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輕症不怕?專家曝這後遺症 恐丟了工作

加州婦多次為兒辦性愛趴 受害少女哭求「不准保釋」

美不出兵保衛烏克蘭:喊話制裁的「拜登緩兵計」?

美國總統拜登7日與俄國總統普丁就「烏克蘭戰爭危機」舉行熱線視訊峰會後,8日親自出面會後發言,強調美國目前雖然正與烏克蘭、歐洲東線盟軍保持暢通聯絡,但目前尚不打算「軍事施壓」已完成12萬大軍集結的俄羅斯。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美國總統拜登7日與俄國總統普丁就「烏克蘭戰爭危機」舉行熱線視訊峰會後,8日親自出面會後發言,強調美國目前雖然正與烏克蘭、歐洲東線盟軍保持暢通聯絡,但目前尚不打算「軍事施壓」已完成12萬大軍集結的俄羅斯。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俄國若發動攻擊,將招致很嚴重、很嚴重的經濟後果...但美軍暫時不考慮『出兵回應』。」美國總統拜登7日與俄國總統普亭就「烏克蘭戰爭危機」舉行熱線視訊峰會後,8日親自出面會後發言,強調美國目前雖然正與烏克蘭、歐洲東線盟軍保持暢通聯絡,但華府目前尚不打算「軍事施壓」已在烏東邊境與克里米亞半島完成12萬大軍集結的俄羅斯。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拜登表示,在當前狀態中,白宮目前並不考慮動員駐歐美軍、也沒有增派戰鬥部隊進入烏克蘭協防的迫切計畫;此外,如同拜登在視訊峰會上給普亭的「讓步承諾」,在周五召開的北約緊急峰會上,拜登也將向歐洲盟軍轉達「莫斯科對北約-烏克蘭政策的戰略疑慮」。

雖然在美俄峰會的翌日記者會上,分別接受記者提問的拜登與普亭,各自都異口同聲地強調「雙方溝通順暢、交涉清楚,美俄之間已對烏克蘭危機有具體共識,並期待尚未指定日期的下一次回談」。但在德國、法國的跟進表態之外,歐盟與北約其他的國家卻都沒對持續中的烏克蘭危機,有著更清楚或果斷的備戰動員與外交呼籲。

此外,烏克蘭國防部也向美軍「軍事時報」提供前線資料,指控俄國目前在烏克蘭邊境已屯下12萬重兵——這9萬陸軍部隊與2萬海空軍,已接近美方此前估算「開戰兵力動員總數」的70%,除了比起去年同期高出3倍的邊境偵搜行動之外,俄軍更積極與基輔北境的白俄羅斯軍隊統整軍演,在烏東邊境之外,給烏克蘭首都圈造成極大的「戰爭威脅」。

圖為衛星在12月5日拍攝到的俄軍部隊。(美聯社)
圖為衛星在12月5日拍攝到的俄軍部隊。(美聯社)

烏克蘭國防部向美軍《軍事時報》提供前線資料,指控俄國目前在烏克蘭邊境已屯下12萬...
烏克蘭國防部向美軍《軍事時報》提供前線資料,指控俄國目前在烏克蘭邊境已屯下12萬重兵。 (Getty Images)

烏東邊境重兵雲集 俄不願回應

普亭與拜登的7日視訊會後,並沒有簽署任何聯合宣言、或議程備忘錄,會後美方也只派出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出面回答記者提問。一直到8日上午,普亭與拜登才各自接受記者「非正式」的採訪提問——之中,在克林姆林宮記者會被記者質問「俄國是否還要攻打烏克蘭?」的普亭,僅一臉不滿地反稱這種問題是「煽動挑釁」,接著顧左右而言他地表示「昨天溝通很順利」,

「美國能與俄國共同對話就是好事,能溝通才是最重要的,我們期待下次再相逢。」

但除此之外,俄國仍不願對烏東邊境的重兵雲集有進一步的回應。截至12月8日為止,從俄國中部戰區、南部戰區經鐵公路調度的各支裝甲部隊,持續上鐵皮、大軍朝西線集結的民間目擊影片,仍顯示烏克蘭的戰爭危機仍還「穩定升溫中」。

至於美國方面,8日在白宮草坪接受記者簡單訪問的美國總統拜登,則如同此前強調的一樣,頗有信心地表示「美國與歐洲、北約盟邦、烏克蘭政府的熱線從未中斷」。預計12月9日,拜登將與烏克總統澤倫斯基「視訊對話」交換當前資訊。之後,拜登還將在10日邀請「北約東線9國盟軍領袖」,說明並交換當前的烏克蘭危機應對策略。

與拜登連線的「北約東線9國」,目前已知與會者有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以及波蘭。

根據白宮方面的說法,拜登將對這9國領袖說明「7日與普亭的談話說了什麼」,並尋求來自9國的前線情報與意見回饋。值得注意的是,在拜登的周五預定視訊是以美國為主直接與北約東線9國對話,幾個北約一級盟邦——特別是英國、德國與法國這3個同在歐洲的軍事大國——則沒有共同參與。

圖為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在今年9月的聯合軍演。(美聯社)
圖為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在今年9月的聯合軍演。(美聯社)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在和普亭總統的通話裡,我已經講得非常直白——如果普亭膽敢入侵烏克蘭,俄國必將遭致極為慘痛的代價...非常慘痛的代價、經濟慘痛且前所未見的嚴重後果——我確信普亭聽得很明白。」

在白宮外頭的非正式記者會面上,拜登一派自信地表示。

不過美國總統仍沒有說明華府準備的具體制裁對策,反而是在另一記者提問上——「如果俄國入侵烏克蘭,美國與北約會否『出兵協防烏克蘭』?」——拜登意外地打破了自己的戰略模糊,反提出了明顯讓步的保守回應:

「美國有道德與法律的責任來協防我們的『北約盟邦』,但這樣的義務...並不延伸到烏克蘭——你問我美國會否逕行出兵、阻止俄軍入侵烏克蘭?這樣的討論,目前尚不在我們的考慮選項裡。」

拜登的「暫不考慮軍事回應」說法,雖然不讓人特別意外,畢竟烏克蘭目前還不是北約的成員盟邦,美國亦沒有其他法律來約束美軍有協防烏克蘭的法理責任。在北約的歐洲盟邦尚無法取得一致共識之前,美國確實很難單方面發起、或承諾軍事回應。

不考慮出兵 輿論政壇「褒貶不一」

然而拜登「暫不考慮出兵選擇」的說法,放在與普亭會談之後卻頗顯尷尬。因為在7日峰會之中,拜登除了祭出經濟制裁牌威脅普亭以外,也同樣提出了「外交讓步」給普亭。因此一來一往之間,拜登的烏克蘭「緩兵計」究竟是理性的危機緩解策略?還是讓莫斯科看破手腳、軟土深掘的姑息表態?在國際輿論與美國政壇之間,亦存在褒貶不一的解讀。

但拜登承諾了普亭怎樣的「外交讓步」呢?根據拜登8日的說法與美國各大媒體的報導,拜登在峰會上同意要幫「普亭傳話給北約」,其內容主要將是莫斯科對於北約東擴的焦慮,並提出俄國具體期待北約該在烏克蘭問題上作出怎樣的實質妥協。

(路透)
(路透)

美軍顧問團在烏克蘭。(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美軍顧問團在烏克蘭。(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在8日的克林姆林宮記者會上,普亭也主動提到了「拜登傳話論」,除了強調俄國對此樂觀其成外,普亭本人也特別強調:「俄國將在未來幾天內提出『訴求草稿』給美方,好幫助北約理解俄國的戰略立場與緩衝訴求。」

普亭所說的「俄國立場」,訴求主要針對「北約承諾不納烏克蘭入盟」,但亦可能包括北約暫停與烏克蘭的軍演合作、撤出軍事顧問團,並撤除在俄國邊境前線的飛彈防禦與防控系統...等等戰略態度。但對此,美方的說法則是:拜登願意協助牽線俄國-北約的戰略對話,但除了「純傳話」的溝通搭橋外,美國沒有附加任何政治承諾——而10日的拜登-北約東線9國緊急峰會,則就是白宮承諾的傳話與溝通起點。

不過英國金融時報卻引述了匿名「歐洲國家的北約高層」說法,強調拜登對普亭的外交讓步固然有其「緩降衝突」的短期盤算,但北約的歐洲盟國大多「無法接受任何對俄國的戰略示弱」,哪怕只是表面工夫,歐洲都非常擔心、且無法容忍俄國玩弄「戰爭武嚇」的食髓知味。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但「不能容忍俄國戰爭武嚇」的歐洲各國,除了對於拜登滿腹牢騷之外,於實際戰略上也沒有因應烏克蘭危機的實質對策。比如說拜登威脅普亭的「經濟制裁」內容裡,就包括了針對俄-歐「北溪二號天然氣輸氣管系統」的全面制裁,也包含了封鎖俄國金融貿易的SWIFT國際銀行交易驅逐令。但以上種種施壓手段卻又讓歐洲各國懼怕衝擊本國經濟與能源安全,各種投鼠忌器、嫌東嫌西但自己卻拿不出替代路線的難堪狀況,反而讓歐盟焦慮許久的「北約集體腦死」、「歐盟國際戰略邊緣化」成了家門口危機的現實。

烏克蘭危機 歐盟恐成最大輸家

事實上,在當前的烏克蘭危機中,「歐盟恐成最大輸家」已是美國、俄國、甚至烏克蘭三方共同體認的政治現實。像是在今年年初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給拜登總統的烏克蘭對策建言裡,就特別強調美國應該「以自己為主」更主動地參與危機斡旋,暗示「不該期待德國、法國」等歐洲盟國能提出有有效解答。

而在俄國方面,普亭總統對於德法兩國無法約束烏克蘭「履行《明斯克和平協議》」的拖延效率,也感到大為不耐。除了多次指責巴黎與柏林的無能與怠慢之外,今年內兩度爆發的烏克蘭戰爭危機,也都被認為是莫斯科「施壓美國出面」的隔空表態。

(美聯社)
(美聯社)

俄軍部隊。 (美聯社)
俄軍部隊。 (美聯社)

至於基輔方面,包括烏克蘭國防部長與其他軍情領導單位,此前就已多次對外預言:俄國對烏克蘭的開戰恫嚇,「恐會加速北約的內部分裂。」烏克蘭認為,在當前戰略狀態下,美國、英國、加拿大等成員國,都能堅守對俄鷹派的強硬主張,「問題是不願冒險與俄國正面摩擦的法國與德國,在當前危機中的態度才令我們憂心。」

誇大開戰風險?烏緊急軍情澄清

但烏克蘭政府的預言,又真的算真知灼見嗎?事實上,在歐洲各國與美國軍情單位裡,亦有質疑烏克蘭政府「故意誇大與俄開戰風險」,以此掩蓋烏克蘭內政的貪腐醜聞、政治鬥爭與經濟壓力。

不過對此,烏克蘭軍方多次澄清反擊。像是8日,烏克蘭國防部就再度向美國的軍方媒體「軍事時報」發出一連串的緊急軍情—–截至目前為止,俄軍在烏克蘭邊境的增派部隊總數,已累積有12萬大軍,各種戰機與戰艦的偵蒐騷擾,「事件總數已達去年同期的3倍以上」。

烏克蘭軍方表示,除了頓巴斯地區與克里米亞半島的「大軍集結」外,烏方掌握的情報亦顯示:

「在今年秋季的聯合軍演後,俄軍在白俄羅斯境內留下了大量防空武器與重武裝裝備,近期更出線俄軍『借道白俄』於烏克蘭北境集結的危險跡象。」

雖然莫斯科與明斯克皆強調,俄國與白俄羅斯是簽訂共同防禦條約的「親密軍事同盟」,彼此部隊的調度不足為奇。但在11月底,白俄獨裁者盧卡申科卻也對外罕見暗示:「如果烏克蘭出事,白俄羅斯當然有義務『配合俄軍的戰略回應』。」因此整體的軍情戰略,也因此較過往更為緊張而複雜。

今年4月,在邊境駐守、正與小狗玩耍的烏克蘭軍。(路透)
今年4月,在邊境駐守、正與小狗玩耍的烏克蘭軍。(路透)

烏克蘭 拜登 俄國

上一則

國家級防疫破口?芬蘭總理致歉全民的「夜店狂歡」事件

下一則

不想打疫苗出奇招 義男戴「假手」接種 被眼尖醫護活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