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封面故事/首次擔任陪審團員 就遇上名案件

美國如何判斷中國是軍演或侵台?AI能幫忙

「普亭犯戰爭罪」紐時:俄利用收養方式 強將烏童變公民

圖為烏克蘭奪回被俄軍占領的部分地區後,義工17日教導無家可歸的孤兒繪彩蛋。(歐新社)
圖為烏克蘭奪回被俄軍占領的部分地區後,義工17日教導無家可歸的孤兒繪彩蛋。(歐新社)

俄羅斯去年2月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當局以愛國主義姿態宣布將數以千計的烏克蘭兒童轉移到俄羅斯,讓他們被收養並成為公民。官方電視台上,官員向新來的難民贈送泰迪熊,他們被描繪成在戰爭中獲救的被遺棄兒童。

紐約時報報導,事實上,這種大量轉移兒童的行為是一種潛在的戰爭罪,無論他們是否是孤兒。根據對邊境兩側兒童和家庭的採訪,雖然許多兒童確實來自孤兒院和集體之家,但俄羅斯當局也帶走了本身有親屬或監護人希望他們回來的兒童。

這種系統性的重新安置烏克蘭兒童,是俄羅斯總統普亭將烏克蘭視為俄羅斯的一部分,將其非法入侵形容為崇高事業的大戰略的一環。

俄羅斯自去年2月入侵烏克蘭以來,將數以千計的烏克蘭兒童轉移到俄羅斯,讓他們被收養...
俄羅斯自去年2月入侵烏克蘭以來,將數以千計的烏克蘭兒童轉移到俄羅斯,讓他們被收養並成為公民。圖為俄羅斯一位牧師的家庭12個孩子中,有五人收養自被俄軍占領的烏克蘭東部地區。(Getty Images)

紐時透過採訪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父母、官員、醫生和兒童,確認了幾名被帶走的兒童;有些孩子回了家,但也有些孩子留在俄羅斯。其中,14歲的安雅(Anya)就是在烏克蘭南部城市馬立波(Mariupol)遭圍困時逃離集體住宅,如今她卻住在莫斯科附近的一個寄養家庭。她說:「我不想去,但沒有人問我。」

安雅說,在匆忙逃離過程中,她沒能帶著寫有母親電話號碼的筆記本,現在,她只記得電話號碼的前三位數字。沒有電話號碼,安雅說她聯繫不上媽媽。

安雅說,俄羅斯寄養家庭對她很好,但她渴望回到烏克蘭。她說,她即將成為俄羅斯公民,「但我不想,我的朋友和家人不在這裡。」安雅要求記者不要聯繫她的養父母;他們曾告訴她不要與外人交談。

隨著俄羅斯軍隊向烏克蘭推進,親俄部隊在城市周圍的檢查站,攔截像安雅這樣逃離新佔領區的兒童,再將他們用公車載往俄羅斯控制區更深處。烏克蘭當地官員稱,有些兒童是在父母被俄羅斯軍隊殺害或監禁後被帶走。根據國際法,強迫兒童轉移是為摧毀民族群體,屬於種族滅絕行為。

被俄羅斯重新安置的烏克蘭兒童確切人數不明。去年4月,俄羅斯當局曾宣布已有2000多名兒童抵達俄羅斯,最近還宣布了更有效重新安置兒童的計畫。

圖為烏克蘭奪回被俄軍占領的部分地區後,義工14日教導無家可歸的孤兒為士兵製作戰壕...
圖為烏克蘭奪回被俄軍占領的部分地區後,義工14日教導無家可歸的孤兒為士兵製作戰壕蠟燭。(歐新社)

俄羅斯 烏克蘭 邊境

上一則

黑海撞擊美軍無人機 俄國2駕駛獲國家表彰

下一則

美反對中國調停計畫 習近平訪俄後可能與澤倫斯基通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