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申請耶魯等12所大學全錄取 美台混血北一女孩分享心得

偷渡遇上103℉高溫 德州卡車驚現46屍體、16人倖存

二手衣的災難:智利沙漠「世界舊衣櫃」之山

一名曾在伊基克港工作的員工向《法新社》表示:「這些衣服來自全球各地,沒有被售往(首都)聖地亞哥或其他國家的衣服,最終都會滯留在免稅區,因為沒有人願意付關稅把它們帶走。」 (Getty Images)
一名曾在伊基克港工作的員工向《法新社》表示:「這些衣服來自全球各地,沒有被售往(首都)聖地亞哥或其他國家的衣服,最終都會滯留在免稅區,因為沒有人願意付關稅把它們帶走。」 (Getty Images)

「你的二手衣服也在智利的沙漠嗎?」位於智利北部、被認為是世界最乾燥的阿塔卡瑪沙漠,被成堆成山衣物覆蓋的系列照片,再度引起對快時尚產業(fast fashion)的反思討論。這一組由《法新社》拍攝的照片,利用遠景和近景——沙漠和衣服、衣服和人——呈現現代社會對環境、物品和人之間的關係,拋出尖銳的詰問:在快時尚產業快速替換、快速淘汰的規則之下,這一些二手衣物究竟是「環保回收」,還是對環境造成「災難傷害」?

聯合國在2019年的報告指出,全球的服裝產量在2000年至2014年之間翻倍,隨...
聯合國在2019年的報告指出,全球的服裝產量在2000年至2014年之間翻倍,隨之帶來的影響是其廢水排放量(water waste)佔全球20%,碳排放量佔全球8%至10%。圖為業者正在處理二手衣服。 (Getty Images)

根據報導,智利常年以來都是二手和滯銷快時尚衣物的集散中心。這一些衣服誕生的過程和足跡包括:一開始,它們由中國或孟加拉製造,接著送往歐洲、亞洲和美國銷售,最終再流入智利。據估計,每一年約有5萬9,000噸衣物——如耶誕毛衣、雪靴子等——抵達位於智利北部、同時也是南美洲最大的免稅商業港口中心伊基克港(Iquique),這些衣服有些被重新轉賣或走私到拉丁美洲。儘管如此,每一年仍會剩下3萬9,000噸的二手衣物,這些衣物幾乎被丟往阿塔卡瑪沙漠,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如今一座座的「衣山」。

「我們多年來不斷消費,從沒真正關心紡織廢料的問題。不過現在,人們會開始質疑自己了...
「我們多年來不斷消費,從沒真正關心紡織廢料的問題。不過現在,人們會開始質疑自己了。」圖為聖地牙哥美術館展品,用二手衣物做成的雕塑,旁邊有孩子在玩耍。(路透)

但為何是丟往沙漠?一名曾在伊基克港工作的員工向《法新社》表示:「這些衣服來自全球各地,沒有被售往(首都)聖地亞哥或其他國家的衣服,最終都會滯留在免稅區,因為沒有人願意付關稅把它們帶走。」而另外一名受訪者則指出,廢棄衣服往往含有無法被生物分解的化學成分,不能被視為垃圾送往市政府的垃圾掩埋場。因此,這些燙手山芋的處理方式之一,就是被丟到眼不見為淨的沙漠,進而對環境造成不可修復的破壞——這也是快時尚產業近年來備受批評的原因之一。

快時尚產業意指:在極短時間內推出時裝周展出的服飾,讓消費者可以在短時間內以平易近人的低廉價格買到最新(但可能低品質)的服飾。《Huff Post》指出,過去時尚產業季節主要集中在夏季和秋冬,但來到2014年,瞄準快速消費的快時尚產業已將之拆分成52個「微時尚季」,其背後促成的消費概念即是:讓消費者不斷追求最新的潮流服飾,盡可能購買更多服飾。

倫敦藝術大學指出:「沒有所謂的快時尚,只有越來越快的消費。」因此,當衣物在快速被取代、淘汰和丟棄的前提下,也就製造了大量的快時尚災難垃圾。聯合國在2019年的報告指出,全球的服裝產量在2000年至2014年之間翻倍,隨之帶來的影響是其廢水排放量(water waste)佔全球20%,碳排放量佔全球8%至10%。

如果換算成具體例子,僅僅生產一條牛仔褲就會消耗 7,500-10,000 升的水...
如果換算成具體例子,僅僅生產一條牛仔褲就會消耗 7,500-10,000 升的水量,相當於一個人10 年的飲用水量。《BBC Future》報導,LEVI'S估計其經典款501牛仔褲的生命周期——從製造到被丟棄——會產生約33.4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圖為業者正在處理二手衣服。(Getty Images)

如果換算成具體例子,僅僅生產一條牛仔褲就會消耗 7,500-10,000 升的水量,相當於一個人10 年的飲用水量。《BBC Future》報導,LEVI'S估計其經典款501牛仔褲的生命周期——從製造到被丟棄——會產生約33.4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當中,其三分之一的排放量來自材料如纖維和織物生產、8%源自於牛仔褲的裁剪、縫紉和整理、16%來自包裝、運輸和零售,而剩餘的40%則是消費者的使用習慣(如清洗牛仔褲)和送往垃圾填埋場等。

然而,LEVI'S的例子還不包括對土地、生態環境、勞工環境等造成的影響。例如:服飾製造多由發展中國家負責,但底層勞工的權益和勞動條件往往被忽視。此外,服飾製造需要棉花,這過程會使用化學肥料和農藥,對土地造成嚴重污染。而製造商往往也會使用合成材料或添加化工品來生產服飾,導致衣物最終難以被回收和分解,落得怎麼處置都不對的下場——若填埋,其釋出的汙染物會進入空氣和下水道;若等待其自然分解,可能需要200年的時間。

近來,隨著對快時尚產業的了解以及全球暖化的加劇,外界也開始鼓勵「道德時尚」(ethical fashion):旨在對人類、動物和地球降低負面影響的時尚。這也是敦促生產商檢視生產材料和勞動環境之外,呼籲消費者也需為此負上一定責任——不成為快時尚產業的主要推動力。因此,人們也開始關心如何讓衣服變得「永續」,例如有相關網站提供延長衣服壽命的技巧,以降低衣服在全球的碳足跡。當然,再次循環使用的二手衣物也是緩解方式之一,但不應該建立在快速消費、快速淘汰的前提之下。

例如《法新社》也以Rosario Hevia為例。指出類似觀念的轉變也漸漸發生。Rosario Hevia是智利一家童裝回收店的創辦人,其利用廢棄紡織品和衣服來製造紗線,過程中不使用任何水和化學物品。該創辦人表示,「我們多年來不斷消費,從沒真正關心紡織廢料的問題。不過現在,人們會開始質疑自己了。」

「你的二手衣服也在智利的沙漠嗎?」位於智利北部、被認為是世界最乾燥的阿塔卡瑪沙漠...
「你的二手衣服也在智利的沙漠嗎?」位於智利北部、被認為是世界最乾燥的阿塔卡瑪沙漠,被成堆成山衣物覆蓋的系列照片,再度引起對快時尚產業(fast fashion)的反思討論。 (Getty Images)

時尚 中國 勞工

上一則

北京遇今年以來最嚴重沙塵暴 早晨猶如黃昏

下一則

別跳槽去Meta 蘋果發放「高額股票」慰留工程師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