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呼籲紐約州長葛謨辭職 應否彈劾?「一步步來」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54年前以阿戰爭 14船在蘇伊士運河「卡」了8年

長榮海運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仍卡在蘇伊士運河。(路透)
長榮海運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仍卡在蘇伊士運河。(路透)

「這個塞子真的卡得非常緊...」因擱淺事故堵死蘇伊士運河、掐頸世界經濟命脈的長榮海運貨輪「長賜號」,在歷經48小時的救援行動後,依舊動也不動。儘管一度傳出船身重新浮起,但負責單位卻於稍晚闢謠長賜號尚未脫困,直接插入堤岸的球狀船首仍卡在岸上沒有鬆動。

小挖土機幫忙挖除土壤。(路透)
小挖土機幫忙挖除土壤。(路透)

目前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已緊急聘請荷蘭的專業打撈團隊跨海救援,兩艘用於解救長賜號的挖泥船也都就位;但若最新救援任務無法成功脫困,SAC也只能等待到漲潮、甚至就地卸貨減輕長賜號的重量——但相應行動很可能會推延數周、甚至月餘。

因此數百艘國際貨輪很可能被迫繞道南非的好望角航線,進一步對疫後復甦中的國際經濟帶來難以預測的衝擊效應。

眾所周知,蘇伊士運河自1869年開通以來,便是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重要疏運通道,光是依靠向各國船隻收取過路費,年營收便高達58億美元。

長榮一艘貨輪堵住運河要道,再次成為焦點,但真正的蘇伊士運河危機發生在54年前,當時竟有14艘船卡在運河內整整8年之久,回不了家。

圖為西德的明斯特蘭號(MS Musterland)和MS Nordwind成功脫...
圖為西德的明斯特蘭號(MS Musterland)和MS Nordwind成功脫困返回德國漢堡。易北河上還舉行了盛大的接風儀式,為好不容易歸來的兩艘船隻洗塵。(取材自hapag-lloyd.com)

6日戰爭 造成八年危機

1967年,冷戰時期爆發的以阿六日戰爭,以色列占居上風,但僅僅耗費六日的戰爭,卻爆發蘇伊士運河長達八年的危機。

當時以色列迅速奪下蘇伊士運河的東側土地,埃及為保護國界,不惜鑿沉船隻以堵住運河兩端,拒讓任何船隻通過,當時包括西德、瑞典、法國、英國、美國、波蘭、保加利亞及捷克的14艘船皆被困在運河道上,且封鎖竟達8年之久,還一度成為中東衝突用來討價還價的籌碼。

1967年被困在蘇伊士運河長達八年的船隻。(取材自hapag-lloyd.com...
1967年被困在蘇伊士運河長達八年的船隻。(取材自hapag-lloyd.com)

14艘船困河道 成談判籌碼

那時許多船隻都必須靠著拖運的方式才回得了母港,只有西德的明斯特蘭號(MS Musterland)和MS Nordwind最終靠船體自身動力成功脫困,返回德國漢堡。當時漢堡的易北河上,還舉行了盛大的接風儀式,為好不容易歸來的兩艘船隻洗塵。

長達八年的受困時期,14艘來自八國的船隻成群地互綁在一起,在當時發揮了患難時的跨國友誼,才能撐過難捱的漫漫歲月。

截至目前為止,光是在蘇伊士運河南北端「塞車等待」的輪船,就逾160艘左右;若是堵死時間繼續延長,對於國際海運、乃至於埃及經濟,都將帶來明顯而巨大的短期衝擊——或也因此攸關重要的國安戰略與經濟穩定,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與埃及政府、媒體,這才會對「事故實況」消極說明,除了不斷信心喊話之外,並沒有提供國際媒體任何即時、透明的官方說明通報。

蘇伊士運河 長榮 以色列

下一則

莫德納與COVAX簽約5億劑新冠疫苗 第四季開始供應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