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巴馬高中球賽傳槍響 球員觀眾驚逃 3傷1命危

矽谷庫比蒂諾聯合學區 投票通過關閉明星學校

兒童保母需求未減 家長高薪爭搶

當下兒童看護市場的保姆不但緊俏,更是掌握主動權的一方。(pexels)
當下兒童看護市場的保姆不但緊俏,更是掌握主動權的一方。(pexels)

當下兒童看護市場的保母不但緊俏,更是掌握主動權的一方。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托兒所關門、托兒服務選擇驟減,芝加哥的許多家長便求助於保母,而今一年半過去,對保母的需求仍未下降。

家政機構提醒家長,目前保母短缺,疫情期間許多人因離職或尋求更穩定的生計而離開了這個行業;這一出走潮導致訓練有素的保母尤其短缺,家長爭相用更高的薪水和更優的福利待遇爭搶剩下的保母。

曾做過保母的杰米‧理察斯(Jayme Levin Richards)是家政公司「Olive. You. Nanny.」的芝加哥地區負責人,她表示,和她一起共事過的行業最優秀保母,疫情之後都轉行了。

保母需求增加也有很多原因,芝加哥Collegiate Nannies的創始人林迪亞‧布朗(Lydia Brown)說,從前把孩子放在托兒所照看的家長,疫情期間發現托兒所關門了;從前依靠家人照看孩子的家庭,疫情期間也不太願意把小孩託付他人,尤其是年長的親戚,他們可能更易感染新冠;還有那些依靠互惠換工生(au pairs)的家庭,則因邊境移民政策收緊找不到人手。

布朗說,所有其他形式的托兒服務消失了,所以家長們湧入保母市場。

不過即使在疫情爆發之前,兒童看護市場就已危機四伏,缺乏可負擔高品質服務的問題在疫情期間加劇;不僅聯邦政府的疫情紓困資金撥了數十億元給兒童看護,家長們早從去年開始,就因需求不斷高漲的市場現狀,給保母支付更多薪水。

家住Lakeview的格勞普曼(Albert Riley Graupmann)有兩個孩子,疫情爆發後,他請過四個保母,但因保母頻繁更換,他兒子都不想再見新保母,「兒子說,『我不想再見任何新人,我就待在房間裡好了。』」

格勞普曼的遭遇也是許多人的共同煩惱:有保母在疫情之後回了家,有的則搬了家,導致通勤更不便,還有保母各方面都適合,但在復工後返回原來在劇院的工作……,等他的孩子好不容易熟悉了第四個保母,對方又因為自己的本職工作太忙,沒太多時間做保母了。

儘管孩子們現已返校上課,但同樣返回辦公室上班的家長,又面臨課後托兒的挑戰,家長還得留意家裡人是否接觸到病毒,尤其是兒童因年齡太小還不符合接種新冠疫苗的資格,因此找保母也得找打完疫苗的。

網路家政平台UrbanSitter對250名家長調研後發現,61%的家長表示,已完成接種的照護者(caregiver)「非常重要」;該公司執行長林恩‧柏金斯(Lynn Perkins)說,打了疫苗的保母收到的訂單和服務機會更多,以芝加哥為例,44%的照護者有「已打疫苗」的徽章(badge),他們收到的訂單占過去90天總訂單的61%,工資標準也更高。

疫情 疫苗 芝加哥

上一則

19歲大學生溺斃 芝公園局挨告須裝救生圈

下一則

馬州蒙郡家暴案年增27% 被勒、喪命者眾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