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潘斯保守派活動演說 聽眾大喊「叛徒」

美150天打3億劑疫苗 逾1.7億人至少打1針 15州達標

「感恩」遇見金色池塘白頭鷹

飛鷹展翅。(作者提供)
飛鷹展翅。(作者提供)

夏天,親眼看到白頭鷹憑藉身軀龐大,像強盜一樣搶魚鷹的魚,我對之沒有好感,河裡、湖裡、海裡魚多得是,有本事自己去捉,為什麼伺機守候要搶,要奪?那是魚鷹辛苦捕回來餵鷹寶寶的魚呀。

翅膀帶風。(作者提供)
翅膀帶風。(作者提供)

家裡的中學生笑我太感情用事,大自然的法則是物競天擇,而且他告訴我,白頭鷹在教科書裡叫白頭海鵰(Bald Eagle),是美國的國鳥!美國的國徽,硬幣上都刻著白頭鷹呢。

我還真懵了,怎麼選「強盜鳥」當國鳥,美國人不是講究平等自由博愛嗎?

夕陽下的金色池塘。(作者提供)
夕陽下的金色池塘。(作者提供)

來了美國,文化斷層使我跟文盲一樣,趁中學生去上學,我抓緊研究「強盜鳥」如何華麗轉身成國鳥。看下來真如中學生說的,白頭鷹身價不凡,在國徽上,白頭鷹一隻爪子抓著橄欖枝,另一隻抓著箭簇,象徵和平和強大武力。這有點像東方哲學,此消彼長,互相制衡;也有點像鄧公提出的治國方針—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除去一點小主觀情緒,仔細端詳,我對白頭鷹刮目相看,尤其喜歡鷹的眼睛、嘴巴、爪子都是淡黃色,白頭褐身,雄健不失秀美,眼神永遠凜冽堅定,無論飛得多高,天上地下的一切都看得清。翅膀展開,隨風扶搖直上萬里雲天,真格是天地間的瀟灑鬥士。

除了身段和顏值,白頭鷹的習性也特別。11月是白頭鷹產卵的時候,也是單身白頭鷹社交求偶的季節,經過一個月的孵化期,寶寶出生以後,鷹爸和鷹媽共同覓食撫育幼雛。牠們在食物最豐美的季節產子,在氣候最寒冷的時候育子。小鷹三個月後就得離巢,獨立生活,鷹爸鷹媽是終身配偶。聽上去這國鳥不僅英武,還靠譜,承擔大自然賦予的責任,延續後代,培養孩子獨立,夫妻恩愛,終身廝守,這白頭鷹真名副其實白頭偕老。

中學生追蹤白頭鷹,我得先司探路之職,然後配合中學的時間表,再用鏡頭來捕捉白頭鷹的英姿,開學後他比我忙。

晨曦下的鷹巢。(作者提供)
晨曦下的鷹巢。(作者提供)

從皇后區法拉盛出來,順著北方大道一直開到長島,沿著25A一直開,至Huntington繼續往東,在Center Shore Rd左轉,看到一個Chalet Inn and Suites的汽車旅館,就可以找地方停車了。這裡叫Center Port,是一個半島,但如果不詳細寫路線出來,還真不容易找到白頭鷹的家。

汽車旅館的停車場,一面靠路,一面靠湖,白頭鷹的家在靠湖的那邊。秋葉凋零以後,一個碩大的鷹巢在枝杈勾連的老樹頂上,非常顯眼。相信夏天枝繁葉茂時就藏在裡面,不容易尋見了。

這段路從法拉盛開過去大概一個小時,早上5點半出發,有朋友帶路,我們第一撥到達汽車旅館停車場,在湖邊停好車,天色還黑濛濛的,不消幾分鐘,接二連三來了好幾撥人,沒想到一個鷹巢有那麼多人關注。

白頭鷹夫妻已經起床,一隻在巢裡醒盹,一隻登高瞭望,梳理羽毛,我們猜是不是巢裡有蛋,在孵化小鷹吧?突然巢裡的鷹展翅北飛,我們在地上跟著鷹跑,天色還暗,無法抓拍,我們想摸清白頭鷹大約會在哪裡落腳,為後面拍攝做準備。沿著Mill Pond湖,跑過一座橋,跟蹤的目標消失在樹叢中,哎呀,橋上還有一撥人長槍短砲地伺候著呢,國鳥在美國人心目中分量真不輕。

本著社交距離的原則,找好機位等待,無鷹無蹤,太陽漸漸從東方升起,朝霞染紅樹稍,Mill Pond裸著大片濕地,橋下嘩嘩的水聲,我不由端詳起這個湖來。原來這是一個潮汐湖,湖海相通,落潮時,湖底朝天,漲潮時,海水灌進湖裡,汪洋一片。清晨我們正趕上漲潮,水流湍急,不到半個小時,湖面蕩漾開,魚也跟著海波湧進來,不是幾條,而是整個魚群游進來,有的魚激情跳躍,落入水中拍起水花,撲通撲通的聲響,此起彼伏;有的魚斯文,跟著水波翻個身鑽進湖的深處,藍鷺、天鵝正姿態優雅地等待早餐呢。

我們猜白頭鷹準在樹梢上聞到腥味,琢磨著今天吃大馬哈魚,還是鱒魚?實在是太多選擇,若是我,也得好好想一下。肉眼看著清波裡的游魚,如果帶著魚竿,相信一甩杆就能帶一條回家燉鮮魚湯。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我們期待大戲開幕。

遨翔藍天。(作者提供)
遨翔藍天。(作者提供)

有時事情就是不能想當然,白頭鷹高飄飄地飛一圈,又飛一圈,盤桓在樹梢,就是不抓魚。白天鵝興許看懂我們的無聊,突然起飛,從湖的一邊飛過來,跨過大橋,向著大海飛去。

隨著天鵝,轉頭的一刹那,海面一碧萬頃,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樹林裡錯落的房舍,倒映在如鏡的水面上,說像中國的江南那麼秀美,但不是黛瓦粉牆,別墅精緻的架構比江南多些斑斕的色彩;說像油畫,又多透著我們江南的神韻,漫江碧透,萬壑爭流。海面現代的遊艇白帆,像天使遺落的玩具;提醒我這是北美,不要錯拿他鄉做故鄉。

綠湖環合,水波不興,寧靜的美景讓我想起一部奧斯卡大片《金色池塘》,凱薩琳.赫本和亨利.方達兩個老戲骨,為大片貢獻了教科書般的表演,唯美的攝影更讓我刻骨銘心。清晨的湖,黃昏的湖,夜晚的湖,小遊艇在湖面翻起波浪,釣魚、看書、曬日光浴…在優美的大自然裡,人心裡有什麼疙瘩解不開呢?影片裡的父女、祖孫最後都擁抱和解,金色池塘功不可沒。是不是和這裡有緣,來北美這麼久,這裡第一次讓我有以為家的感動。

開學以後,我有點捨不得讓中學生起早,忙完學習的事,往往已經是下午,守候幾次,拍到白頭鷹藍天展翅,懸停,借著氣流滑翔,就是沒拍到抓魚,難免有點掃興,但觀賞潮汐湖潮起潮落,藍鷺祥集,和晚霞中金色的池塘都讓我們流連忘返。天色昏黑以後,天鵝夫妻帶著四個寶寶在夕陽裡游向大海,那邊有他們的家吧。踏著月光,我們也開車回家。

端詳拍回來的照片,Mill Pond兩邊都是草地樹蔭,小花園,不遠處是沙灘。夏天的時候,約上三五好友,帶著相機,待一整天,守候白頭鷹,或者租條船出海釣魚,等到落日時分,就在金色池塘裡拍攝四周的山水,甚至乾脆露營一個晚上,枕著海濤入眠,中學生聽媽媽的計畫很興奮,跟著說,要不暑假我們過來租兩個月度假屋,呵呵,看來他也愛上這兒啦。

白頭鷹捕獲大魚。(作者提供)
白頭鷹捕獲大魚。(作者提供)

攝影的朋友傳來消息,在馬里蘭州有個地方,是白頭鷹遷徙的必經之路,11月中下旬有三、四千隻鷹聚集。每年世界各地攝影愛好者坐飛機,住酒店,專門去拍攝,看他們拍到的精采畫面,中學生躍躍欲試。期待明年疫情結束,我們去馬里蘭共襄盛況。紐約開去馬里蘭要四個小時,當天來回有八個小時在路上,可以偶然為之;相比之下,一個小時路程去金色池塘,欣賞美景,拍攝白頭鷹,兩全其美。前文把路線交代清楚,紐約的朋友隨時可以去,因為鷹巢周圍湖泊海洋裡魚類豐富,這對白頭鷹夫妻是不隨季節遷徙的。

感恩節放假,中學生每天一大早去守候,終於拍到白頭鷹抓魚,迎著朝陽,鷹的羽毛纖毫畢現,魚尾在金光中閃耀。苦心人,天不負,感恩遇見!

美國 汽車 攝影

下一則

凱特vs.梅根 誰才是時尚女王?結果令人驚奇!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