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芝加哥槍手落網 義裔22歲饒舌歌手 曾上傳血腥暴力片

直播/全美最大 紐約梅西國慶煙火秀來了

烏克蘭戰報#19:俄轟婦幼醫院...馬立波圍城悲慘千人塚

俄軍空襲在9日直接炸中了一間婦幼醫院,新生兒與即將臨盆的產婦被滿身是血的挖出,這也是15天圍城戰中,最接近地獄的駭人畫面。圖為馬立波的婦幼醫院被轟炸後,一名被撤離的產婦。(美聯社)
俄軍空襲在9日直接炸中了一間婦幼醫院,新生兒與即將臨盆的產婦被滿身是血的挖出,這也是15天圍城戰中,最接近地獄的駭人畫面。圖為馬立波的婦幼醫院被轟炸後,一名被撤離的產婦。(美聯社)

「馬立波空襲後,數量滿出來的平民屍塊,已讓這座斷糧、斷水、斷電且24小時日夜挨轟的孤島城市,陷入了死亡加倍的疫病危機...」俄國入侵烏克蘭的侵略戰爭,正進入局勢瘋狂的第15天。持續在基輔、蘇梅、尼古拉耶夫、哈爾科夫與馬立波發動「渴殺圍城」的俄軍,雖然攻勢推進有限,但對於各圍城區的無差別轟炸卻有大開殺戒的增強跡象,像是9日在烏東南側四面被圍的港口要塞馬立波,俄軍的空襲就直接炸中了一間婦幼醫院,新生兒與即將臨盆的產婦被滿身是血的挖出,也是15天圍城戰中,最接近地獄的駭人畫面。

事實上,早已糧盡援絕、但城內還有15到20萬平民受困的馬立波,目前幾乎被炸為平地的城市內,光是平民死亡就已堆滿1200具屍體。由於俄軍的包圍網不斷緊縮,馬城的停火協議與人道撤離走廊又屢屢被毀約而形同虛設,整座城市的危急狀況也一天比一天絕望,甚至連簡單的喪禮與親屬指認都難以為繼,只能在砲彈日夜轟炸之下,硬著頭皮在城內臨時開挖「千人塚」,集體埋葬死難者者遺體,以避免疾病的爆發加劇這座城市的淪亡。

馬立波的慘況也成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向全世界直播呼救的告急焦點,就連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都把馬立波刻意比擬為「21世紀的列寧格勒圍城戰」;但同一時間,國際經濟對俄國侵略行動所制裁的懲罰性封鎖,也擴及到了電玩產業,像是日商巨頭Sony的PlayStation部門,以及開發Switch產品的任天堂,10日就確定凍結對俄業務並實施「遊戲禁運」。

但在馬立波即將崩潰,俄國的經濟孤立也全速朝「鐵幕時代」退步的同時,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停火外交10日卻也將迎來期待率很低、但卻已是當前交社層級最高的新一回合接觸:由俄國外長拉夫羅夫,與烏克蘭外長庫列巴,直接在土耳其真人高壓交涉的「死敵面對面」。

陷入斷水絕糧的馬立波。(美聯社)
陷入斷水絕糧的馬立波。(美聯社)

在砲彈日夜轟炸之下,當地人只能硬著頭皮在城內臨時開挖「千人塚」,集體埋葬死難者者...
在砲彈日夜轟炸之下,當地人只能硬著頭皮在城內臨時開挖「千人塚」,集體埋葬死難者者遺體,以避免疾病的爆發加劇這座城市的淪亡。(美聯社)

俄軍圍城作戰多「狂轟不攻」

與過去一個星期的狀況相同,俄國侵攻軍在烏克蘭各路戰區的大部隊機動仍近乎停滯。包括基輔、蘇梅、尼古拉耶夫與馬立波在內,俄軍的圍城作戰大多「狂轟不攻」,持續透過無差別的地毯式轟炸造成軍民殺傷,但戰鬥部隊並沒有積極攻城,試圖以渴殺的方式盡可能削弱烏軍抵抗意志與戰鬥能量的態度非常明顯。

但其中一個比較特別的戰區,則是烏東邊境、全國第二大城哈爾科夫。除了攻城轟炸日夜持續外,圍城俄軍也與從頓巴斯前線北上馳援的「烏克蘭解圍軍」往來激戰,但在前一日烏軍得勢之後,9日卻輪到俄軍猛攻而持續收緊哈爾科夫的包圍網範圍。

除了圍城狀況大致如前,此前不斷破局的戰區平民疏散「人道走廊」,9日上午也終於出現正向發展——在連日的邊撤離邊挨炸後,9日各地的疏散行動總算出現「短暫停火空檔」——其中尤其以烏克蘭東北、遭遇圍城的蘇梅市,撤離行動最為順利,短短幾個小時內就有數千平民安全離城。

根據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晚間說法,9日的烏俄人道停火雖然只持續了數小時、且各地默契不盡相同,但一天之能仍有超過3萬5000平民從各地為城區中脫困。

不過3萬5000人撤離數字,與數十萬人被圍的各城總數仍有相當大的距離,更何況在蘇美以外的其他地區,像是停火失敗且根本無路可撤的馬立波、或者是可以出城但卻會被遠方的俄軍包圍搜查的基輔西北路線,撤離安全性與停火默契卻仍不太可信。

被轟炸後的馬立波。(美聯社)
被轟炸後的馬立波。(美聯社)

缺糧橫屍的馬立波圍城戰

雖然3月9日的人道走廊疏散短暫成功,但烏克蘭-俄羅斯彼此的死鬥情緒卻持續增溫。儘管烏俄兩國外長已確定要在10日於土耳其舉行「高層停火會談」,但莫斯科不僅沒有任何停止侵攻的跡象,俄國政府更公開指控「烏克蘭在美國的支持下試圖發展『生化武器』攻擊俄羅斯」——此一缺少絕對事證與第三方檢驗的指控說法(俄國的依據是一批來源不明的「烏克蘭公文筆記」),目前也被中國外交部拿來「陰陽怪氣」要求美國自清,但白宮方面則是一口否認,並直接斥責要中國相關官員不要造謠鬧事。

至於烏克蘭方面,總統澤倫斯基9日也簽屬公文命令,正式授權烏克蘭公民「可以自行擊殺俄軍士兵」的衛國緊急權力。與此同時,他也特別在晚間直播中,講了一段9日「馬立波大空襲」裡,一間被俄軍轟炸擊中的婦幼醫院,

「平民、嬰孩,都被壓在俄軍轟炸後的瓦礫堆下...到底烏克蘭必須慘死多少人、還要忍受多久,世界才會意識到漠視暴行者,也是參與暴行的共謀犯?」

馬立波市府表示:俄軍的9日轟炸,直接炸毀了一間以治療兒童、新生嬰兒與孕婦的婦幼醫院,雖然空襲炸彈奇蹟般地沒有造成死亡,但包括多名兒童、甚至產婦在內的17名傷者,卻都被壓在瓦礫堆下差點救不回來。此外,周邊的托兒所、手術大樓、診療中心都被空襲「全毀」,本來就已斷水斷電、缺糧斷援的馬立波市,也因此陷入更深絕境。

馬立波婦幼醫院遇襲的慘劇,不單只因澤倫斯基的特別譴責,而更因一名待產孕婦半身是血、疑似腹腔破裂的搶救撤離照片,而讓國際媒體震驚於圍城戰況的地獄式慘烈。但在衝擊性的畫面以外,現實中的馬立波圍城更是百倍殘酷。

(美聯社)
(美聯社)

千人塚的無奈開設

馬立波目前全城斷水、斷電、斷暖氣、斷糧、斷援,就連網路與電信訊號都受嚴重干擾。城內不僅醫藥急救物資見底,就連一般的衛生需求都沒有辦法滿足,於是寒冷、穢氣、惡臭、腐爛的傷口與象徵死亡的火藥氣息,也成為馬立波的悲慘現況。

被圍困的市府當局表示:在圍城轟炸的十多天來,馬立波全城光是還找得到的平民屍體,就多達1200多具。原本初期還能給與尊嚴道別的葬儀社與太平間,要不是被無差別炸毀、要不就已屍首成堆,根本無法有效給與每一名死者「生命最後基本尊嚴」的喪葬儀式。

此外,由於全城斷電、且圍城區衛生條件極劇惡化,就現況來看已不可能繼續保存這些平民遺體等待親屬領回。於是,地方社區只能自行在廢墟空地上開挖「千人塚」,把這些不幸死於戰禍的老幼罹難者,通通推入墓穴坑道裡集中掩埋,並默默禱告未來的某天到來的和平,能給這些死者被親屬「認領回家」的安息機會。

馬立波的市民在等待以後,但此時此刻的「和平期待」是否可行呢?戰場之外的外交對奕,焦點都集中在3月10日土耳其南方沿海的安塔利亞市——由土耳其總統厄多安親自斡旋,但不確定兩人見面會發生甚麼事的拉夫羅夫-庫列巴會談。

在烏俄戰爭的對外表現上,積極奔走遊說各國緊急馳援烏克蘭的烏國外長庫列巴,是國際曝光度僅次於總統澤倫斯基的「第二張臉」,包括與歐盟各國外長親自求救,或飛赴華府爭取美國火速金援,庫列巴的奔走與發言僅管有時「心戰喊話」的成分有些過高,但對於守護烏克蘭的國家主權與生存權力,庫列巴卻也是最果決也最具政策影響力的基輔領導人之一。

雙方恐有戰爭死鬥化最壞打算

至於從普丁執政初期的2004年就一路擔當俄國外交部長的拉夫羅夫,則是走跳對外舞台18年的「外交老狐狸」,於經驗、人脈、影響力都比庫列巴來得更為顯著。但在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問題上,目前已被歐美各國列入「國際制裁名單」的拉夫羅夫卻非常尷尬——雖然在此前,拉夫羅夫被認為是克里姆林宮的鴿派代表,在普丁召集國安會議討論是否承認烏東主權獨立之時,拉夫羅夫也是現場唯一一個沒有「正面贊成」的高階官員,但在俄軍入侵開戰之後,拉夫羅夫卻迅速歸隊,對外高調遊說稱普丁總統的「特殊軍事行動」是洞燭先機,「為了避免北約挑起戰爭...不得不為的預防性手段。」

正因為庫列巴的衛國鷹派風格,與拉夫羅夫的無邏輯護航幾乎正面對撞,因此在土耳其的烏俄和談究竟能談出甚麼結果?光是兩人答應真人見面一事,就已令人難以預測接下來的發展——只不過同一時間,俄國聯邦政府已展開「緊急國有化行動」,準備將把目前撤出、參與制裁、或凍結在俄經營的各大「外國投資」收歸國有。就當前的氣氛來看,雙方都已有戰爭長期化、死鬥化的最壞打算。

在圍城轟炸的十多天來,馬立波全城光是還找得到的平民屍體,就多達1200多具。原本...
在圍城轟炸的十多天來,馬立波全城光是還找得到的平民屍體,就多達1200多具。原本初期還能給與尊嚴道別的葬儀社與太平間,要不是被無差別炸毀、要不就已屍首成堆,根本無法有效給與每一名死者「生命最後基本尊嚴」的喪葬儀式。(美聯社)

烏克蘭 俄國 澤倫斯基

上一則

俄將台灣列為不友好國家 允許民眾用盧布償還敵國債務

下一則

南韓重開邊境 3月21日起完成接種旅客「免隔離」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