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變種現世 盤點5大新冠高關注變異株

全民「公婆化」? 日本真子公主結婚 全國嚴苛檢視

2017年9月3日宣布婚訊的真子公主(右)與小室圭(左)。(路透)
2017年9月3日宣布婚訊的真子公主(右)與小室圭(左)。(路透)

「皇室公主要結婚,日本社會卻集體『公婆化』?」日本皇室睽違已久的「真子&小室」結婚,歷經將近四年的醜聞風波之後,終於底定在今年10月26日完成終身大事,真子公主與小室圭步入婚姻。皇族嫁娶本是喜事一樁,但未料平民身分的小室圭,接連爆出家族金錢糾紛,導致本來應該在2018年就該完成的婚事,不斷延期到今年才塵埃落定。

這起皇室的婚姻風暴至今餘波未平,小室圭始終未能針對自己母親金錢糾紛一案有清楚圓滿的對外解釋,事件更從借貸問題擴大到涉嫌詐欺、不正當領取補助金等疑雲。面對公關危機卻束手無策的小室,招致「軟爛渣男」的惡名,真子更因為輿論爭議造成身心嚴重折磨,罹患「複雜性PTSD」。

對比當初宣告婚約時社會一片祝賀喜慶的氛圍,如今演變成人人指責、全國嚴苛檢視婚姻對象的「全民公婆化」狀態,還有民眾以守護皇室與真子的名義上街抗議反對婚事,過分追逐的媒體和輿論目光,因而被諷刺為「一億總親戚」。

然而在八卦渲染的背後,真子的婚姻確實對皇室而言有重要的意義,更直接牽涉了嚴肅的脫離皇籍和皇族繼承問題。想追求幸福的個人、一場身不由己的婚期,作為日本最特殊的「皇族」之存在、背負著一國的期待——真子結婚到底面臨哪些問題?

★駙馬危機 輿論「過分操心」

真子公主的婚事最早在2017年確定,將與大學時代的同學——小室圭——共結連理,原先預定在2018年11月4日結婚,沒想到小室家卻接連爆出金錢糾紛,但醜聞事件的主角並非小室圭本人,而是他的母親佳代。除了牽涉與前未婚夫之間的借貸問題,又被挖出詐欺、不實領取補助金等疑雲,風波不斷讓準備迎娶公主的小室家顏面無光,皇室方面的處境更是尷尬,雙方婚事就在社會輿論的疑惑之中,宣布推遲到2020年再議。

本來是日本告別平成之前的皇室大喜,就這樣延後到了令和年都還沒有圓滿結果。小室家的問題一直到今年都還是「剪不斷理還亂」,包括宮內廳長官西村泰彥、與皇室關係親近的官僚都相繼表示,小室家應該針對議題好好應對說明,言下之意是表達對小室的不滿。

小室圭本人化解不了危機、又對爭議解釋含糊不清的表現,讓皇室頗感無奈,見獵心喜的八卦媒體更加肆無忌憚,猛攻真子與小室的婚事。輿論的砲火集中在小室圭和他的母親佳代身上,主流大報的報導方式多半僅只有交代「金錢糾紛毫無進展」,但相對於此的八卦雜誌和周刊,極盡挖苦小室一家的醜聞,質疑人格和品性,甚至認為真子不該執意結婚。

而就在婚事敲定在今年舉行後,有自稱「皇室系YouTuber」的民眾號召上街抗議,日前於東京銀座街頭,將近百人到場響應。抗議隊伍高舉著「結婚反對」的旗幟遊街,主張「真子應該另覓合適的新郎」,主辦的這位YouTuber「京」還聲稱:「一切都是為了真子好、替皇室著想才會這麼做。」

小室圭留了馬尾長髮,被電視媒體和八卦雜誌大作文章。 (路透)
小室圭留了馬尾長髮,被電視媒體和八卦雜誌大作文章。 (路透)

一廂情願的說法,儘管抗議皇室婚姻仍屬少數的行為,但異常高調的舉動,也引起不少新聞關注。在網路社群上,對於兩人婚姻的指指點點、合不合適的議論時有所聞,許多焦點也集中在小室圭身上,像是赴美進修工作之後的小室留了馬尾長髮,今年就被電視媒體和八卦雜誌大作文章,強化了輿論對他的反感,質疑這樣的形象「是不是過於輕浮?」彷彿在替自己家的女兒選夫婿一樣,從頭到腳都被放大檢視。

這種「全體國民都變成親家」的現象,Twitter上已經開始有人不耐,出現了反諷亂象的名詞「一億總親戚」、「一億總小姑」、「一億總皇族」,譏諷那些明明不關己事,卻又異常關切的人們:「這是國民『一億總親戚』嗎?還是說『一億總公公婆婆化』呢?到底他們兩人結婚,關大家什麼事?」

包括讀賣新聞、朝日新聞等主流大報,已有不少專文指出輿論「過分操心」的問題,而且對真子婚姻的關切熱度對比先前都來得高,其中一個原因為這是繼2005年清子(明仁天皇的長女,德仁天皇與秋篠宮的妹妹)結婚之後,睽違已久又有內親王層級的婚事,雖然這也是媒體爭相報導的盛事,不過當時網路社群媒體還不像現在發達。近期則有2018年的高圓宮絢子出嫁,絢子只比真子年長一歲,但或許因為不是屬於內親王級別,除了結婚當日的喜訊報導之外,曝光與關注熱度相對少了許多。

民眾聲稱的「替皇室著想」有道理嗎?在一億總親戚的行為背後,牽動的是皇族成員結構與繼承問題。

目前日本皇室成員共有18人,包括現任天皇德仁、已退位的上皇明仁,以及秋篠宮在內的皇族成員16人。然而這18人之中男性只有5人,唯一有「生育可能」的只有現年15歲的悠仁親王,在當前堅持「皇統男系繼承」的規範下,將來其他女性皇族都出嫁脫離皇籍之後,就會發生宮中男丁只剩悠仁的處境,不僅會讓天皇的公務極為吃重(最年輕的悠仁親王,與第二年輕的爸爸秋篠宮也相差了40歲)。萬一後嗣斷絕,更直接牽涉到繼位的風險,動搖皇室存在的根本結構。

悠關皇室存續的難題,雖然早在德仁與雅子妃結婚時就有相關議論,但一直要到明仁天皇宣告退位、以及真子的婚事公開之後,輿論關注的危機感才又更為強烈。

不過全日本是否真的那麼嚴重關切這些問題?就讀賣新聞或每日新聞不同政治光譜的媒體民調來看,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多人關心,將近六成民眾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或是沒有太多意見。但在媒體炒作議題、極右擁戴皇室的少數言論下,形塑出了一種「世論」,也逼得皇室不得不被動應對。

★牽扯繼承 婚事備受矚目

有鑑於女性皇族婚後將會脫離皇籍,在真子宣告訂婚的2017年時,日本政府和皇室就有考慮一種可能:「為避免皇族成員的減少,讓真子可以婚後不脫離皇籍、繼續留在皇室,也就是創設『女性宮家』。」

倘若如此,就必須要修改現行的「皇室典範」規章,而就這一點來說,日本國內的保守派勢力恐怕難以接受。真子能不能保留皇籍?目前還看不到政策面上能有具體進展,但出嫁之後有沒有機會恢復皇籍,或許還有議論空間。

假設女性宮家的設立成真,或是擴大皇女制度,真子和佳子兩位內親王不必脫離皇籍、繼續留在宮中,那麼在德仁天皇的女兒愛子無法繼位天皇、或皇室不承認女系天皇(愛子所生的下一代繼位)情況下,秋篠宮一系就會成為皇宮中最有力的家族,也鞏固了將來悠仁繼位天皇後的皇室血親結構。這樣的想像構圖,多少牽涉了過去多年來有關德仁和秋篠宮兄弟之間的正統繼承問題,真子的婚姻也就成了延續皇族風波、針對秋篠宮而來的八卦談資。

真子的婚姻另一個特別之處,是「儀式和補助費」的取消。考慮疫情和社會氛圍的緣故,不僅取消婚禮,女性皇族必經的五大儀式全部都不會舉行,這也是戰後以來,首次有女性皇族在沒有經過儀式之下結婚。

根據「皇室經濟法」規定,脫離皇籍的女性將會從皇室獲得一筆「一時金」,做為皇室給予的一次性補助。原本真子應該會得到大約1億多日圓(約87萬美元,實際金額視情況會有若干差異,上限約1.5億日圓)的資金,但真子已表明婉謝一時金的補助(但因法律有規定要給,所以不見得會因「個人意願」來決定是否發給一時金),卻是未曾有過的案例。

★多重壓力 真子罹患PTSD

今年10月1日,宮內廳正式宣告真子的婚期敲定在同年10月26日。同時宮內廳表明真子的身心健康,已經因為各種輿論風波而嚴重惡化。這是繼2004年雅子妃的憂鬱狀況後,宮內廳罕見地再度公開陳述皇族成員的個人健康狀態。

宮內廳在記者會上表示,真子因為長期承受一系列的輿論「誹謗中傷」,經由醫師診斷罹患「複雜性PTSD」(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真子日常生活中出現明顯的焦慮和恐慌、精神無法集中、深沉的悲觀無力感,身心無法負荷。

為了避免社會大眾誤會「真子只是心情不好」,宮內廳的記者會上還有NTT東日本關東醫院醫師秋山剛,以主治醫師的身分出面,解釋在醫學觀點上複雜性PTSD的症狀與診斷情形,雖然症狀很難歸咎單一原因,很可能是多重的壓力或創傷經驗來源造成,而婚事引發的風暴,確實是造成真子心理創傷的主因。

儘管宮內廳強調,目前並不影響真子的皇室公務,結婚也照著進度準備當中,但特意公開皇室成員的身心狀況,已可明瞭宮內廳強烈希望:外界的言論應適可而止。畢竟說到底,無論小室圭是怎麼樣的人,這樁婚事仍是經過皇室同意、遵照當事人意願的選擇。

這一次宮內廳主動對外放出真子的PTSD消息,難免令人聯想起當初的雅子妃罹患「適應障礙症」事件。宮內廳試圖以此止血,希望民眾能夠理解身為皇族的身心壓力和苦衷,雖然確實讓不少民眾對真子深感同情,卻也衍生出其他報導亂象,讓一些好事者紛紛對真子的精神狀態「隔空診斷」,甚至於將這樁被人認為「為愛沖昏頭」的婚事,倒果為因是真子的「精神有問題」。周刊「AERA」就對此提出批判:「宮內廳的作法不僅沒有解決問題,反而不斷重複著『皇族女性的悲劇』」。

★日本皇室 國民統合象徵

真子和小室婚後的計畫,是配合小室在美國紐約的工作生活,兩人會定居在紐約。婚後移居海外也是皇族首例,該如何配置適當的警備、防止被騷擾與諜報的安全問題,也是需要考量的細節。在輿論風波之下,定居美國生活或許是遠離風暴、讓真子的身心得以穩定的最佳安排。不過是否從此就能杜絕媒體的追逐,留在日本的小室之母是否再成箭靶,都還很難說。

真子的妹妹佳子曾經多次公開支持這樁婚事,希望真子可以追求個人的幸福,沒想到佳子的一番言論也遭受責難,被批評「沒有顧及皇室的自私意見」。儘管到現今的媒體議論之中,已經有很多檢討這種不合理現象的聲音,認為皇族也是人,有自己決定婚姻的權力;然而在現在的日本皇室規範之下,確實受到典範的制約,像是男女嫁娶需要事先經過皇室會議的承認,個人的一舉一動又牽涉皇室形象,雖然享有特權,但相對的生活也有許多嚴苛的限制。

已經和政治實權脫鉤的日本皇室,如今是作為「日本國民統合的象徵」,背負一國之期待、皇族身分的血緣牽連,常常有身不由己的限制。但是這樣的象徵性究竟合不合理?又要對皇族個人的箝制到何種地步?隨著時代社會的演進而漸漸暴露出的皇室女性困境,諸如此類的議題卻是一系列爭議事件以來,偶有反思檢討,卻無改革動靜的問題。

1992年宮內廳公布的「天皇全家福」,作為明仁天皇「大孫女」的真子(地上爬者),...
1992年宮內廳公布的「天皇全家福」,作為明仁天皇「大孫女」的真子(地上爬者),當時才剛滿1歲。圖從左至右分別是:清子公主(明仁的女兒,目前嫁入黑田家,已除皇籍)、美智子皇后、明仁天皇、當時的德仁太子、秋篠宮文仁親王與文仁親王妃紀子(真子的父母)。 (歐新社)

日本 八卦 風暴

上一則

封城260天結束 墨爾本民眾暢飲重享自由滋味

下一則

反映氣候變遷 牛津辭典收新詞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