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京公布防疫調整 進返京不再查核酸

華郵:民主黨加強力道調查庫許納家族企業交易

印度神童暴紅 揭「預言經濟學」背後真相

阿南德與他的父親、妹妹合影。 (取材自阿南德YouTube)
阿南德與他的父親、妹妹合影。 (取材自阿南德YouTube)

因為在YouTube發表「預言全球疫情大流行」影片而暴紅的印度少年阿南德(Abhigya Anand),如今以16歲的印度占星預言家身分而廣為人知,甚至掀起了社會討論度異常熱烈的阿南德現象。

儘管阿南德所謂的預言並非百發百中,但每一次更新影片總是能再造話題;雖然不是各大國際主流媒體認真關心的現象,但這股神童熱背後的社會心靈,也反映出了對於疫情和戰爭新聞衝擊的時代下,集體的焦慮和躁動感。

聰明小孩 一步步變神童

雖然阿南德被稱為神童,但無論是他的YouTube頻道或官方網站,都會暗示阿南德的...
雖然阿南德被稱為神童,但無論是他的YouTube頻道或官方網站,都會暗示阿南德的天賦異稟要感謝神明,但阿南德並非心靈宗教大師或神明轉世。(取材自阿南德YouTube)

但這位「印度神童」到底是如何誕生的?仔細爬梳阿南德的個人背景,可以發現最早從2013年開始,在網路上出現了關於阿南德的新聞蹤跡。阿南德從一個「聰明的8歲小孩」,逐步成為「被認證」的天才神童,從這段歷程到後來的占星暴紅,一切因果似乎不是巧合,而是背後有著計算與層層鋪陳的「神童製造」痕跡,最終在疫情肆虐的時機下,成功打造出阿南德的預言經濟學。

阿南德在因為「疫情預言」暴紅之前,就曾經登上過印度的媒體。2013年2月阿南德的新聞首次在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刊登,這是阿南德一系列報導中極少數在「正規媒體」上出現,以「一名8歲孩子能背誦『薄伽梵歌』300條詩句」為題,但其實只是一篇無甚出奇的地方教育新聞。阿南德的父母認為需要與眾不同的教育環境來栽培,所以將讓阿南德在家自學。從印度時報的報導來看,並沒有任何超乎常識之處。

微妙的是,同樣的新聞後來出現在2013年3月17日印度的地方報班加羅爾鏡報(Bangalore Mirror),內容比印度時報增加更多關於阿南德的描述,例如阿南德似乎對印度教經典「薄伽梵歌」等宗教史詩情有獨鍾、經文過目不忘,對於數學特別拿手,8歲已經在解小學高年級的題目。

報導裡交代了阿南德的家庭概況,父親是IT業的工程師,也因為工作的關係一家人輾轉在澳洲、加拿大、德國等地生活過,報導裡還聲稱阿南德「已經可以流利講述德文」。班加羅爾鏡報引述了阿南德母親的話,說阿南德還「不到3歲時就已能辨識50種國旗」,認為阿南德的傑出才能「實屬天賜」。

從兩篇報導來看,當時阿南德的報導並沒有引發任何熱烈關注或討論,就新聞內容來看實際上也就是一種「父母面對天資聰穎的孩子,選擇在家自學的教育方式」,既無宗教或神祕學的暗示,也算不上特異出眾的神童。在此之後阿南德鮮少成為新聞媒體的追蹤目標,直到2020年因為所謂的「疫情預言」,讓當時14歲的阿南德一夕爆紅。但這一路走來的數年之間,阿南德又是如何變成後來的「印度神童」?

GCPA神童獎 人人都可是神童?

從印度登報以來相隔7年,這段期間阿南德透過父母的協助,在YouTube頻道上傳影片,內容多是阿南德背誦經文、或是阿南德妹妹唱歌跳舞,偶爾父母也會一同入鏡。10多歲之後阿南德的影片也開始現出了對於印度占星學的濃厚興趣,也自主在影片裡拍攝自己的鑽研心得。

轉折點就在2019年到2020年之間,正好是疫情全球大爆發的時期,阿南德因為一段「全球將有瘟疫大流行」的占星解釋影片,而被許多人認為是神準預言,儘管阿南德早前的各類占星中也提出過多種後來落空的趨勢預測,但獨獨打中一條疫情,就足以讓COVID-19的惶恐世代趨之若鶩。

2020年5月,14歲的阿南德獲得了號稱「全球公信力」的GCPA神童獎,成了世界認證的神童,在許多討論阿南德的文章裡,就此認定印度神童的稱號。然而這個GCPA神童獎到底為何物?其實是一個印度成立的民間機構,用以表彰世界各地有特殊傑出才能、或所謂的「天才兒童」獎項。申請條件是15歲以下,可以依照才能項目分類報名:像是數學、音樂、藝術、寫作、科學、運動,甚至是概念模糊的「創新」,提交申請和具體事蹟後,會由GCPA請相關領域專家鑑別,若認定核可即頒發GCPA神童獎。

曾獲頒世界最年輕占星家

阿南德(右)在2020年時就因為「世界最年輕的占星家」名義獲獎,被提名諾貝爾和平...
阿南德(右)在2020年時就因為「世界最年輕的占星家」名義獲獎,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印度兒童人權工作者沙提雅提親自頒獎合影。(取材自GCPA)

阿南德在2020年時就因為「世界最年輕的占星家」名義獲獎,並且和GCPA的顧問團成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印度兒童人權工作者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親自頒獎合影。

一家印度的網路獨立媒體BLTIZ認為GCPA的背景不太單純,追查之下發現GCPA的認證不僅欠缺公信力,而這個GCPA還可以透過「金錢贊助」買通,換句話說只要有一些資本和人脈關係,要拿到GCPA的表揚未必困難。

欺世盜名?部分報導是業配

BLTIZ循線追查後認為阿南德的神童獎,本身就存在欺世盜名的嫌疑,時間在往前回推到2013年時出現在班加羅爾鏡報和印度時報的突兀報導,BLTIZ發現班加羅爾鏡報之所以會詳細報導阿南德,是因為阿南德父母刻意的廣告業配,但相關指控BLTIZ僅透露是班加羅爾鏡報記者的內部資訊,同時也表明無法確認印度時報是否也存在同樣情況。

據此一系列的線索,BLTIZ成了印度媒體裡少數特別針對阿南德、展開一連串「真相揭露」的媒體,直指阿南德就是一個「被人為刻意製造出的假神童」,所謂的占星預言也不過就是亂槍打鳥而已。

雖然阿南德被稱為神童,但無論是他的YouTube頻道或官方網站,都會暗示阿南德的天賦異稟要感謝神明,但阿南德並非心靈宗教大師或神明轉世,以此區隔阿南德不是特定的宗派,亦無須個人崇拜,而將他定位成天文學家和占星學家。

占星為業 客戶須茹素一周

阿南德目前的確有靠印度占星自成一門生意,其官方網站上有公開價碼,個人占星諮詢服務30分鐘217美元,內容提供阿南德給客戶的星盤解讀和運勢預測。商業團體諮詢服務45分鐘340美元,還會提供阿南德親算的強運時間帶,給企業行號作為戰略參考。所有客戶規定在正式諮詢之前,還必須要茹素一周,同時阿南德也同步在推廣有機農產品和素食生活。

阿南德在影片暴紅後,打造出自成一格的預言經濟學,其收費不算天價、服務內容也和其他占星算命同行相去不遠,嚴格說起來沒有特別詭異神秘之處,而目前為止也沒有傳出任何爭議糾紛或不法疑慮。

阿南德現象同樣引起日本的關注,而有TBS綜藝談話節目追蹤報導,邀請鑽研神祕學的作家山口敏太郎一同解讀阿南德現象,視其為無傷大雅的預言經濟學。透過占星、預言、算命等方式構成的經濟消費,這與日本近代以來曾出現過的「靈異熱潮」、或是平成1970年代掀起的神秘學和末日預言熱潮極為相似。

有人以奧姆真理教為戒

阿南德的印度占星術說法是他的表現自由,信或不信亦是個人選擇。雖然本來不算是特別重要的議題,但阿南德確實造成了一股疫情時代下的社會心靈現象,背後反映出何種時代訊息,或有值得去偽存真的辯證價值。有悲觀的角度認為,因為預言的疑神疑鬼恐怕使人誤入歧途,因為多年前就曾經有人利用所謂「1999年恐怖大王降臨人間」的末日預言,加以闡述自成救世宗教的奧姆真理教,看似無害的新興宗教,也可能變成利用人心空隙趁虛而入的惡魔。

看穿人間啟示 勝過尋求奇蹟

時至2022年4月,疫情仍在全球肆虐,戰爭更令世局不安。聖經啟示錄中說的天啟四騎士——戰爭、瘟疫、饑荒、死亡,從古至今都在發生,對命運的不確定感與無助,進而轉向占星預言和命理以求心安,實為人之常情。在阿南德現象的背後,看穿其中的人間啟示,或許比尋求預言奇蹟更富生命意義。( 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

印度 疫情 教育

上一則

可以開趴、辦婚禮 墨西哥總統專機開放出租

下一則

大火3周年 法國巴黎聖母院重修 拚2024年開放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