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華人之光」金球獎最佳導演趙婷 澄清非億萬千金

WSJ:美國拉攏盟友共組技術聯盟 對抗中國科技發展

禁用棉條!墨西哥城限塑引爆仇女論戰

墨西哥城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限塑令範圍包括「衛生棉條」,逼使零售通路架上的衛生棉條一夜消失。路透資料照片
墨西哥城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限塑令範圍包括「衛生棉條」,逼使零售通路架上的衛生棉條一夜消失。路透資料照片

墨西哥政府到底和女性有什麼仇?」都會人口超過2,160萬人的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CDMX)——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全面性地禁止「非必要的」塑膠一次性製品,希望最大程度地減少首都巨量、難以處理的塑膠垃圾,並意圖自此把高汙染的墨西哥城轉變更加永續的「綠色首都」。然而這份一刀砍的限塑令範圍,不僅禁用了塑膠餐具、吸管、飲料杯蓋,就連棉花棒,以及墨西哥女性生理期最常用的「衛生棉條」都遭到禁用下架。相關禁令上路後,自2月開始擴大取締,逼使全首都零售通路架上的衛生棉條一夜消失。不滿的民眾紛紛譴責「歪了」的限塑令,不只加劇了墨西哥社會的性別不平等與女性歧視,「更讓女性生理期的基本尊嚴...變成了一種不可踰越的『階級特權』。」

頒布強硬「限塑令」的墨西哥城市府表示:限塑令的政策規畫,早從2019年就已立法佈達,其針對的是「不可重複利用」且「非必要性」的一次性塑膠產品——而墨西哥女性最常使用的「導管式衛生棉條」,則只是最符合上述條件的單項大宗。

相關單位強調,〈限塑令〉的終極目的是要加速改變市民的消費習慣,並朝「永續、環保的綠色大都會」方向前進。此一目的,並不僅是因應氣候變遷、全球暖化而降減石化產品的需求,更是要減緩墨西哥城大都會區日漸嚴重的廢棄物處理與塑膠汙染問題。

「衛生棉條之所以該禁...是因為這種產品既不環保,也不屬於『不可替代』的必要性需求!」

CDMX市府的衛生局長瑪莉亞娜.羅布雷(Mariana Robles)如此強調:「墨西哥女性還有其他更環保、更減塑的生理用品選擇,像是可重複使用的『月亮杯』或沒被禁止的『衛生棉片』,都一樣能滿足女性經期的衛生需求!」

羅布雷局長的說法,固然有一定的邏輯與道理,因為墨西哥城本次下架的禁售商品,主要是「導管式衛生棉條」,就使用必要性來講,市面上仍有許多其他的替代性用品;但在女性市民,以及女性救援NGO的耳中聽來,CDMX市府的態度,根本就是:「何不食肉糜?」

「生而為女,我感到很抱歉?墨西哥政府現在不就明擺著在懲罰一般女性!」

面對《金融時報》的採訪,墨西哥學生奇雅拉.戈麥斯(Chiara Gómez)憤怒地表示:「誰知道市府的減塑會這樣惡搞?衛生棉條是墨西哥女性生理期的最主要用品。這一切真的令人費解,為什麼減塑先找生理用品開刀?那些高級商店裡的那些過度包裝,不是更該優先處理嗎?」

戈麥斯等女性的憤怒其來有自,因為墨西哥女性最多使用、市售最普及、同時也最便宜可得的生理用品,仍以棉條為主;但墨西哥城在強推減塑政策的同時,並沒有針對女性的需求,提出任何的緩解、過渡或替代措施,僅反覆強調:「市府已經和生產廠商溝通過,在『很快的未來裡』,就會生產環保材質的衛生棉條...只是因為疫情嚴重的關係,生產暫時被拖延而已。」

除了價格與普及性之外,近年在歐美國家流行的月亮杯、 環保布衛生棉...等「可重複使用」的生理用品,亦不符合墨西哥社會的經濟現況——因為光是墨西哥城內,就至少有26萬戶貧民沒有自來水可用(無法固定煮沸消毒),無論是消毒條件、使用成本、還是衛生顧慮,都不太可能是現實普及的替代選項。

事實上,在過去3年間,墨西哥的性別平權團體就曾積極向政府提案,希望跟進世界潮流的進步,廢除對女性生理用品課徵16%的消費增值稅(VAT)。支持意見認為,女性對於生理用品的需求,不是「想要」而是「必要」——先不論加徵VAT是否等同於變相的性別懲罰,「如果能減少這16%的月經徵稅,對於深陷經濟困境的墨西哥女性來說,必將是莫大鼓勵!」

根據墨西哥全國大報《寰宇報》的報導數字,假若墨西哥廢除女性月經用品的VAT徵稅,每名女性平均每年可省下720披索(元)的支出。雖然絕對金額不多,但墨西哥全國有40%的女性人口都苦於貧困,而此一數字已等於「下層家庭」平均年支出的5%以上。

然而提案卻遭到墨西哥國會的表決封殺,其基本理由仍不脫「自由經濟」的競爭邏輯,像是減免徵稅是否對男性國民不公?減稅後真的能幫助女性國民還是圖利特定廠商?但相關NGO隨後也就「平等原則」提出釋憲訴訟,並成功獲得墨西哥聯邦最高法院的受理,唯後續時間表依舊不明。

因此,在此一節骨眼上,首都市府以「減塑」為名的衛生棉條限制令,才更加劇了墨西哥女性的相對剝奪感,並引發了大量的討論與譴責聲量。

「墨西哥政府到底有多仇女?可以不要欺負我們的母親、姐妹、妻女麻煩嗎?」

不滿的社會輿論如此反應:「殺女、家暴、結構性侵的問題,政府始終無力解決;但扯到抽稅、還有意義不明的進步減塑,政府的花招就勇猛果斷?大官們的腦子有沒有問題,墨西哥全國還在瘟疫封鎖狀態,這時候搞這種花招,到底想逼死誰。」

然而墨西哥市府卻表示:減塑政策本來就會有陣痛期,廠商協調、補助的方案已經在溝通的路上了,市府上下絕對沒有歧視或打壓女性的目的,「各何況推動墨西哥城市長、衛生局長都是女性...他們怎麼可能不明瞭女性生理期的衛生需求?」

部分政府派的支持者,也開始懷疑棉條禁令風波,是塑膠製品業者與不滿市民聯手的「反環保」炒作;但長期致力於婦女生理期權益(例如爭取生理假、減免生理用品VAT、加強中小學校園衛教與反「月經歧視」的推廣)的NGO倡議者安娜・羅德里格茲(Anahí Rodríguez)卻無奈地強調:墨西哥的性別平權運動,長期以來就與環保運動高度結盟,兩者之間並沒有理由不能共存。

「我們可以理解就減塑顧慮來看,部分衛生棉條確實有汰換的環保必要。」羅德里格斯表示:「但市府的暴力一刀砍作法,除了讓弱勢女性更為弱勢之外,更是讓『經期的健康與尊嚴』從一種互相體諒的平權尊重,變回一種『資本性的階級奢求』...政府的環保政策倡議,不應該慷人之慨、強迫人們禁用某些必需品,而是引導並提供更友善、更合理的需求選擇。」

墨西哥城禁用塑膠餐具、吸管、飲料杯蓋。(Getty Images)
墨西哥城禁用塑膠餐具、吸管、飲料杯蓋。(Getty Images)
墨西哥城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限塑令範圍包括「衛生棉條」。(路...
墨西哥城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限塑令範圍包括「衛生棉條」。(路透資料照片)
墨西哥城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Getty Images)
墨西哥城自2021年元旦開始推行「環保限塑令」。(Getty Images)

墨西哥 歧視 大都會

上一則

緬甸民眾發起全國大罷工 無懼威嚇持續抗爭

下一則

伊朗、原能總署暫達成協議 爭取美放寬制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