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瓊:美司法部談判孟晚舟案 如果認罪將准回中國

拜登:我上任後 會要求美國人戴100天口罩

一個都不能少 眼科醫師鄭宏銘尋根鍥而不捨

鄭宏銘(右)、鄭融父子與淡水世界和平公園內、紀念其父母鄭子昌夫婦的紀念雕塑。(趙小怡提供)
鄭宏銘(右)、鄭融父子與淡水世界和平公園內、紀念其父母鄭子昌夫婦的紀念雕塑。(趙小怡提供)

每家都有長遠流傳的故事,退休眼科醫師鄭宏銘說,從小就好奇自己從何而來,搜尋家庭和家族故事的志業未曾中斷,「這是認清自己的過程,一輩子的事」。

最近受邀在文協雲鶴社講故事,說的是多年來的個人研究發現與心得,那段曾經輝煌、眾多版本、被寫入歷史,「已沒多少人關心」的鄭氏家族故事。

鄭宏銘是1800年代自廈門遷移到台灣淡水的鄭氏家族第五代成員,他說,鄭成功是自己先人同父異母的哥哥;在線上講座中,他淺談鄭家的女人:歹命的鄭芝龍正室顏太夫人、最後切腹自殺的鄭成功日裔母親翁太夫人、鄭成功夫人「虎媽」董太夫人,以及鄭成功妹妹鄭婉逃出日本宗教迫害等故事;曲折與趣味之後是眾多歷史背景材料、文獻收集考證,和日積月累、鍥而不捨的追尋挖掘。

多年前,他致力尋找父親被日本徵兵後搭乘的「神靖丸號」被擊沉在新加坡外海的歷史,聯繫上許多受害者遺屬、找到完整的受難者名冊、被寫進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書,也完成在淡水為父母親建造紀念雕塑的願望;搜尋家族歷史也一樣,「都是為了『我是誰』找答案」。

有關鄭芝龍、鄭成功的傳說和故事很多,鄭宏銘說,自小聽家族長輩述說、留意收集每部著作、戲劇、地圖,比對流散在中國、日本、歐洲的文獻資料,追逐先人足跡,花了很多功夫反覆查證、辨認真偽,鑽研明鄭興亡史,為的是找出合理正確的先人事蹟版本;這些年來,他以多篇撰寫和編輯的文章書冊留下研究紀錄。

資訊發達、網路搜尋帶來很多尋訪查證的便利,鄭宏銘說,最大的震撼是去年淡江大學「鄭芝龍的海洋時代」國際會議中披露的滿文檔案資料,首次知道當年與鄭芝龍同時被放逐到盛京和寧古塔的家口名字,以及與他一起遭斬首的11位先人名單,子孫輩中僅16歲以下得以倖免;他說,知道名單,就知道立牌位時該怎麼寫,「就像一部電影片名:一個都不能少」,400年後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是鄭氏家族史的大事」。

搜尋家族史過程中,對鄭芝龍打下的海上江山有番新的認識,對鄭成功的「民族英雄」稱謂也有自己的解讀,鄭宏銘還追蹤到遠在馬來西亞檳榔嶼的「開山王廟」,參與200年老廟的牌樓重建工作的廟史編輯,將鄭氏海圖與鄭芝龍、鄭成功父子生平刻在新造牌樓基柱上;過程中,兒子鄭融參與家族歷史的英文編撰、妻子趙小怡協助編輯校正,他也編輯出版中英文「開山王廟」一書;鄭宏銘說,一生尋根工作大半完成,發掘遺失湮沒的家族史有成就感,有下一代參與,令人欣慰。

日本 台灣 新加坡

上一則

「在家的快樂時光」繪畫賽 11.11截止收件

下一則

登機前快篩 聯航紐瓦克機場試點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