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宋仲基宣布再婚 老婆懷孕了 準備當混血爸

洛杉磯槍枝大展買氣大增 民眾絕口不提加州槍案

嚇煞老外

我讀中學時,班上來了一名澳洲交換生,她回國後大家保持聯絡。最近她表示想念香港美食,恐怕未必再有機會品嘗。她在香港期間熱中認識香港文化,時常央求我們帶她到處遊覽,讓她認識真正的香港。我們也樂於遂其所願,誰有空,誰就當導遊。

有一天我忽然萌生一個古怪的念頭,其實是一個壞主意,就是帶她去參觀市場。那年代的市場,是名副其實的wet market,地上總是濕漉漉的,走路得小心翼翼,售賣家禽和魚的攤檔散發出腥臭,令人欲嘔。

澳洲女孩遙望市場,已經皺眉頭,但是捨不得未入寶山就放棄,硬著頭皮繼續探險。她看見豬頭,向我扮鬼臉。我以為她有膽識,畢竟外國人有把動物的頭顱掛在牆上,以死屍作裝飾的傳統,於是我帶她到雞鴨檔。香港爆發禽流感前,雞販都售賣活雞鴨,香港人相信剛宰殺的動物肉比冷藏肉類美味,所以到市場挑選謀殺對象。我當然見過雞販處理家禽的方法,場面血腥,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不免憐憫生命。不過我無法抵抗美味肉類的誘惑,君子只要遠庖廚,自然就忘記殺戮的殘忍,吃得理所當然。

她看著擁擠的籠子,嘆息香港人房子窄小,連雞也無立錐之地。突然檔主從籠中抽出一隻雞,雞還來不及掙扎,利刀割頸,隨即被拋進一只巨大的塑膠桶,桶蓋蓋上,桶子震動一會,最終平靜下來。她瞪眼半張著嘴,僵直站立,我拍一下她肩膀,她才頻頻搖頭;一條生命,只消幾分鐘就煙消雲散。

接著我帶她到淡水魚檔,一堆醜陋的田雞吸引了她的注意。檔主大叔一臉好奇,問我們要買什麼。我回答帶外國人來開開眼界,對方聽到就哈哈大笑,急忙說:「好的!好的!看吧!」我們看大叔宰魚,同學目不轉睛。正當我們打算離去,有人高聲喊要買田雞,我興奮起來,捉住她的胳膊,指示她停下腳步。只見大叔往田雞身上揮刀、斬首,徒手把田雞皮扯掉,砧板上只剩下晶瑩剔透的肉身。同學見到酷刑,幾乎要哭出來,拉著我逃難似的離開。

聽說外國人都是到超級市場購買預先包裝的冷藏肉類,何曾見過宰殺過程?怪不得她接受不了,我們倒是見怪不怪。

大夥兒不時合夥做東,邀請她上酒樓吃點心,她享受yum cha (飲茶),對廣東點心極感興趣。大家努力翻譯點心名字,吃豬腸粉時,我們向她介紹 pig intestine noodles,她聽到這個輕率的譯名,看著豬腸粉沉思,猶豫應否嘗試。鳳爪更加令她迷惑,雞爪子是可以吃的嗎?鬼爪子似的,多麼惡心!她見到我們吃得津津有味,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我們也帶她品嘗街頭小吃,她最喜歡吃雞蛋糕,剛烘製的雞蛋糕軟綿綿的,裡面熱騰騰。不過她對牛雜,即是牛的內臟敬而遠之,她覺得這些部分十分骯髒。

她最抗拒的是臭豆腐,臭豆腐的氣味固然令人誤會,把她嚇壞的,應該是我們提供的譯名。豆腐英文名稱是bean curd,或者是tofu,這是無可爭議的;問題出於「臭」這個形容詞。有同學把它譯作smelly,有人提議用 odorous,我則想起 stinky,光是這些字已讓人卻步。我們每人一份臭豆腐,仔細享受,她退到十尺之外,似乎要控制呼吸。

不同地方的人飲食文化有異,不妨拍一下胸膛,鼓起勇氣,多作嘗試。

香港 澳洲 雞蛋

上一則

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作弊」

下一則

世界OnAir/人間正是「鬼地方」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