為班恩、William Chen;下排為主持人威廉斯。(螢幕截圖)
「如何重建互惠的美中關係」講座,上排左起為講者劉亞偉、梅瑞特;中排左起為班恩、William Chen;下排為主持人威廉斯。(螢幕截圖)

近年來美中關係針鋒相對,處於幾十年來的最低點。喬治亞州立大學國際倡議辦公室(GSU Office of International Initiatives),亞特蘭大中國商會以及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日前舉辦了線上講座,以「如何重建互惠的美中關係」為題,進行討論。

講座由亞特蘭大環球報(Global Atlanta)主編威廉斯(Trevor Williams)擔任主持人,邀請到卡特中心的中國資深顧問劉亞偉、財務科技公司PrimeRevenue執行長班恩(PJ Bain)、產品多角化的工業製造商Milliken副總梅瑞特(Ginger Merritt)、以及Moons Industries及Lin Engineering的主席William Chen。

劉亞偉表示,美中關係早自42年前開始,但美政府日前卻表示此關係慘敗(fiasco),他認為是不符歷史,政治上缺乏經驗,且在在外交上是自大的。他認為中國近日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可見中方對此關係的重視。如果兩方關係惡化至不可收拾,美中都受其害。他引用上海美國商會針對1500家在中美企的研究顯示,大多數美企在中國依舊賺錢,大多數亦沒有撤出中國的計畫。他覺得這是美中關係是應該要穩定並且被改善的。

他說,與其他美國最高政治領袖相比,拜登或許是對中國的觀點最為客觀的。他明白中國需花費多大力氣以「偷走美國的午餐」,這是很難做到的。但重點是,他將如何回應目前充斥華盛頓特區的反中言論及氛圍,以及在面對共和黨指控他對中軟弱的攻勢下能否撐得住。

他表示,在美國,希望是站在企業這方的。如果所有的公司都覺得中國很重要,那壓力就回到了拜登身上,他是否要修改過去四年以來的對中政策?

但他也提到一大問題,即中國政府將如何處置其國有企業(SOE)?如果中國政府不讓歐美企業在平等的基礎上與之競爭,則來年情勢將會非常嚴峻。

梅瑞特表示,近日看到許多海外投資,像是握有大筆現金或政府補助的中資企業來美投資設立據點。該公司將此視為機會,提供產品及協助牽線當地相關組織、提供諮詢、或是幫助牽線美國客戶給這些中資公司。這類人與人的網絡,正是帶來美中雙贏,建立雙方更強的企業關係的關鍵。

她說,在中國做生意,如何管理好與權威的關係(authority management)極重要。除了要跟國家級、各省、縣市階級、區級,甚或是工業園區層級的權威打交道。除了了解甚麼驅使他們,在其職責範圍內需要甚麼,更要了解如何在對你公司有利的情況下建立關係。

她說,過去10到15年來,國際公司在中國的領導管理方式有了大不同。像該公司過去五年來起用了大批中國當地人才,他們不僅說中文,更了解當地文化及市場需要,更重要的,能夠與各階層權威打好關係。

她說,身為公司領導人,除了要想如何影響公司之外,更要想如何在公司營運版圖內的社區能造成影響?若能讓當地員工指出機會所在,並且影響社區,這樣政府及官員也較願意買帳。這對於戰略上建立關係以及打開溝通管道是很有幫助的。

William Chen表示,過去十年來有許多中資來美投資,但只是門面上好像融入當地,內裡營運還是中國那套,那不管用。

他說,未來企業不應再只秉持「我身為供應鏈中的單一供應商或販賣者」思維,而應思考如何在供應鏈中提供更多元貢獻的價值。

班恩表示,以該公司平台上的貿易資料(trade data),可推測經濟未來60天至90天的走勢。在疫情爆發之前,就看到供應鏈上交易數量出現混亂,特別是在中國。最初看到的是供應方斷鏈,沒人拿得到成品。然後數周後變成需求端發生問題,因那時疫情開始衝擊歐美國家。他說,資料中顯示,大致從去年第二季後半至第三季,整個供應鏈慢慢回復平衡。但自那之後,又有來自美國政府的武力恫嚇(sabre-rattling),以及對中國的究責等。他表示,當然中國的確是有些責任的,像是人權問題、安全問題、香港問題等等。他說,小企業在最前端應對變化很快速,但政府及大企業易將事情複雜化,並且嘗試以長期策略的角度預測未來,使局面變得困難及挑戰。所以,企業該如何與這些人有更多更廣的對話,該如何維持並提升這些關係,才能解決這些問題。

他說,政治上雙方可以相互叫囂對罵,但要實際解決此困境,就必須以商業的邏輯來想,承認文化的不同確實存在,而不是非黑即白,一定有對錯之分。身為企業主,除非瘋了才會不想考慮中國的市場。商業上的關係應該追求的是「and」,而非政治上的「or」。身為美國企業領導,應該想的是如何和平共存的「and」策略。

中國 美國 投資

上一則

大選聲囂中 一隻小狗羈絆人心

下一則

男星馬修麥康納證實 認真考慮參選德州州長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