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確診數更高 快篩陽性率10%

台灣亞東醫院爆7確診 病患曾去萬華茶藝館

阿茲海默症 帶走了母親記憶

母親由台灣來加拿大幫我坐月子,這是當時為她慶祝50歲生日。
母親由台灣來加拿大幫我坐月子,這是當時為她慶祝50歲生日。

母親移民來加拿大時才60歲左右,她的英文不是很好,但是活躍於渥太華的老人團體,曾經擔任渥太華青康社的副會長,負責撰寫社區活動新聞,投稿在渥太華各華文報紙。

2007年父親過世後,母親搬去和妹妹同住。她每天都在電視上學英文,而且還可下廚,除照顧自己,還照顧上晚班的妹妹。

但是在那段時間,母親連續跌倒幾次,大腿骨斷了三次,在忙著出入醫院治療復健的中間,她又被診斷得了乳癌,接著大手術兩次。母親非常勇敢,從來都不表現出害怕悲觀,永遠是非常勇敢的面對現實與挑戰。

可是慢慢地我們發現,她的邏輯越來越有問題,時常忘記事情;等到醫生診斷她患有中度阿茲海默症時,我們才了解,她有這個問題可能已經很久了。

小時候,母親教過我中英文和數學;可是她已經漸漸失去了英文能力,更無法學習新的東西。她時常忘記關火,讓我們非常擔心,不放心讓她一個人留在家裡。

為了怕失禁,她不敢喝水,又不肯穿成人紙尿褲,因此我帶她出去吃飯時,她就時常尿濕褲子。醫生告訴她,不喝水會脫水,但是頑固的她,只用嘴唇輕輕碰一下杯子,也不聽我們勸告。

2019年夏天,母親又跌了致命的一跤,後來她再也沒有能力由椅子上站起來,我們姊妹沒有體力將她由床上抱到椅子上,也沒辦法將她由椅子上抱到馬桶上,最後由醫生安排,將她安頓到安養院,靠院中設備將母親吊起來,移動於床與輪椅之間。

剛剛到安養院時,母親每次見到我,都吵著要回家,因此見面時都非常的不愉快。這時候她已經不會講英文,在一個完全用英文跟法文的環境,處境當然是非常困難。

她有很多幻覺,常常告訴我,看到爸爸或者是我的外公外婆來找她。吃飯時,經常留下食物,說是留給爸爸的。我只好順著她,告訴她老爸在樓上已經吃過了,等一下就會下樓。那時我爸已過世十多年了。

有時候,她又回到從前的時光,以為她還是一家之主,在餐桌上分派餐具與食物給同桌的院友,同桌的人自然非常不高興,最後護佐把她放到一個「孤島」上,以免打擾別人。有時候看到她坐在食堂外面的電梯口,一個人吃飯,覺得非常心痛,我不知道那個時候她是否有「被孤立」的感覺。

去年3月新冠病毒入侵安養院,院內大批病人和護士得病,安養院立刻宣布關閉,我們有四個月沒有見到媽媽。

到了5月,院方通知,母親得了新冠肺炎,要我們準備後事。可是過了幾個星期,母親居然安然過關;那時安養院裡已經有好多人死亡,她又非常勇敢的贏了一次生死大戰。

經過幾個月隔離,7月份我們終於獲准在戶外與母親見面,她看到我們非常冷漠,幾個月不見,没有久別重逢的激情,她的失智已變得更為嚴重 。

母親慢慢地變成不太會講話,即使講話也是辭不達意。探訪的時候,我都會用臉書視頻給我在美國工作的女兒和二弟,希望激起她更多的記憶。

她對我带去的零食也没有興趣,完全失去食欲。從前她最喜歡喝台灣的凍頂烏龍茶,但是現在她已沒有興趣。我每次都想用一些老歌幫她勾起一絲回憶,她會很專心聆聽,有時候還會跟著哼幾聲。除此以外,她沒有什麼抱怨,也沒有什麼興趣可以交談。

去年12月,母親過93歲生日。她前半生都在逃難,好不容易到了晚年可以安定的住在加拿大,卻遇上了老年失憶。我不知道她對被送到安養院是否有很多抱怨?她一輩子生養了五個孩子,到了晚年却孤獨住在安養院,平常只能見到兩個女兒。我不知道她心中還有多少感覺或感觸?有時候我倒希望媽媽腦袋中一片空白,不再去較量公道正義。

我非常感激加拿大的養老系統,能夠替我們照顧母親,讓我們兄弟姊妹能夠過正常生活。現代醫學讓人類的壽命延長,但是卻仍無法遏止老人失憶的惡化。我時常想,迷失在失憶中的母親,她活得快樂嗎?

去年母親在安老院過93歲生日,院內工作人員一起為她慶生。(圖皆為作者提供)
去年母親在安老院過93歲生日,院內工作人員一起為她慶生。(圖皆為作者提供)

加拿大 台灣 美國

上一則

卡地亞、寶格麗、蕭邦... 母親節「表」心意 經典不敗

下一則

九旬婦吃迴轉壽司噎到沒氣 用餐護理師吃到一半急救援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