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2%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公安疏失?地層下陷?佛州海景公寓為何「無預警」倒塌

特赦三星李在鎔?美國施壓文在寅的「護國貪腐犯」矛盾

因行賄與詐欺案入獄服刑的南韓頭號財閥——三星集團會長李在鎔。(美聯社)
因行賄與詐欺案入獄服刑的南韓頭號財閥——三星集團會長李在鎔。(美聯社)

「為了對抗別人的『護國神山』,南韓應該提前釋放『護國貪腐犯』?」南韓總統文在寅本周訪美,將會晤美國總統拜登。但文在寅離開國門之際,韓美各地的國際媒體卻盛傳:文在寅遭遇了白宮的沉重壓力,或將於近日「特赦」因行賄與詐欺案入獄服刑的南韓頭號財閥——三星集團會長李在鎔——儘管文在寅的公開發言對此不置可否,但在全球半導體供應危機之下,南韓朝野政黨、主流民調、甚至是駐韓美國商會,卻都大力支持「特赦李在鎔」;甚至即將與文在寅見面的拜登,據傳都被美國商界遊說,準備以「授權南韓生產莫德納疫苗」為條件,施壓韓國政府於今年8月特赦李在鎔。

然而這些壓力對文政權卻是極端兩難。因為除了南韓始終擺脫不掉的「財閥政治」以外,特赦也會恐連帶影響李在鎔之所以入獄的犯罪原因——一樣坐牢中的南韓前總統,朴槿惠。

當父親李健熙於2020年逝世後,李在鎔(中)成為了三星集團的會長,是這一南韓商業...
當父親李健熙於2020年逝世後,李在鎔(中)成為了三星集團的會長,是這一南韓商業帝國的最重領導人。(美聯社)

現年52歲的李在鎔,是南韓頭號財閥「三星集團」李氏家族的第三代接班人。他是已故二代會長李健熙的長男與獨子,當父親於2020年逝世後,李在鎔也成為了三星集團的會長,是這一南韓商業帝國的最重領導人。

然而李在鎔在準接班期間,曾為了爭奪三星集團的繼承股權份量,而向時任總統朴槿惠、總統密友崔順實,透過海外空殼公司行賄430億韓元,收到賄款後的崔順實與朴槿惠,於是從中施壓南韓國家退休基金,以不合理的投資護航2015年7月三星集團旗下「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的爭議合併案。

朴槿惠的收賄護航,雖讓南韓國家退休基金與小型投資人失血慘重,但李在鎔卻藉此成功取得「三星電子」的關鍵股分,進而鞏固作為「三星繼承人」的家族地位。但青瓦台與頭號財閥的地下交易,卻在2016年因「崔順實干政案」而全面曝光——李在鎔與三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譴責壓力,朴槿惠也在全國示威中被迫下台。

朴槿惠政權崩潰之後,順勢當選政黨輪替的文在寅總統,也針對「崔順實案」進行了大規模的刑事調查。除了干政的崔順實最終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外,被捕入獄的朴槿惠也於今年1月被叛有期徒刑20年定讞。至於作為犯罪相關人的李在鎔,則在各種認罪協商與法庭攻防戰後,於2021年1月遭首爾高等法院更二審判決「詐欺」與「行賄」有罪,獲刑有期徒刑18個月。

南韓前總統朴槿惠。(美聯社)
南韓前總統朴槿惠。(美聯社)

微妙的是,李在鎔獲知更二審有罪後,竟然主動放棄上訴、以「虛心懺悔」為由入獄服刑。但李在鎔認罪的表態,一般認為與他本人的悔意程度無關,而是為了加速確定全案不會再有結果變數,才可繼續推動「總統特赦」的解套方案。

事實上,李在鎔的官司纏訟期間曾藉緩刑一度出獄,自由期間不僅加速鞏固了集團內的權力地位,更低調地與文在寅政府重修關係,在2018年文在寅訪問北韓的歷史性訪問中,李在鎔也率領眾財閥領袖跟隨文在寅一起與金正恩會面,各種配合政府政策的戰略投資,亦重新強調了三星集團之於南韓國力發展的不可取代地位。因此,當李在鎔年初宣布不再上訴後,韓國政壇與社會輿論也就一直在討論著「李在鎔會否得到文在寅特赦」的敏感話題。

李在鎔憑什麼被特赦?在南韓輿論中,雖然有著正反不一的對立見解,但根據韓國民調機構《 Hankook Reasearch》在5月初完成的民意研究結果:62%的韓國民眾「支持特赦李在鎔」,反對特赦者只有27%——此一壓倒性的輿論指標,顯見南韓社會仍視三星為支撐國家經濟的「財閥戰士」,並焦慮於李在鎔的長期不在,或對南韓GDP造成負面衝擊。

事實上,李在鎔雖然入獄服刑,但卻仍能在獄中「遙控指揮」三星集團的重大決策。此一待遇,也是南韓財閥生態的特殊情形,像是南韓第三大財閥「SK集團」的會長崔泰源,在2013年因弊案入獄服刑期間,17個月內就被獲准在獄中商業會晤1,800多次,直到被朴槿惠特赦出獄前,崔泰源對SK集團的獄中遙控,都沒有爆出重大的經營權掌握問題。

半導體缺貨 影響本土汽車產業

但在2021年的全球疫情環境之下,南韓社會對於三星集團的焦慮,卻遠遠超過當年的崔泰源,除了國家經濟被疫情重創的重振期待以外,全球延燒的「半導體危機」,也讓一路被台積電拋下、國內自用需求都遭遇明顯影響的三星,遭受了不小壓力。

親進步派的南韓大報《韓民族報》就表示:南韓產業的半導體缺貨危機,已嚴重影響本土的汽車工業,像是近期KIA集團推出的改款油電車K8發表會上,KIA就因車用半導體供貨量嚴重不足,而只能難堪地推出「低標簡配版」試駕車。嚴重的供貨失衡,不僅對韓國製造業帶來極大的壓力,就連南韓的最大盟邦靠山美國,也都透過各方施壓,警告南韓半導體對美供貨量的不足,「恐會影響白宮評估南韓的區域戰略地位。」

與台積電一樣,在2020-2021的全球車用半導體供應告急中,美國政府也透過各級壓力尋求南韓半導體界的「優先支援」;同一時間,拜登新政府因「國安目的」爲了確保本土半導體供應鏈的產能,也積極遊說南韓政府與三星集團「擴大赴美設廠投資」,像是:擴大三星在德州奧斯汀的半導體工廠規模,或者在紐約、亞利桑那州「另外投資」新設一條生產線。

圖為文在寅今年5月現身南韓平澤市三星的半導體工廠。 (歐新社)
圖為文在寅今年5月現身南韓平澤市三星的半導體工廠。 (歐新社)

雙方的投資交涉其實已經談判許久,但從李在鎔再度入獄之後,三星的韓國總部就不斷遊說、斡旋韓美兩地的合作企業,並趁著文在寅即將赴美前夕不斷放出「關鍵施壓」——像是實力雄厚的利益團體「美國商會」(AmCham)的駐韓代表,19日就對媒體公開支持:

「南韓政府應以大局為重,盡快考慮『特赦李在鎔』。」美國商會警告文在寅:李在鎔的重獲自由,對於三星集團的策略彈性有著莫大的關鍵影響力。在過去半年之間,三星集團的獲利雖然超乎預期,但在半導體的供應戰略上卻沒有辦法滿足南韓與美國的「盟邦需求」,如果狀況無法得到改善,拜登政府恐怕會「不滿意南韓在半導體問題的配合表現」,南韓在區域政治或國際經濟上的戰略地位,也恐怕因此遭致負面影響。

「我們認為儘早讓李在鎔自由,是最符合南韓與美國國家利益的結果。」駐韓美國商會如此結論。

事實上,李在鎔坐牢後的三星,經營表現反而直衝青天,這主要是獲利於歐美經濟復甦與產業需求的大增,但與2020年同期相比,三星集團今年Q1表現卻大幅成長了45.53%——因此就短期經營問題而言,南韓政府並沒有非得馬上特赦李在鎔的動機。

圖為2019年在三星一場活動上相互握手的文在寅(左)與李在鎔(左)。(路透)
圖為2019年在三星一場活動上相互握手的文在寅(左)與李在鎔(左)。(路透)

圖為2017年民眾上街要求朴槿惠下台負責。(美聯社)
圖為2017年民眾上街要求朴槿惠下台負責。(美聯社)

朝野出現支持特赦聲浪

但正也是因為集團獲利的大幅成長,三星之於南韓經濟的「火車頭」地位,也才重新得到了影響力的話語權。因此過去幾個月來,三星集團不僅全力派出說客,在韓美兩地施壓特赦——在韓國,除了保守的在野最大黨「國民力量黨」已表態支持特赦,就連文在寅執政的「共同民主黨」都對此出現公開動搖的黨內意見。

「三星必須扛著韓國的旗幟在全球商戰戰場上奮鬥,但如果少了總大將李在鎔,這樣的無首大軍是要怎麼作戰打仗?」

文在寅在共同民主黨的愛將、自己也曾在三星半導體工作的國會議員梁香子,就如此公開表態。支持特赦派的邏輯認為:雖然三星的日常營運仍可由董事會負責無礙,但真正重大的冒險決策與檯面下的商戰斡旋,仍需要作為一號人物的李在鎔親自出面,「除了李在鎔之外,試問三星上下,誰還有足夠的分量能撥通庫克(Tim Cook,蘋果CEO)或馬斯克(Elon Musk)的私人電話,直接拍板投資交涉案?」

但在韓國本地的政黨遊說外,三星集團也積極透過美國進行「特赦施壓」。除了美國商會的公開表態之外,三星集團也透過各種關係,請求多個美國的商界代表與利益團體「上書白宮向拜登陳情」。

與此同時,三星對美除了拿出「擴大赴美設廠」的投資誘因外,對國內也與美方有「防疫連動」。據傳,白宮目前正考慮要以「疫苗交換半導體」來遊說文在寅:如果韓國願意特赦李在鎔並使之擴大對美投資,美國也將同樣授權南韓打造一條「莫德納疫苗」的本土生產線。

微妙的是,雖然莫德納疫苗的生產授權,目前韓美還在談判階段;但若合作成真,最有機會攬下莫德納生產線的,很可能還是家大業大的三星集團(目前已取得AZ疫苗的生產授權)。不過此一消息,雖經各大韓國媒體「放出風聲」,但三星集團對外反而矢口否認。

但如果各種政經現實都指向「特赦李在鎔」,為何文在寅政府對此仍躊躇猶豫?其中最關鍵的因素,仍然與朴槿惠有關。

今年初起,共同民主黨內以有意角逐2022總統大選的前總理李洛淵為首,就曾多次放出「或應考慮特赦朴槿惠與李明博」的政治方案。但此測風向的發言,卻引發了支持民意的高度不滿,因此儘管多有討論,文在寅政府仍抱持著「謹慎不可妄動」的保留態度。

特赦時機點 各界都在猜

但李在鎔身上背著的幾條貪腐、背信與詐欺案,都與崔順實與朴槿惠有直接的關聯。如果特赦行賄者而不處理收賄者,後續的政治效應與法治一致性,文政府又該如何在2022年的大選中對選民交代?但如果繼續囚禁李在鎔,後續牽扯三星大老闆的幾條貪腐案還要不要繼續辦下去,在牽扯三星集團的長期營運佈局下,韓國政府與社會真的能承擔這種「大到不能倒」的損失嗎?

根據目前的安排,李在鎔如果不獲特赦或假釋,應於2022年7月刑滿出獄;但2022年3月,南韓就將舉行總統大選,若要解除此一政經未爆彈,必須快刀斬亂麻而絕不好拖過今年秋季。

在文在寅出訪之前,南韓各路媒體就不斷炒作「李在鎔特赦有望」的說法,甚至謠傳李在鎔最快會在5月19日「佛誕節」被赦免出獄,以作為文在寅訪美給拜登的回應禮物。但相關說法最後並沒有成真,因此各方的預測,也都期待8月15日「南韓光復節」為下一個特赦李在鎔的關鍵時機點。

李在鎔(左)曾為了爭奪三星集團的繼承股權份量,而向時任總統朴槿惠(中)、總統密友...
李在鎔(左)曾為了爭奪三星集團的繼承股權份量,而向時任總統朴槿惠(中)、總統密友崔順實(右),透過海外空殼公司行賄430億韓元。(美聯社)

南韓 三星 文在寅

上一則

左右分不清?奧地利診所「截肢錯腿 」他恐成無腳人

下一則

為保護「特有種」 日本奄美大島撲殺3000野貓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