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克魯茲:妻子對邀約旅遊群組簡訊外流「氣炸了」

共和黨籍德州聯邦眾議員萊特染疫過世 遺孀宣布參選

喬州公衛署:不強制公開各校病例數

喬治亞州衛生官員表示,將不對外公布每所學校新冠病毒疫情數據。圖為富頓郡某小學學生上周開始輪流每周一天到校上課。(富頓郡學區臉書)
喬治亞州衛生官員表示,將不對外公布每所學校新冠病毒疫情數據。圖為富頓郡某小學學生上周開始輪流每周一天到校上課。(富頓郡學區臉書)

喬治亞州衛生官員表示,將不對外公布每所學校新冠病毒疫情數據,指稱公眾沒有權利了解該州尚在調查的疫情。

喬州公衛署上個月開始要求學校每周提供疫情報告,最初時表示可能會與公眾共享訊息;然如今該部門將不透露新冠病例數、隔離數和「群體爆發數」(clusters)的決定,意味著父母及老師們只得仰賴各地學區是否願意主動公開數據。

然而,並非所有喬州學區都會透露每所學校的情況。許多學區僅揭露整體學區的數字,讓家長及老師很難分辨每所學校暴露於病毒的風險。

根據亞特蘭大憲報(AJC)報導,缺乏學校合規性(compliance)是該州公衛部門拒絕提供數據的原因之一。喬州約70%的公立學校均遵守要求每周回報數據,但仍有約700所沒有回報,儘管公衛部門表示此舉是強制性的。

在9月中旬,該機構表示可能會與公眾分享數據,但上周形勢逆轉,表示擔心如果公開其數據,學校將可能不會願意再回報。

公衛部門發言人尼登(Nancy Nydam)拒絕透露不合作的學校名稱,稱其在調查期間有法律豁免權。當被問及該機構正採取什麼措施使學校揭露數據時,她通過電子郵件說,「公衛部門從未訴諸法律強制執行」,儘管地區衛生主管可以發出行政命令,要求各機關「在必要時期遵守」。

其所任職的事務所代表喬州許多學校董事會的律師哈特利(Phillip Hartley)表示,聯邦法規保護學生和患者隱私,可以禁止發布數字,尤其對於小型學校來說,「人們可從數據直接推測出誰遭感染」。

然公開政府(Open government)倡議者則說,公共衛生勝過隱私,不同意法律以隱私名義隱瞞疫情數字。

佛羅里達大學新聞自由中心主任洛蒙特(Frank LoMonte)表示:確診數字幾乎不可能溯源到個人。

先前由於大多數亞特蘭大都會區的公校都是網路上課,父母尚無需煩惱此一狀況,但隨著越來越多學區階段性重開,這種情形已開始改變。

住在雅典(Athens)附近奧科尼郡(Oconee),育有兩名高中生的霍布斯(Micaela Hobbs)說:很難評估回校上課的風險。她很不情願地送孩子們去學校,因為他們在榮譽班上就讀,而網課沒有提供此一選項。

艾曼紐郡(Emanuel)一名教師8月感染新冠病毒,目前仍需呼吸機急救。該學區上周才開始在網站上發布數據,但僅有全郡總數,無從得知每所學校的情形。

而喬州最大學區谷內郡(Gwinnett),每日都在網站上發布各校最新數字,包括確診數以及受追蹤人數。

居住於富頓郡(Fulton)的林小姐,兒子上周開始每周回校一天上課。目前在該郡學區網站上,可查看到定期發布的各校疫情數據,她表示,學校在重開前詢問家長返校意願,並希望能夠承諾整個學期,但若未來無法得知各校疫情變化,她會慎重考慮再改回全部網課,不想讓孩子承受風險。

學區 疫情 喬州

下一則

大選聲囂中 一隻小狗羈絆人心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