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第9個孩子的媽 耶魯畢業 將去推特入職

「骨灰」竟是混凝土 殯儀館盜賣屍體 還把器官分開賣

烏克蘭戰報#14:俄只認498戰死 攻陷赫爾松成焦土陷阱?

俄國入侵烏克蘭的侵略戰爭,3日清晨同步迎來了「軍事的捷報」與「政治的重挫」。圖為開入赫爾松市中心的俄軍部隊,時間是3月1日深夜。 (路透)
俄國入侵烏克蘭的侵略戰爭,3日清晨同步迎來了「軍事的捷報」與「政治的重挫」。圖為開入赫爾松市中心的俄軍部隊,時間是3月1日深夜。 (路透)

「開戰7天後,俄國官方終於公布了第一份陣亡將士數據:498名俄軍陣亡,1597人受傷...」俄國入侵烏克蘭的侵略戰爭,3日清晨同步迎來了「軍事的捷報」與「政治的重挫」。在連續7天的猛攻之後,烏克蘭政府周三凌晨確認:控制聶伯河黑海出海口的南方大城赫爾松已「確認失守」,此一變局也是俄軍自開戰以來,掠地攻城的最大戰略斬獲。但同一時間,突破俄國在安理會封鎖而召開的第11次聯合國大會緊急會議,則以141國通過、5國反對、35國棄權、15國缺席的壓倒性結果,通過了「譴責俄國侵略烏克蘭」並「要求俄國立即停火」的大會決議案。

雖然聯合國大會的決議,不具實質約束力,亦無法直接授權聯合國出動維和部隊執行停火,但其所呈現的「政治訊號」,卻足以背書歐美各國對於烏克蘭的擴大馳援,並對進一步擴大制裁俄羅斯擔保了絕對大義——特別是後者,目前正對克里姆林宮愈發強橫的「國內維穩」,造成極為明顯、加倍嚴重的統治衝擊。

像是正被國際制裁封鎖中的俄國央行,自日前全面禁止外國人拋售俄國金融資產、並全面限制1萬美元以上的國際轉帳後,俄國政府周三深夜也緊急下令:自3日上午9時開始,俄國境內的盧布轉外幣(美金、歐元、英鎊)交易,將無限期強徵交易30%的換匯手續費,以阻止經濟崩潰的恐慌性外逃。

與此同時,互動接近崩潰的「烏克蘭-俄羅斯停火談判第二回合交涉」,據稱仍可能在3日下午,於白俄羅斯-波蘭-烏克蘭的三方邊界地帶展開——但目前外界尚無法確定:在俄軍持續無差別殺傷烏克蘭平民的狀態下,這場希望渺茫的停火對話,還有沒有必要與進行的可能性?

官方公布在烏克蘭不明地點的俄軍空降作戰。(取材自俄國國防部)
官方公布在烏克蘭不明地點的俄軍空降作戰。(取材自俄國國防部)

圖為烏克蘭警察從被俄軍轟炸的基輔電視塔附近,抬出多具平民焦屍。 (Getty I...
圖為烏克蘭警察從被俄軍轟炸的基輔電視塔附近,抬出多具平民焦屍。 (Getty Images)

烏克蘭前線的最新戰況?

俄國入侵的軍事行動,2日進展主要發生在南方戰線——人口大約30萬的南方大城,赫爾松,在連續7天的圍城攻擊後,終於由烏克蘭政府於3月3日清晨「確認失守」——目前無法確定領導守城作戰的赫爾松市長與市府團隊,是否已經撤離?或者殉國戰死?還是投降被俘?唯能確認的是:烏克蘭軍隊已經明顯撤退,持續開入城中區的俄國軍隊,也已接管市區巡弋。

赫爾松位於烏克蘭南方的黑海沿岸,掌控聶伯河的出海口,是區分烏克蘭東西部的重要分界之一。但自2月24日俄軍發動入侵後,距離俄據克里米亞半島不到100公里的赫爾松,卻同時遭遇俄國南面侵攻軍與黑海艦隊的重重封鎖與轟炸。

儘管守城軍民最終仍想方設法試圖拖住俄軍,但在沒有後方增援、多方被圍、俄軍無差別轟炸的強攻7天後,走入絕境的赫爾松仍宣告陷落。

赫爾松的失守,是俄國「開戰7天以來」的第一個大型戰果,這一方面是因為赫爾松本來就是南方大城;二方面則是攻下赫爾松後,俄軍距離下一個戰略目標敖德薩的距離,也只剩下150公里,如果俄軍能持續掃蕩敖德薩並同時攻陷東部沿海被圍的馬立波,烏克蘭南方就將全面陷落,屆時澤倫斯基政府的防守要害——烏克蘭西部的歐美軍援補給線,基輔首都區,烏克蘭東部的前線精銳——都恐因南方俄軍的北上夾擊而腹背受敵。

然而赫爾松的陷落,對於俄國侵攻軍來講,卻也引出了下一階段的「占領難題」——儘管從克里米亞出發的俄軍部隊「相對任務輕鬆」,但在占領赫城之後,市民卻大量目擊了飢餓的俄軍「入城搶糧」的意外畫面。

開入赫爾松市中心的俄軍部隊。(路透)
開入赫爾松市中心的俄軍部隊。(路透)

俄軍的補給與占領難題

獲得2021諾貝爾和平獎肯定、但卻因反戰與反獨裁立場而屢遭壓制的俄國著名媒體《新報》就引述前線目擊平民的2日說法,強調「赫爾松的現況令人困惑」——因為直到2日為止,鎳伯河西岸的赫爾松,確實已由俄軍入城占領;但東岸對面的奧列什基,卻還在頑強防守;除此之外,赫爾松西北50公里的更大城市、50萬人口的尼古拉耶夫,仍在積極反擊與俄軍交戰,因此俄國在赫爾松市的控制力究竟有多少?也令各方頗有疑慮。

赫爾松的失守,在烏克蘭輿論內有著正反不同的兩種解讀方向——悲觀者認為,赫爾松的淪陷,凸顯了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在軍隊火力、空軍、砲兵的「份量差異」,雖然烏軍在戰爭初期有辦法重創俄軍,但隨著時間消耗與俄國開始無視「殺戮平民」的道德禁忌後,赫爾松的失守恐怕只是「烏軍防守陷入頹勢」的疲態開始。

假若俄軍能夠順利占領,並有效維持赫爾松的「戰時秩序」,哪怕是要大規模搜捕或非法肅清,都可能被俄國拉出來當成「投降模範市」——但此一立論,卻也被樂觀抗戰者認為:明顯脫節在地現實。

接受《新報》採訪的赫爾松平民表示:在連日的地毯式轟炸後,赫爾松的日常機能、特別是供電、燃油與供氣,全都被俄軍徹底炸爛。但攻入城內的俄國占領軍,似乎自己也沒有能提供足夠的民生物資足以照顧或安撫「恨意滿點」的赫城軍民。相反地,俄軍部隊在赫爾松不斷打劫物資與強徵食糧,反而凸顯了俄軍自己的疲憊感與低迷士氣,因此在被占領的赫爾松「無法補給俄軍」的狀態下,這座30萬人口的城市究竟是戰略推進?還是隨時要從背後伏擊俄軍的焦土陷阱? 

報導表示,在赫爾松市宣布「失守之後」,整個城市卻反常變得相當安靜,市區幾乎沒有顯著抵抗,但仍然緊張的入城俄軍也沒有高調慶祝或宣傳命令,

「這個時候的平靜反而讓人毛骨悚然,總有種預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發生加倍恐怖的爆炸。」

圖為俄軍作戰直升機上的空拍。(取材自俄國國防部)
圖為俄軍作戰直升機上的空拍。(取材自俄國國防部)

3月2日傍晚,從基輔徒步撤離的烏克蘭平民。(美聯社)
3月2日傍晚,從基輔徒步撤離的烏克蘭平民。(美聯社)

俄國本土的「後方壓力」

不過俄軍拿下赫爾松的消息,在俄國本土似乎沒有激起任何「捷報喜悅」,因為此前一直否認俄軍傷損嚴重的俄羅斯國防部,2日下午突然無預警地公布第一份「俄軍陣亡數據」——

根據俄國政府的說法,截至2日統計為止,俄軍在烏克蘭的「特殊軍事行動」總共造成:498名俄國大兵戰死,1597人負傷。

在這498名戰死俄軍中,有零星個案此前已由各地方政府自行發喪。但俄國官方的數字,仍與烏克蘭宣布的5800名俄軍戰死、或美軍情報推估的超過2000俄軍陣亡,有著相當明顯的落差。

雖然俄國坦承「損失了498名戰士」,但官方首度提出的戰損數字仍顯得相當樂觀——因為在俄國的官方報告裡,損失498名同袍的俄軍,仍在同一時間裡擊殺了2870名烏克蘭軍人、造成3700敵人負傷。

「俄國軍隊非常保護平民,是烏克蘭政府野蠻無情、抓自家百姓當『人肉盾牌』!我們再次重申譴責這種非法暴行。」在官方記者會上,俄國國防部發言人科納申科夫少將(Igor Konashenkov)也堅守克里姆林宮所提出的特殊軍事行動說法,

「俄軍將士在這場『特殊軍事行動』裡,向世人展現了勇猛、果敢、英雄無畏的男兒氣概——但我必須強調,俄軍有俄軍的軍紀,大家不要相信假新聞、假消息,俄國絕對沒有使用義務役男與軍校學生『拉伕充軍』!」

儘管科納申科夫將軍的說法,明顯與越來越多的民間證詞與役男家長控訴相左。此外,由歐美主導的對俄制裁包圍網,3日清晨也將進入到「收緊吊繩」的嚴厲階段——周四深夜,SWIFT正式行文給俄國政府,通知為了配合美國與歐盟的國際制裁,自3月12日將正式與俄國銀行「服務斷線」;與此同時,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也「即時中止」所有的對俄貸款、金援與經濟合作計畫,直到俄國確認要撤兵放棄對烏克蘭的入侵。

另一方面,全世界第二大的軟體服務商「甲骨文」(Oracle),也正式宣布支持烏克蘭衛國抗俄,並將即日起中斷所有的對俄服務。外界預期,在各方催促與制裁壓力下,全世界第一軟體服務商——微軟——也很可能在不久之後跟進對俄制裁。多重夾擊或讓已遭遇嚴重壓力的俄國科技業與技術人才,加速外逃與反戰的壓力。

但同樣的問題仍然是「時間」——儘管來自莫斯科的民間不安感,已逐漸突破克里姆林宮對於「戰爭資訊」的管制封鎖,但烏克蘭各地、特別是哈爾科夫等東部前線,目前周邊已出現了數量加倍的俄國砲兵火力——因此究竟是俄國內政的壓力鍋提前自爆?還是無差別殺傷平民的砲火會先把烏克蘭的一座座受困圍城夷為平地?時間的殘酷、迫切、與不可預測性,也不知能把戰爭巨輪輾壓至哪裡才願止息。

1月1日,在基輔北郊布恰鎮的激戰,一列俄軍裝甲車被摧毀在烏克蘭民宅區外。(路透)
1月1日,在基輔北郊布恰鎮的激戰,一列俄軍裝甲車被摧毀在烏克蘭民宅區外。(路透)

被轟炸後的哈爾科夫。(路透)
被轟炸後的哈爾科夫。(路透)

俄國 烏克蘭 白俄羅斯

上一則

狄更斯神祕鬼畫符真跡 美電腦專家破解

下一則

全球新冠病歿破600萬 真實數字恐是官方4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