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指川普「國家毒瘤」俄州眾議員岡薩雷斯不連任

最新衛星影像 北韓正擴建武器級濃縮鈾生產設施

3個月80萬人死 盧安達大屠殺 法國:我們難辭其咎

1994年盧安達這場大屠殺,造成超過80萬人罹難。(路透資料照片)
1994年盧安達這場大屠殺,造成超過80萬人罹難。(路透資料照片)

「法國不是種族滅絕的共犯,但我們難辭其咎。」法國總統馬克宏近日訪問盧安達,不僅是兩國睽違11年的元首級訪問,針對近年爭議再起的盧安達屠殺歷史問題,馬克宏代表法國的立場態度也成為外界關注焦點。馬克宏是2010年以來訪問盧安達的首位法國總統,盧安達長久以來指控法國當局共謀屠殺盧安達境內約80萬名大多是圖西族。

模糊具體責任 引發各界批評

馬克宏在大屠殺紀念館前發表演說,表明「法國的確有其責任」,應該為當年種族滅絕事件時的冷眼旁觀負責。雖然馬克宏的「進步態度」得到不少肯定,但刻意模糊的具體責任、以及並非實質道歉的法式說法,也引發正反不同的批評。法國應該為盧安達屠殺負責嗎?今年法國國內的專家調查報告,又有什麼樣的歷史解釋?

法國當年種族滅絕事件時,刻意袖手旁觀。(路透資料照片)
法國當年種族滅絕事件時,刻意袖手旁觀。(路透資料照片)

盧安達現任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就是在大屠殺當年領軍FPR回歸結束內戰後成功掌權,並以內戰後重建國家為名,在盧安達實行「開明專制」的獨裁政體。在其任內的2004年,盧安達政府成立大屠殺的真相調查委員會,其中就包括「法國在屠殺事件中的角色」進行研究與追查,卡加梅也曾經多次公開指控:法國就是參與盧安達種族滅絕的共犯。

法國面對相關指控全部予以否認,但是國內對於殖民歷史轉型正義的反思訴求,也迫使法國在2006年著手解密政府檔案。而盧安達政府方面,則透過調查委員會的研究成果,指出法國在當時「早已知情胡圖族政權的屠殺準備,還協助訓練胡圖族民兵」,換句話說是咬定了法國政府有實際參與了種族滅絕。

迂迴外交說法 未有正面回應

然而法國的一貫立場並沒有太大的轉變,儘管承認殖民歷史「確實有問題」,但法國政府不會為這些陳年往事提出官方正式的道歉,這也是法國近20多年來面對像是阿爾及利亞等非洲國家的轉型正義,最為人所批評的態度。而實際上在馬克宏這次訪問盧安達之旅前,上一次來到訪問的法國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就有針對盧安達屠殺表示:「當年法國確實有著嚴重的錯誤,對屠殺視而不見,導致了悲劇後果。」

只是具體的錯誤細節為何、又是否需要負起相應的責任?法國秉持迂迴的外交說法,沒有更多深入正面的回應。時至2019年,現任總統馬克宏又重新召集了獨立調查小組,高調地邀請歷史學家杜克雷(Vincent Duclert )在內的15位專家學者進行研究,利用法國政府內部檔案資源,深入檢討法國在盧安達屠殺中所扮演的角色。

這個歷史委員會的研究成果,在今年2021年3月時提出了專案報告,結論同樣承認「法國在屠殺事件時刻意袖手旁觀」,但之中更提及許多細節,包括當時的法國密特朗政府為了在非洲拉攏盟友的需要,明知胡圖族的種族滅絕行動,但仍選擇支持胡圖族政權,並將圖西族的武裝陣線視為潛在敵人,乃至於包庇涉嫌屠殺的胡圖族人士。

沒有相關證據 但有道德責任

但儘管報告認為法國的確有道德責任,但並沒有相關證據顯示法國參與了種族滅絕行動,因此無法定調「法國是盧安達屠殺的共犯」。這也是馬克宏後來在盧安達的致詞演說中,所抱持的陳述立場。

「今天站在這裡,是帶著謙卑與尊重,我已認識到我們的責任。」馬克宏近日於盧安達的吉加里大屠殺紀念館前,在盧安達總統卡加梅的共同出席下,極具歷史象徵性地發表演說。馬克宏表示,「法國對盧安達的苦難沉默太久了...法國對於屠殺難辭其咎,但並非種族滅絕的共犯。」

1994年盧安達這場大屠殺,3個月80萬人罹難。 (Getty Images)
1994年盧安達這場大屠殺,3個月80萬人罹難。 (Getty Images)

演說沒有道歉 倖存者好失望

馬克宏還刻意以盧安達語「Ndibuka」(意思是「我記得」)強調歷史不容遺忘的立場,並訴諸溫情喊話,「希望穿過黑夜的圖西族人,能夠原諒我們、給我們寬恕。」不過到底法國有什麼責任、又該如何負責,馬克宏沒有太多著墨,因此這段演說固然有進步的象徵意義,但是在盧安達倖存者與遺族的眼中,也認為根本沒有講到重點,「相當失望...馬克宏應該要代表法國政府道歉。」

不過一旁的卡加梅倒是相當讚譽,而且也「識趣」地注意到馬克宏根本沒道歉,卡加梅回應:「馬克宏的這番話可比道歉更有價值,因為說的就是事實,說真話是有風險的!」諷刺的是,作為當年結束內戰的領導人、同時也是圖西族的一份子,卡加梅主政以來便用高壓手段試圖壓制國內的族群矛盾,儘管看似政局穩定和諧,但也相對地在大屠殺事件的歷史真相、轉型正義等問題上沒有積極作為,欠缺遇害者的相關調查與檔案,反而讓整個滅絕慘案凝結成模糊的微妙歷史記憶,遺留許多待解的謎題。

盧安達首都基加利種族滅絕紀念館中,陳列罹難者照片。(路透資料照片)
盧安達首都基加利種族滅絕紀念館中,陳列罹難者照片。(路透資料照片)

為屠殺倖存者爭取權益的伊布卡協會(The Ibuka association)表示,「雖然馬克宏沒有道歉,但他已試圖解釋了大屠殺的發生、法國在其中的責任....,至少顯示了他是理解我們的。儘管馬克宏的發言算是一個對盧安達事件的立場再確認,但相關歷史的釐清有沒有機會更深入、法國政府會不會為此道歉,就往例來看似乎沒有太多的可能性。

而盧安達屠殺的後續爭議中,也還有「盧安達飯店」主角原型——魯塞薩巴奇納(Paul Rusesabagina)——被盧安達當局逮捕,控罪涉入恐怖主義的訴訟糾紛,至今也都還沒有明確的審判進度。

內戰末期,巡邏的法軍與為了躲避「可能的圖西族復仇」而大舉往南方邊境逃亡的胡圖族難...
內戰末期,巡邏的法軍與為了躲避「可能的圖西族復仇」而大舉往南方邊境逃亡的胡圖族難民潮。 (Getty Images)

馬克宏

上一則

有圖為證?查理對哈利梅根心寒

下一則

韓國261人接種疫苗後死亡 施打輝瑞占最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