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小心惡犬

過去數天,只要稍微閉上眼睛,那怵目驚心的一幕,又再度來襲。

那頭凶惡大狗,使勁噬著我的小狗頸部不肯放,我拚了老命保護小狗,自己也被強悍的大狗撞至踉蹌倒地。牠的鋒利齜牙,幾乎是貼著我的頭部,惡狗襲擊時,發出的呼嘯聲愈變愈大。

在夢中,有時我的小狗會滿身鮮血,動也不動,明顯是被咬死了;有時牠卻會奇蹟地完好無缺,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感謝主!感謝主!

姑勿論是任何一個版本,醒來時,我的眼角都是淌著淚。

我懂心理學,清楚自己是陷入了過度驚慌之後的創傷後遺症狀,會膽顫心驚、會惶惶不安、會做噩夢,這驚恐狀態並且會持續一段時間,揮之不去。

千頭萬緒在腦中來回穿梭,那個狗主怎能讓一頭惡狗,自由跑在住宅街道上而不繫上狗繩?這類獵犬狗種每天需要大量運動,牠們是屬於鄉村大草坪的,根本就絕對不適合在城市中心飼養。

若然哪天碰上噩運的不是我和小狗,而是行動緩慢的老人家拖著小狗,又或是推著嬰兒車和帶著小狗的媽媽,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思前想後,我決定進行救人和自救行動,以後舉凡於同一街道上,碰到牽小狗的主人,我都會禮貌地講述我的遭遇,好讓他們路經那藍色屋時,都要格外留神內有惡犬。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