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婦多次為兒辦性愛趴 受害少女哭求「不准保釋」

戰火一觸即發?拜登直言「俄羅斯將入侵烏克蘭」

美國獨霸 中國崛起 2020「軍火之王」軍工產業排行榜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在這場末日賽跑裡,2020年的『軍火之王』誰輸誰贏?」瑞典著名的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5日公布了新一年度《全球軍火市場報告書》,在這份整合2020預算年度的報告裡,SIRPI排出疫禍之下、全球前100大的頂尖軍火財團,並以國家為單位分析軍火之王的世界排名。

報告顯示,儘管COVID-19造成全球經濟垂直墜底,但各國的軍購與軍火生產商機卻仍蓬勃發財——全球前百大軍火製造商的年度銷售總額不僅持續擴張,比起疫情前的2019更成長了1.3%;之中,美國雖然仍是全球最大的軍火銷售國,但在歐洲與俄國軍火工業意外萎縮的當口,中國的軍火工業不僅穩坐世界第二,在前10大軍武製造商中,中國的軍工企業更拿下了3個關鍵排名。

SIPRI周日公佈的〈全球百大軍工企業年度武器銷售報告〉,將會與接下來幾個月後陸續公布的〈全球軍購轉移報告〉、〈世界軍費開支數據〉一同組成年度的《全球軍火報告書》。其中,打頭陣的〈百大軍工企業銷售報告〉主要分析的是2020財政年度的企業排名報告,除了「廠商排名」之外,亦會以國家為分類一窺全球軍火市場的「銷售端趨勢」。

報告表示,雖然在2020全年度,世界各國都壟罩在COVID-19的大瘟疫之下,絕大多數的經濟體都遭遇了不小的衰退、甚至遭遇財政危機。但在疫禍災難的侵襲下,國際局勢的衝突風險卻反而持續增長,除了原本的軍購合約不受影響之外,還有不少國家以補貼訂單、擴大軍需的方式,把軍火工業視為振興經濟的「戰略內需」而加碼軍購,因此全球頂尖的軍火工業不僅生意一片長紅,與疫情前一年相比百大企業的總銷售額,更是逆勢成長了1.3%。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在全球百大軍工財團的分布版圖裡,作為全球霸者的美國仍舊是壓倒性領先的「軍火之王」,除了入榜企業總數最多之外,美國軍火商的年度銷售總額,更佔全球百大企業總量的54%。

像是百大企業中的「前10大巨頭」裡,前5大廠商全都來自於美國,其中最大的軍火工業龍頭仍舊是「怪物等級」的洛克希德馬丁,其次是併列第二的波音公司與雷神公司,列居4、5的則是諾斯洛普格魯曼與通用動力。

然而在美國之外,全球第二名的位置,卻是由快速崛起中的「中國軍火界」所拿下。根據SIPRI的年度報告,在全球百大榜單裡,來自中國的「軍火國企」雖然只拿下其中5席(美國總共拿下41席),但5家企業全都排在全球前20大,其中3家更攻入前10名,佔榜單總銷售額的13%、是全球第二大的軍工企業國。

在前10大榜單裡,入榜的中國軍火企業分別是全球排名第7的「中國兵器工業集團」(NORINCO,也稱「北方工業」)、第8的「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C)、第9的「中國電子科技集團」(CETC)。

事實上在過去兩年的報告裡,中國的幾大「軍火國企」一直是快速成長的全球軍火新星。在整體規模上,不僅超過英國、法國、德國...等歐洲老牌強權,就連過往輸出技術給北京的「老大哥」俄國軍工業也都持續蕭條衰退,無論是銷售還是獲利都比不上中國軍工業的榜單成績。

俄國軍機。(美聯社)
俄國軍機。(美聯社)

但這代表俄國軍工業比中國弱嗎?SPIRI的解釋則相對保留——報告認為,中國的軍工國企有很強的「軍民整合性質」,許多電子通訊技術的通用往往才是中國軍火工業技術精進與市場獲利的主因。以2020年度成為「中國軍火之王」的北方工業為例,該集團為人所知的軍火產品其實是各種陸軍武器,但其在2020年銷售暴增的原因並不是中國大量採購、促銷戰車或槍械兵器,而是2020年開通的「北斗三號衛星導航系統」讓參與投資與後續開發的中兵集團大賺了一筆。

相較於中國軍工界從民間投資裡拿到的頂尖技術與資金,歐洲與俄國的傳統軍火財團則在2020年頗感吃力。以法國為例,在2021年澳洲潛艇國造案被英美聯手「截胡」之前,2020年的法國軍火界就已出現明顯衰退——正因如此,法國總統馬克宏這兩年才會全力對外兜售法系軍火龍頭「達梭集團」所生產的飆風戰鬥機,甚至不惜動員法國財政部與銀行界,給埃及政府的飆風戰機軍購提供「超過80%的低利軍購貸款」。

法國軍火工業的相對蕭條,除了軍火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之外,2020年的疫情封城與供應鏈問題,也是歐洲各國軍工業受到經營重創的主因之一。而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俄國上——例如俄國軍工龍頭「金剛石-安泰集團」(Almaz-Antey),2020年度銷售額就重挫衰退了31%,普遍蕭條的狀態甚至逼得俄國總統普丁出手相救,承諾將持續擴大軍火內需「搶救俄系軍工業」。

不過與中國的狀態類似,SIPRI的分析認為俄系軍工業的慘澹原因,其中一部份也是因為俄國走貶的匯率政策與政策週期因素。報告強調,由普丁總統於2011年開始發動的「國家武力現代化10年計畫」,正好在2020年走入結案尾聲,許多重大的採購與軍火更新紅利,早在前幾年就已經吃光。考慮到大疫年間的軍火出口受到阻礙,俄系軍工業的財報才會如此難看。

除了傳統的軍事大國之外,SIPRI的報告也特別強調了南韓在全球軍火工業的板塊崛起。雖然大幅成長主要與南韓的「太空火箭戰略產業」以及「下一代戰機國造」的投資有關,但仍是全球市場不容低估的新興力量。

解放軍第73集團軍演練兩棲登陸作戰。(央視畫面)
解放軍第73集團軍演練兩棲登陸作戰。(央視畫面)

俄國 疫情 投資

上一則

首名日本人確診Omicron 接種2劑疫苗曾赴義大利

下一則

英國Omicron病例累計336例 衛生大臣:已進入社區傳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