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軍方訪問學者唐娟簽證被控案 開審前檢方突撤訴

東奧/英國隊首度女多於男 媽媽及天才少女 吸睛也吸金

泰國疫情下…無奈的「大象奇妙物語」

泰國巴蜀府華欣縣竟出現大象破屋事件。(取材自Ratchadawan臉書)
泰國巴蜀府華欣縣竟出現大象破屋事件。(取材自Ratchadawan臉書)

泰國中部巴蜀府的居民Ratchadawan日前被廚房傳來的「砰砰砰」撞擊聲吵醒,原本熟睡的她於是起床到廚房一探究竟,結果發現廚房的牆壁已經被眼前的野生亞洲象——Boonchuay——撞出一個大洞,差點被嚇壞。根據當事人的說法,Boonchuay好像是在尋找食物,並沒有攻擊人類的意圖,而事實上這也不是自家廚房第一次被大象「光顧」了。疫情之下,「人象共處」的問題再度浮現;尤其,當疫情重創泰國旅遊業之際,又會如何影響這個該國的重要吉祥物?

野生象撞民宅 來場深夜食堂

從Ratchadawan拍攝的影片裡,大象在撞壞廚房牆壁之後,用長長的鼻子把櫃子裡的平底鍋、其他烹飪用具都掃在地上,接著再用鼻子嗅了嗅被掃落的物品,隨即捲起一個看似塑膠袋的東西放進嘴裡。Ratchadawan表示這已經不是Boonchuay第一次闖入家中,只是這一次撞壞了廚房,為自己帶來近5萬泰銖(約1600美元)的損失。

「我從小就看到大象會在鎮上尋找食物,但這是牠們第一次撞壞我的家。」Ratchadawan的家會成為大象時常「光顧」的原因在於,Boonchuay所居住的崗卡章國家公園(Kaeng Krachan National Park)就在她家附近。

棲地受到威脅 人象衝突增加

研究大象的紐約大學教授指出,居住在國家公園的大象時常會「造訪」附近農田、損壞農民種植的甘蔗和玉米等,對農民造成非常大的損失。根據CNN報導,這當中的關鍵也在於,儘管泰國約一半的大象棲息地被認為適合長期讓大象居住,但依然受到農業耕地和地方發展的威脅,導致更多的人象衝突。

儘管泰國約一半的大象棲息地被認為適合長期讓大象居住,但依然受到農業耕地和地方發展...
儘管泰國約一半的大象棲息地被認為適合長期讓大象居住,但依然受到農業耕地和地方發展的威脅,導致更多的人象衝突。圖為今年4月,空蕩蕩的泰國普吉島一處大象庇護所,沒有遊客的園區哩,只有一隻孤獨的大象。 (路透資料照片)

針對此現象,當地的環保官員補充,大象闖入村莊雖然極有可能是食物的味道,但不必然是飢餓因素,必須綜合考量個別大象的性格和行為。再者,大象自從與人類有更多緊密接觸之後,習慣也有了變化,例如:牠們開始喜歡吃人類的食物,且受到部分獵人設下食物陷阱的影響下,大象有可能不再往深林裡移動,轉而走向人類的定居地點。

對此,當地人也發展出應對措施,例如Ratchadawan就不會把食物放在廚房,以免吸引大象靠近,「雖然看到大象好像很有趣,但我很擔心牠又要再次回來。」此外,國家公園和鄰近區域的民眾正試圖透過各種方式,不讓大象靠近村莊,但這依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只要自然生態、國家公園、庇護所等無法滿足大象對食物、水和其他資源等需求,大象自然會想方設法尋找這些資源,而最終結果就會闖入村莊,造成損失,甚至造成自己、人類的死亡。

而事實上,基於疫情持續延燒,泰國政府已經宣布自3月下旬起關閉國家公園,當中也包括Boonchuay居住的崗卡章國家公園。對野生動物而言,一個沒有人類打擾的國家公園是一大福音,當地的國家公園紛紛分享照片和影片,都可以看到各種野生動物悠悠吃飯、休息、打鬧的景象。

圈養象沒遊客 恐隨時被餓死

換言之,居住在國家公園的Boonchuay或許是相對「幸運」的野生大象,大部分居住在庇護所、動物園裡被圈養的大象、其他動物等隨時隨地面臨被餓死的狀況。泰國旅遊業受疫情重創,依靠觀光客衛生的庇護所或動物園等出現財務困境,無從購買食物餵養動物。

國家地理雜誌報導,清邁著名的大象庇護所「Elephant Nature Park」,其創辦人就表示儘管在疫情間收到捐款,但要養活園區內裡103頭大象和照顧牠們的象夫們,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該庇護所過去會購買被遺棄、被虐待或年老無法工作的大象,再把這些大象帶回庇護所裡圈養,但如今已無力負擔任何購買大象的費用。此外,過去每一頭大象都會有一名專門的象夫負責其生活起居,但許多象夫已被解雇,其中一個與該庇護所合作的大象園區如今只剩下15名象夫來照顧56頭大象。

免載客卻禁錮 成另一種剝削

甚至,有些象夫為了生計,只能把大象帶到街邊乞討。與騎象所帶來的壓力不同,騎象至少能讓大象在免於「鐐銬」的情況下行走,但到街上乞討就意味著象夫必須緊緊「鐐銬」大象,以免其傷害到路人。泰國野生動物之友基金會的創辦人對此表示,如今的大象雖然免於要「載人」的痛苦,但也正因沒有生意而被迫禁錮在同一個地方,長久下來只會造成大象腿部肌肉萎縮,對大象造成另外一種剝削。

對泰國大象而言,現實是:「自由」的野生大象,其棲息地受發展影響而被破壞,最終被迫闖入人類的村莊裡;但被「圈養」的大象也正面臨吃不飽、被剝削的難題。「我不會怪大象」Ratchadawan表示他們明白且同情大象的困境,或許所謂的「人象衝突」只會隨著疫情繼續加劇。(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

當疫情重創泰國旅遊業之際,「人象共處」的問題也再度浮現。(路透資料照片)
當疫情重創泰國旅遊業之際,「人象共處」的問題也再度浮現。(路透資料照片)

泰國 庇護 疫情

上一則

不打疫苗就不賣 莫斯科新規:咖啡廳不服務未接種者

下一則

民兵抗政府軍 衝入緬甸大城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