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NN:G7對新疆話題談不攏 一度切斷會議室網路

圖輯/台灣疫情破口推萬華?直擊周末街頭蕭條狀

日本記者劫後 揭「緬甸黑獄」酷刑 :一直聽到慘叫聲…

緬甸軍隊槍瞄準示威群眾。(歐新社)
緬甸軍隊槍瞄準示威群眾。(歐新社)

緬甸政變百日之後,先前被軍方抓捕的日籍獨立記者北角裕樹已經被軍政府釋放、在5月14日平安回到日本。在關押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北角雖然沒有遭到軍方的肢體暴力,但依然在精神層面施加了嚴酷的審訊和壓力。僥倖獲釋的北角在回到家鄉的第一時刻,除了感謝日本政府和民間的傾力救援之外,也立即向外界傳達他在緬甸牢獄中的所見所聞:恐怖、暴力、殘酷虐待正在不斷上演。

緬甸政變百日之後,先前被軍方抓捕的日籍獨立記者北角裕樹,已經被軍政府釋放,回到日...
緬甸政變百日之後,先前被軍方抓捕的日籍獨立記者北角裕樹,已經被軍政府釋放,回到日本。 (取材自臉書)

據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報導,現年45歲的北角裕樹,過去曾為《日本經濟新聞》的記者、也有在緬甸當地媒體工作的經驗,而後轉為獨立自由記者,持續在緬甸活動。政變爆發之後,北角就在前線進行新聞採訪,沒想到在今年4月18日,北角突然在自宅中被軍方突入抓捕,以「散播假新聞」的罪名將他拘留帶走,同時扣押了他的工作資料。

北角被捕的消息曝光後,立即驚動日本政界和新聞界,雖然外交部第一時間就向緬甸抗議、要求放人,但當時軍方的態度極為強硬,執意認為北角就是製造假新聞、同情抗爭者的反軍政府分子。幾經政府各種管道的斡旋、以及日本新聞同業與民間的號召,緬甸軍政府才終於在5月決定釋放,並且撤除所有指控罪名。

抵達成田機場後,北角向記者們陳述經歷。北角表示自己是單獨住在一個牢房,有基本的生活飲食,但期間軍方對他審訊不下7、8次,每次都用相當嚴厲苛刻的態度,施以言語威脅和精神暴力,還多次要求他簽署軍方設定好的文件來取供。北角表示,獄中其他類似、甚至更殘酷的凌虐手段多不勝數,「一直聽到悲慘痛苦的叫聲。」

因為牢獄中禁止提供筆一類的紀錄工具,北角苦無工具之下的紀錄方式,「就是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回想這些事情,牢牢記在腦海裡。」

出獄前得簽「沒受酷刑」文件

事實上,北角裕樹的遭遇並非獨特個案。早在3月下旬,一位在當地的波蘭記者羅伯特在撣邦報導時也遭軍方逮捕。根據他的說法,士兵在當時用警棍重擊他的頭部和右手臂、砸壞他的機車,並且將他扣留在警察局共13天的時間。警方說他會被逮捕是因為其所持有的旅遊簽證只能拍攝當地的風景和寶塔,因此違反了規定。

而在被拘留期間,羅伯特說他目睹了一位緬甸青年在一開放的房間裡跪著,雙手交叉放在頭後,此一情境是唯一一次讓他心生「恐懼」的時刻。他在被釋放後表示,舉凡被拘留和逮捕的緬甸人在監獄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惡劣對待,有些甚至已遭受酷刑而死,例如反軍方的緬甸詩人克席遭逮捕,其家人發現他的遺體被歸還後,部分器官已經被摘除。

代表緬甸出賽的Thuzar Wint Lwin,在近日於好萊塢舉辦的選美比賽中,...
代表緬甸出賽的Thuzar Wint Lwin,在近日於好萊塢舉辦的選美比賽中,展開手中的大字報,寫著「為緬甸禱告」。(取材自Miss Universe)
緬甸軍方逮捕示威者。(Getty  Images)
緬甸軍方逮捕示威者。(Getty Images)

緬甸 日本 警察

上一則

印度毛黴菌病伴隨新冠急增 至少7200感染 5邦列流行病

下一則

緬軍頭暗示過渡期不只1年 稱翁山狀況好近日將出庭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