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ovavax稱疫苗效力達90% 擬今年第三季向FDA申請授權

傳即時輻射威脅 廣東台山核電站稱周邊環境指標正常

生活 | 院落常客 紅雀孵巢育雛記

紅雀夫妻覓食回來,一家同框。
紅雀夫妻覓食回來,一家同框。

紅衣主教鳥(Cardinal)也稱紅雀,是一種常見漂亮鳥種。牠們頭上有旗幟般的羽毛,雄鳥眼眶周圍及喙下有黑色羽毛,通身羽毛則呈亮麗的艷紅色,加上紅色的厚喙,格外引人注目;而雌鳥羽毛則以棕黃色或灰色為主,翅膀及尾羽稍有紅色,加上紅色的厚喙,也是一種與眾不同的靚鳥。

來源:丁宙

雌雄一同出沒覓食

紅雀喜歡雌雄一同出沒覓食,牠們是我家院落的常客,因為我們常以鳥食專用葵瓜子款待牠們;但是牠們生性多疑,不願意在人前過長時間逗留,更遑論在相機鏡頭之前了,這使得近距離拍攝牠們美麗的倩影變得相當困難。

不過,機會終於盼到了。今年4月初,我們的常客—一對紅雀選擇在我家靠近人行道的前園内一棵不太高的樹上築巢,鳥巢距地面約兩公尺高。只見牠們時不時叼小樹枝飛入樹上,過了不久,突然發現雌鳥已經在巢上孵著不動了,這說明雌鳥已在新巢上產了蛋並開始孵蛋了。就這樣過了幾天,我觀察到不管颳風下雨,雌鳥絕大部分時間總是窩著巢穴,很少看到牠會離巢。說也奇怪,雄鳥這段時間曝光率也不算高,只是看到牠偶爾會在離巢約100公尺的樹上出現過。

三隻剛出殼的幼雛,尚未睜開眼睛。(圖皆為作者提供)
三隻剛出殼的幼雛,尚未睜開眼睛。(圖皆為作者提供)

三隻幼雛還未開眼

這樣又過了幾天,我突然發現雌鳥離巢的時間長了,只見到牠飛出幾十公尺外,停留約十多分鐘才飛返。有一次我趁鳥巢空檔的機會,在好奇心驅使下,走近鳥巢想看看一共有多少隻蛋?高舉手機向巢內拍了張相片,看了嚇我一跳,巢內竞然窩著三隻還未開眼的幼雛!看來牠們也已出殼幾天了,這天是4月23日。

這也揭開了紅雀爹媽育雛的新篇章。紅鳥育雛的模式是階段式的,當幼雛還相當幼小時,鑒於天氣寒冷以及颳風下雨等天氣因素,雌鳥多數時間會孵著幼雛,以免牠們被寒天所傷。這時公雀就擔當起尋找食物的責任。他通常會飛出幾百公尺外的草地或樹叢中捕捉昆蟲,有時是蜜蜂或者是野果等返回;母雀這時就乘機飛走覓食及排洩。公雀一飛臨巢邊,小傢伙們早已感應到,個個都張著大嘴,等待食物被送入嘴中,這情景真令人動容。

在拍攝過程中還有一個小插曲。由於鳥巢周圍被一些樹枝遮擋,有一次我趁母鳥飛離去覓食的空檔,走近鳥巢想將遮擋的樹枝撥開,這動作還未完成,遠在十多公尺外的母鳥馬上飛返,在我頭上盤旋,並發出吱吱的驅趕聲,好像在說:「趕快走開,不准傷害我的孩子!」比起平時見人走近就飛走的膽小模樣,完全不同!這就是生物界中普遍存在的「護子心切」的表現。

雄雀把食物交給雌雀,讓雌雀餵食幼雛。
雄雀把食物交給雌雀,讓雌雀餵食幼雛。

雄雌餵食合作無間

此外,我還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當雄雀叼著食物返回時,雌雀若因某種原因沒有離巢,這時雄雀就將食物傳遞给雌雀,由雀媽媽餵食,堪稱合作無間。

當幼雛們長大了一些,雀媽媽就不必過長時間去孵著牠們。當天氣不錯時,她也經常飛離幼雛們去覓食,因小傢伙們食量日見增大,她要減輕雀爸的負擔。

當天氣睛朗時,有時可見到雌雄兩鳥一同飛臨巢邊,幼雛們照例張大嘴巴,畢竟吃是牠們的天性啊;況且,雌鳥嘴中也的確含有葵瓜子。我還發現,無論雄或雌鳥,都會在餵食完畢後,順便將幼鳥的泄洩物叼走,想得真周到呀。

我每天都關注著這一窩子紅雀,並且經常用相機近距離記錄下這一家子很多精采的瞬間,日子就這樣過了近一個星期。到了4月29日,當時天陰寒冷,整天飄著毛毛細雨,我曾觀察到雌鳥默默地堅持孵巢,守護著幼鳥。

一隻被父母遺棄的幼雛留在巢內。
一隻被父母遺棄的幼雛留在巢內。

可憐棄子獨留巢中

到了第二天,天還陰,但雨停了,我注意到雌鳥已離巢,由於樹技遮檔,看不到幼鳥的狀況。我想,或許母鳥去覓食吧,一會兒或許會返回。直到傍晚,鳥巢還無動靜,於是我就走近鳥巢,又舉起手機向下拍了張相片。出乎我的意料,只看到一隻奄奄一息閉目的幼鳥。

自此以後,在一、二天內,雌雄兩鳥雖偶爾會在鳥巢附近出現,但再也不回去窩中照料這可憐的棄子。可能牠們認為這幼鳥救不活了吧。成謎的是,其餘兩隻幼鳥到哪去了呢?牠們是如何離開的呢?我也擔心牠們是否安然無恙。

雄雀叼回食物,幼雛張大嘴巴等著餵食。
雄雀叼回食物,幼雛張大嘴巴等著餵食。

直到5月的某一天,我女兒觀察到一隻雄性紅鳥帶著一隻會飛的幼鳥飛臨離家不遠的樹枝上,並叼回食物餵牠。由此我想,這兩隻幸運的傢伙或許在風雨飄搖之際,被雙親叼著離開到了另一安全之所吧。當然還有一可能性,就是牠們竟然可以跟隨父母飛走。

從發現幼雛出現到又消失,前後總共八天。這幾天,有驚喜,有開心快樂,但也有失落。我看到了這對紅雀為了照顧幼雛盡心盡力,看到了雌鳥在寒風冷雨中對幼鳥不離不棄,這說明母性和父愛是共通的、偉大的,不論是人類還是動物界。當然,鳥類畢竟是低等生物,牠們沒有能力去挽救那垂死的幼鳥,我們只能遣憾地接受。

(作者為業餘攝影愛好者,特別酷愛鳥類拍攝。在各項攝影比賽中多次獲獎。)

來源:丁宙

雌雀餵食幼雛。
雌雀餵食幼雛。

手機 攝影

下一則

書寫冬天的第一場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