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把臉塗黑扮非裔到校抗議疫苗規定 小學老師遭停職

川普稱曾接觸證據:疫情源自武漢實驗室可能性95%

是偉人或魔人?拿破崙逝世200年 功過仍難論定

「拿破崙符號」之於法蘭西國家脈絡,有著強大的號召影響力。(取材自維基共享)
「拿破崙符號」之於法蘭西國家脈絡,有著強大的號召影響力。(取材自維基共享)

拿破崙的相關紀念活動在法國並不罕見,只是過往多以特別的戰役事件為主,政府官方也少有高調主導的角色。這一次逝世200周年的儀式之所以掀起話題,也在於馬克宏政府罕見地投注大量心力和資源,大張旗鼓準備節目儀式,但一方面又顧及輿論意見而強調會「功過並陳」,這種刻意為之的政治設計感,才激起這回200年罕見的「拿破崙大辯」。

拿破崙成也戰爭 敗也戰爭

從軍是拿破崙人生最重要的關鍵選擇。拿破崙是第一個得到巴黎軍官學校學位的科西嘉人,畢業後開始展轉隨著部隊到各地駐防,在法國大革命的動盪時期嶄露頭角,憑藉自身的軍事才能解決法國的內憂外患,也成為迎擊反法聯軍的重要將領。拿破崙趁勢崛起之後,透過一場又一場抵擋反法同盟的戰爭,贏得法國國內極高的威信。然而就在1799年拿破崙30歲的時候,這位「革命之子」卻發動了霧月政變奪權成功,在1802年修改憲法終身執政、正式稱帝為「拿破崙一世」,建立了「法蘭西第一帝國」。

「他是革命之子,開啟了歐洲嶄新的時代,但他也是害死百萬人民的戰爭狂...」拿破崙...
「他是革命之子,開啟了歐洲嶄新的時代,但他也是害死百萬人民的戰爭狂...」拿破崙從一介軍人到稱霸歐洲的一生極富戲劇性,也是往後歷史與文化研究的熱門主題。(取材自維基共享)

在拿破崙掌權之後對外發起了一系列的戰爭,軍力與戰事規模之龐大史上罕見,拿破崙席捲歐洲更讓法國的威望和版圖如日中天,不僅是軍事上的侵略壓制,更衝擊了歐洲、美洲的政治體制和經濟結構,法國大革命的思想精神也藉此隨之傳播,拿破崙的雄霸帝國確實帶來深遠的歷史影響。儘管拿破崙有著超凡軍事天才與常勝紀錄,但最後1815年滑鐵盧一役遭到擊破,是其戎馬人生的最大敗筆、也注定了法蘭西第一帝國的覆滅。

此後拿破崙被流放到聖赫勒拿島,昔日的歐陸霸主在英國的監視下,困於海外孤島度過餘生。1821年5月5日拿破崙病逝,死時52歲。

「讚頌法國皇帝的偉大榮光,還是反省征服者的塗炭生靈?」拿破崙逝世200周年的紀念...
「讚頌法國皇帝的偉大榮光,還是反省征服者的塗炭生靈?」拿破崙逝世200周年的紀念,在法國引發兩極的矛盾爭議。圖為青年拿破崙與晚年拿破崙的反差對比。(取材自維基共享)

「他是革命之子,開啟了歐洲嶄新的時代,但他也是害死百萬人民的戰爭狂…」拿破崙從一介軍人到稱霸歐洲的一生極富戲劇性,也是往後歷史與文化研究的熱門主題。特別是奠定歐陸法律典範的《拿破崙法典》、體制改革和軍事成就,最為後人所稱頌。但同時,拿破崙的所作所為也被認為背叛了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精神,更以獨裁者之姿以武力建造霸權、發動戰爭致使百萬生靈塗炭,也恢復本已廢除的奴隸制,種種行跡都難以將他視為「完美英雄」。

馬克宏高調紀念 召喚認同

但正因其人生軌跡之複雜,以及法蘭西第一帝國影響的範圍和層面深廣,每每談及拿破崙的評價,總是難以三言兩語就能說得圓滿周到。拿破崙的功過討論,在歷史學界早已有汗牛充棟的研究成果;不過評價歷史人物時,其實也很難只有「功」與「過」的簡化二分法,而是更為複雜、結合時代與社會脈絡的多面向討論──這也是如今在當代法國,若要紀念這位法國皇帝拿破崙時,必須思考其當代意義和歷史詮釋的難題:

法國榮軍院庭院的法國皇帝拿破崙一世雕像,攝於28日。2021年5月5日是拿破崙逝...
法國榮軍院庭院的法國皇帝拿破崙一世雕像,攝於28日。2021年5月5日是拿破崙逝世200周年,馬克總統宏已決定不理會左派施壓,計畫親自出席紀念儀式。(路透)

近年來對於紀念拿破崙最是心心念念的,莫過於法國總統馬克宏。根據法國媒體的透露,馬克宏因為2019年無法紀念拿破崙誕辰250周年,對此「感到極為懊惱」;時至2021年的逝世200周年,馬克宏一方面強調紀念法國歷史、宣揚國家價值,令一方面也注意到質疑的聲音,因此在逝世周年之前向外界表示政府的立場:

「我們不會刻意美化拿破崙,會承認他曾經也是恢復奴隸制的人物。但也沒有打算要『醜化』他,用以今非古的現代標準來評斷拿破崙是不公平的。」

外界指出,馬克宏對於國家歷史紀念儀式的熱中,一部分也出於凝聚國家認同的一種政治需求,尤其是強調國家主義的保守派和右翼,對於這類集體歷史記憶特別容易共鳴,因此拿破崙的逝世200周年紀念儀式,或可成為馬克宏形象資產的助力。

「現在的法國該如何看待拿破崙——是讚頌這位偉大的歷史英雄?還是反省他的黑暗遺產?...
「現在的法國該如何看待拿破崙——是讚頌這位偉大的歷史英雄?還是反省他的黑暗遺產?」圖為逝世200周年的紀念郵票。(Getty Images)

對拿破崙時代的反省,還有戰爭與奴隸制的問題。拿破崙征服歐洲所發動的長年征戰,儘管在軍事技術和戰史戰略研究上有不可忽視的貢獻,但史學家指出因為拿破崙戰爭而喪命的人數,也有超過650萬以上之譜,數以百萬計的人死於非命,為了滿足拿破崙的侵略霸業,難道這些人的犧牲就是必要?同時歐陸的國際秩序也因為爭戰而被破壞,帶來的複雜影響也很難輕鬆一筆帶過。

拿破崙稱帝之後,也恢復了本已廢除的奴隸制度;過去法國靠著大西洋的奴隸貿易而攫取龐大利益,特別是在西印度群島,透過甘蔗等經濟作物賺取金錢和人力資源,被法國殖民的海地,就是其中最典型的悲慘案例。

強人成獨裁模範 左派憂心

同時拿破崙奪權後又在「民意擁戴」的投票公決下順利稱帝,執政掌權的開明專制風格,也被認為可能或多或少變成了「獨裁者的模範」。法國史學家杜拉(Jean Tulard)指出,拿破崙所象徵的強人領導,在史學界就引發了辯論:是否影響到20世紀的獨裁者們──毛澤東、希特勒、史達林──成為後世權力者的仿效楷模?也有左翼的輿論擔憂,當前國際局勢動盪、極端主義復甦之外又有疫情的災禍,恐怕會觸動民眾期望強人領導的渴望,在這樣的時刻選擇紀念拿破崙,難道不是助長這樣的心理?凡此種種就成了法國在紀念拿破崙時,難以迴避的心理矛盾。

不過也不是沒有政治人物對拿破崙的紀念有所疑慮。前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在2005年時,就因為對拿破崙的負面評價,而拒絕出席拿破崙著名戰役──奧斯特利茨之戰(The Battle of Austerlitz)──200周年紀念儀式。這場戰役是1805年由拿破崙領軍,以少勝多擊潰俄羅斯與奧地利聯軍、徹底瓦解第三次反法同盟的著名大戰;前法國總理喬斯班(Lionel Jospin)也曾經出書《拿破崙之惡》(The Napoleonic Evil)省思並反諷,法國社會數百年來都仍放不下對拿破崙的造神崇拜。

圖為巴黎傷軍院的拿破崙陵墓。(歐新社)
圖為巴黎傷軍院的拿破崙陵墓。(歐新社)

微妙之處也在於拿破崙的評價觀感,於法國以外的地區也有所差異。法新社循此線索討論了俄國的意見,發現在俄國大眾或是史學界之中,對拿破崙的興趣相當濃厚,儘管過去也是被拿破崙攻略的敵人,但如今反而沒有將他視為侵略者歷史,而是做為一個英雄崛起奮鬥史看待,甚至也帶有一些欽佩之情;這或多或少和俄羅斯看待昔日敵人──大日本帝國──的心態有異曲同工。

但是在西印度群島的海地,對於拿破崙的殖民與奴隸制壓榨,是至今都難以抹滅的黑暗記憶。在這些法屬殖民地的角度而言,仍是帝國主義的淫威下的被壓迫者,拿破崙的角色對他們來說既無所謂的共和國價值、更談不上光榮歷史,僅僅是一個殘酷貪婪的征服者而已。

馬克宏 俄羅斯 印度

下一則

援貧窮國家…歐盟籲暫豁免疫苗專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