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對決》曝政變:原周永康任國家主席、薄熙來總理

芝加哥的國慶日槍擊案:6死30傷的槍暴悲劇

喀布爾機場響恐攻警報?CIA出動搶救「最後3天大撤退」

「每39分鐘就有一架逃難軍機起飛...但阿富汗的平民撤退,最多只剩下5天時間?」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每39分鐘就有一架逃難軍機起飛...但阿富汗的平民撤退,最多只剩下5天時間?」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每39分鐘就有一架逃難軍機起飛...但阿富汗的平民撤退,最多只剩下5天時間?」美國與北約盟軍的阿富汗總撤退行動,在拜登總統的強力堅持下,確定將按照原定的8月31日期限「全員撤收」。但在G7會議中施壓延期未果的北約各國,25日卻紛紛提前在美國之前啟動撤軍,因為來自北約、英國與美國CIA的情報都顯示:作為聯軍、外國公民與阿富汗逃難者「唯一空中出逃口」的喀布爾國際機場(KBL),正遭遇風險極速倍增的「恐怖攻擊威脅」——大批神學士(Taliban,另譯塔利班)武裝部隊,目前已完全封鎖了喀布爾機場的對外交通,但來自於「ISIS大呼羅珊支部」( ISIS-K)的威脅,卻已迅速成為各方恐懼的「空中危機」。

美英各國 發恐攻戒備警報

截至25日為止,美國、英國、澳洲與北約聯軍總部,都已針對「ISIS-K隨時可能襲擊KBL機場」發出了恐攻戒備警報,甚至緊急通知各自的外僑待撤公民「千萬不要接近喀布爾機場」。但為了與時間賽跑並跳過神學士武裝包圍的機場封鎖線,以CIA主導指揮的「夜空救援行動」,本周也統合了聯軍的直升機隊擴大出擊,趁著夜色掩護與特種部隊的支援,突襲降落在喀布爾城市區,甚至是阿富汗各城鎮的緊急疏散點,大舉空運美國公民、綠卡持有者與阿富汗的庇護簽證者「直返機場空運逃難」。

但由於撤軍日期的831大限將至,美軍與北約部隊各自都需要至少3天才能完成「斷後總撤退」。因此歐美各國目前多判斷——KBL的「平民大空運」最慢只會持續到星期天,最快周五深夜就必須終止——但在機場告急的現在,光是美國就還有至少1500名美國籍滯阿公民還四散待援。誰能被救走?誰又會被遺棄?兵荒馬亂的時刻,所有人都在和時間絕望拚命。

撤軍日期的831大限將至,美軍與北約部隊各自都需要至少3天才能完成「斷後總撤退」...
撤軍日期的831大限將至,美軍與北約部隊各自都需要至少3天才能完成「斷後總撤退」。(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KBL的「平民大空運」最慢只會持續到星期天,最快周五深夜就必須終止——但在機場告...
KBL的「平民大空運」最慢只會持續到星期天,最快周五深夜就必須終止——但在機場告急的現在,光是美國就還有至少1,500名美國籍滯阿公民還四散待援。誰能被救走?誰又會被遺棄?兵荒馬亂的時刻,所有人都在和時間絕望拼命。 (美聯社)

圖為喀布爾市區一名神學士戰士。 (美聯社)
圖為喀布爾市區一名神學士戰士。 (美聯社)

自8月15日喀布爾淪陷之後的「阿富汗大撤退」行動,截至8月25日傍晚為止,美國總共已經撤離了5400名美國公民,與至少8萬8000名阿富汗籍撤離者——其中,45%的撤離阿富汗人,都是婦女與兒童...等弱勢避難者。

美總撤離人數 將破10萬人

由於喀布爾國際機場目前仍持續在「運量全開」的高速動員狀態,過去24小時內平均每39分鐘就有一架撤離專機起飛,單日疏運量應可維持在每天2萬人以上的高速運轉期,因此美國自7月開始撤離的阿富汗空運難民總數,預計將在周四突破「10萬人」大關。

然而根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說法:歐美聯軍的撤退行動雖然全速進行,但截至25日深夜為止,阿富汗境內至少還有1500名美國公民「滯留受困」——他們不全部都在喀布爾,有些人是動向不明難以聯繫,有些人則是不忍拋棄前來求救的阿富汗朋友,仍在苦苦掙扎希望能盡可能地帶走這些「待救生命」。

華爾街日報報導:在阿富汗的亂局之中,以私人傭兵事業而惡名於國際的前「黑水公司」(Blackwater)創辦人——普林斯(Erik Prince)——目前正在市場上販售「阿富汗撤離服務」,聲稱能籌組民間武裝救援隊,以每人6500美金的服務代價來安排「救人」。

然而普林斯推銷的戰區撤離服務,卻也引發了輿論的譴責與質疑,因為就算普林斯能成功救出客戶,武裝保全團要用什麼名目帶著些VIP進入KBL機場撤離出境?卻仍是離開阿富汗最難的未解問題:

「因為除了來自軍方的軍機疏散外,美國的公民社會與NGOs團體,也緊急動員各種資源,試圖加速喀布爾機場的夥伴空運...但民間的搶救相關行動,卻從22日開始變得難如登天。」

根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說法:歐美聯軍的撤退行動雖然全速進行,但截至25日深夜為止...
根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說法:歐美聯軍的撤退行動雖然全速進行,但截至25日深夜為止,阿富汗境內至少還有1500名美國公民「滯留受困」。(美聯社)

「因為除了來自軍方的軍機疏散外,美國的公民社會與NGOs團體,也緊急動員各種資源...
「因為除了來自軍方的軍機疏散外,美國的公民社會與NGOs團體,也緊急動員各種資源,試圖加速喀布爾機場的夥伴空運...但民間的搶救相關行動,卻從22日開始變得難如登天。」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事實上,在8月15日喀布爾淪陷後,美國的退伍老兵組織、阿裔移民社群、甚至大型媒體都高速動員出錢出力,許多長期投入阿富汗人道開發行動的慈善團體,也都為了搶救在地的阿富汗雇員與其家屬,而緊急籌款安排「民間撤離包機」。

機場撤離 「不得其門而入」

然而喀布爾機場所遭遇的狀況,並非撤離班機的運量不足,而是「不得其門而入」的人潮混亂——因為目前KBL機場已經被美軍全面接管,為了管控「必要人士的優先撤離」,並避免「難民入侵跑道」與敵意份子的混入,美軍與英軍也在機場設下了重重防線,並隔空協同「包圍機場」的神學士大軍,默契完成了機場的周邊大封鎖。

在神學士的機場封鎖之下,只有持外國護照的「外國人」才能被放行,阿富汗的本國公民——無論是否有綠卡或特殊簽證的許可文件——則都會被神學士戰士以鐵鞭或槍彈鎮壓驅離。

像是像是美國民間長年投資在阿富汗的社企開發公司「Sayara International」,本周就緊急籌款安排了3架民航包機,並與非洲的烏干達政府達成臨時庇護協議,試圖要將自家在阿富汗的本地雇員與親屬「救援出境」。

然而3架民航包機在8月25日出發後,救援單位卻在半途中接到了來自喀布爾的求救電話,因為無論是神學士還是在地美軍,都拒絕放行這些「阿富汗人」進入機場,但混亂的KBL機場內又沒有足夠的機坪腹地與跑道空間,能任憑救援包機「一直等待」,因此除了少部份鑽狗洞、鑽排水溝闖入機場的零星被救者之外,名單上還有300多人不得其門而入,而被遺留在地。

事實上,在8月15日喀布爾淪陷後,美國的退伍老兵組織、阿裔移民社群、甚至大型媒體...
事實上,在8月15日喀布爾淪陷後,美國的退伍老兵組織、阿裔移民社群、甚至大型媒體都高速動員出錢出力,許多長期投入阿富汗人道開發行動的慈善團體,也都為了搶救在地的阿富汗雇員與其家屬,而緊急籌款安排「民間撤離包機」。 (路透)

「我們安排了3架包機,自主準備了900個撤離機位給那些危機中的阿富汗夥伴。緊急籌款的過程中,我們收到了許多人的全力支持。但最後我們卻無法讓這些夥伴們,通過神學士與美軍在喀布爾機場外的檢查哨....我已經用盡了我所有的人脈與聯絡管道,但最後這3架飛機卻只能空機降落、空機折返。靈魂因此心碎了。」

美民間公司 3包機空機折返

Sayara International的難過故事,後來也引發了西方輿論的譴責與震動。因為行動的發起者之一、公司創辦者的親屬,就正是紐約時報的中美洲支局長瑪麗亞.阿比-哈比比(Maria Abi-Habib),混亂而心碎的公民救援故事,也因此傳遍國際。

但事實上Sayara行動的經歷,並不只是紐約時報的宣傳關係或特殊個案,類似的狀況也發生在華盛頓郵報的貝魯特支局長史萊(Liz Sly)身上。

為了救援阿富汗的記者朋友與在地的前同事,史萊與一票美國際記者夥伴也試圖安排撤離行動,但所有阿富汗公民目前都被美軍與神學士拒於喀布爾機場之外,眾人只能暫時在機場周邊的緊急庇護所裡,等待崩潰的史萊遠端安排「撤離路線」。

事實上,喀布爾機場的武裝封鎖,一部分是神學士為了阻止本國公民大量出逃,而設下的鎮壓阻礙;但另一部分,則是因為美國、英國、澳洲與北約於25日對外公布的「恐攻威脅」。英美軍隊與北約總部皆表示:在「可靠情報」的示警下,混亂中的KBL機場可能隨時遭遇ISIS-K的「恐怖攻擊」。

事實上,喀布爾機場的武裝封鎖,一部分是神學士為了阻止本國公民大量出逃,而設下的鎮...
事實上,喀布爾機場的武裝封鎖,一部分是神學士為了阻止本國公民大量出逃,而設下的鎮壓阻礙;但另一部分,則是因為美國、英國、澳洲與北約於25日對外公布的「恐攻威脅」。英美軍隊與北約總部皆表示:在「可靠情報」的示警下,混亂中的KBL機場可能隨時遭遇ISIS-K的「恐怖攻擊」。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一度在阿富汗大殺四方的ISIS呼羅珊支部(呼羅珊是伊朗東部-阿富汗的區域古稱),雖然近期聲勢較弱。但在阿富汗內戰混亂的當下,ISIS-K卻有趁隙崛起、並揚言發動新一波攻擊的威脅性宣言。

儘管美國與西方盟軍並沒有細部說明ISIS-K的恐攻目的與可信度為何,但因為KBL的地形設計幾乎「不可能防守」——北方有山地丘陵俯瞰機場,可直接砲擊威脅起降班機;南方與四周又都是巷弄稠密的城市住宅區,要隱藏迫擊砲、火箭更是極為容易;更何況機場目前內外都是上萬逃難的阿富汗人潮,根本不可能有效安檢與辨別敵意威脅,如果發生大規模槍擊、或出現自殺炸彈客,混雜婦孺平民的機場防線必定死傷慘重、甚至一擊必潰。

針對機場所收到的「恐攻警報」,美國國務院也於25日深夜開始,正式通令所有滯阿美國公民「暫時不要前往KBL機場」;同時,由CIA為全權指揮的「城市空降行動」,也於24日起「全力出擊」。

CIA主導 城市空降行動

華爾街日報報導,CIA所主導的城市空降行動,是協調機場美軍與其他歐洲盟軍,出動武裝直升機與特種部隊,深入喀布爾城區與其他「約定撤離點」的突襲救援。其行動自本周擴大以來,已成功從各地拉出數百名美國公民與「阿富汗待救SIV」。

透過直升機與空降軍隊的掩護,受困的外籍平民與阿富汗人,可以避免機場群聚與神學士的掃蕩搜捕。但夜間低空往來都會區的行動風險,卻也冒著被鎖定埋伏的災難性風險,是最直觀但也最危險的撤離方式之一。

KBL的地形設計幾乎不可能防守——北方有山地丘陵俯瞰機場,可直接砲擊威脅起降班機...
KBL的地形設計幾乎不可能防守——北方有山地丘陵俯瞰機場,可直接砲擊威脅起降班機;南方與四周又都是巷弄稠密的城市住宅區,要隱藏迫擊砲、火箭更是極為容易;更何況目前都是上萬逃難的阿富汗人潮,如果發生大規模槍擊、或出現自殺炸彈客,混雜婦孺平民的機場防線必定死傷慘重。圖為在機場附近駐守的美軍。 (美聯社)

透過直升機與空降軍隊的掩護,受困的外籍平民與阿富汗人,可以避免機場群聚與塔利班的...
透過直升機與空降軍隊的掩護,受困的外籍平民與阿富汗人,可以避免機場群聚與塔利班的掃蕩搜捕。但夜間低空往來都會區的行動風險,卻也冒著被鎖定埋伏的災難性風險,是最直觀但也最危險的撤離方式之一。 (取材自美國國防部)

雖然CIA的空中定點撤離途徑,就目前為止堪稱順利,但在阿富汗各地尚待救援的美國公民卻還有上千人待撤;同時,美軍雖然以8月31日為「總撤退期限」,但平民的搜救行動與大規模撤離,卻可能在周五深夜之後「迅速告一段落」。

在美國決意維持831撤軍計畫後,原本沆瀣一氣強力要求美軍「推遲831總撤日期」的歐洲盟軍,反而周三開始就快速打包。像是原本一直對外宣稱「有意願續留喀布爾機場斷後」的土耳其軍隊,25日晚間就突然緊急撤收,而法國與德國...等北約歐盟部隊,亦公開暗示要從周五開始「停止大規模空運」。

但準備回家的部隊,也不只是歐洲盟軍而已。美國國防部向路透社透露:目前也開始小股分批撤的美軍部隊,「最慢」將在8月29日結束平民撤離行動,

「...因為軍隊最後的撤退與斷後,至少需要3天的行動時間...但此時留下的少量兵力與增加的安全風險,已無法繼續負責並保證大規模的平民疏散任務。」

歐美各國 撤退行動邁收尾

換句話說,歐美各國的「阿富汗大撤退行動」已正式進入收尾階段,從現在開始,平民被撤離的機會將持續縮減,無論有沒有美國護照?還是有沒有SIV特殊庇護簽證?接下來都得面臨「被拋下」的風險局面。

「...因為軍隊最後的撤退與斷後,至少需要3天的行動時間...但此時留下的少量兵...
「...因為軍隊最後的撤退與斷後,至少需要3天的行動時間...但此時留下的少量兵力與增加的安全風險,已無法繼續負責並保證大規模的平民疏散任務。」 (美聯社)

但美國政府——特別是拜登總統本人——真的能承擔「把美國人與阿富汗朋友遺棄在戰區」的政治風險嗎?對此華盛頓郵報則表示:拜登已經同步向軍方下達「B計畫的後援待命令」,同時也聯合不情不願的G7盟友,持續向神學士政權施壓。

拜登的「軍事B計畫」為何,美國媒體圈的軍方內線目前也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但透過外交與政治接觸的「神學士施壓」,25日晚間卻傳來了相對的樂觀消息。

原本24日公開下令「不准阿富汗人搭機離境」的神學士政權,25日雖然對KBL周邊加派了封鎖兵力,但同日稍晚卻在德國大使的中介協調下,公開宣布「修正政策」。神學士表示:

「目前的阿富汗公民禁止離境令,並沒有解除...但只要等到8月31日美軍離開、神學士全面接管KBL機場並確保安全後,阿富汗公民就能在持有合法外國簽證的前提下,自由搭民航機出境。」

雖然神學士的承諾仍留下許多模糊空間,等到美軍真的撤走後,神學士會否反悔或提出其他限制條件?歐美各國其實也沒有任何擔保。不過在各方混亂猜忌的狀況,神學士的831承諾,卻已足夠給歐美政府一個避免罵名的「政治下台階」。

雖然神學士承諾8月31日之後仍然開放平民離開阿富汗,但其言論仍留下許多模糊空間,...
雖然神學士承諾8月31日之後仍然開放平民離開阿富汗,但其言論仍留下許多模糊空間,等到美軍真的撤走後,塔利班會否反悔?各國其實也沒有任何擔保。圖為一個阿富汗家庭順利抵達比利時的梅爾斯布魯克軍用機場,小女孩在停機坪上蹦蹦跳跳。 (路透)

阿富汗 機場 美國公民

下一則

大亂鬥 威廉偷腥再度變熱門話題 哈利、梅根粉絲搞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