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土安全部長打過疫苗仍確診 曾與拜登出席活動

FBI突擊搜索俄羅斯富豪華盛頓和紐約豪宅

肯做,餓不死

1949年,中國內戰結束,難民逃入殖民地香港,難民區分兩處,一在調景嶺,一在九龍城牛池灣東頭村木屋區,後者是塊潮濕地段,約3000多平方尺。難民無一瓦之覆,只有搭建小木屋蔽風雨,謀生方式「白色」的少,「黑色」的多;吃、喝、嫖、賭、菸到處都是,可說是袖珍型黑暗大陸,港府也不太管,讓他們自生自滅。

颱風來襲,中型的,可把木屋吹個七零八落;巨型的,半天時間就可把全村吹個精光,城南道直到紅磡,都是災民打地鋪地方。當時,我父親胃出血在東華醫院難民部急救,我得到自強哥安排在修頓球場的一塊空地過夜;晴天我擦鞋為生,如遇颳風下雨,飢腸轆轆,狗急會跳牆。

香港的麻將館是合法賭場,賭友自由進出,通行無阻,我走進去和老闆商量,為他們早午晚掃三次地及廁所,不領薪,老闆說好呀,大茶桶任飲。賭友們花用銅板頻繁,漏網之魚,掉在地上是免不了的,銅板認不得我,我認得銅板,每日撿個一元八角,靠隔夜麵包,勉強餬口。

路是人走出來的,沒有康莊大道,也有旁門左道。我發現賭友十中有九抽香菸,一嘴含菸找火柴、又忙著看牌,應付不過來,見狀我把菸灰缸及火柴遞過去,賭友吞雲吐霧之餘,連說靚仔醒目,沒給一毫(一角硬幣),也會給鬥零(五仙硬幣),雖杯水車薪,積少成多,亦好過無。

後來我又發現,贏錢多的客人現鈔多、銀包放不下,我適時送上小紙袋,他再一句「靚仔,這是五元,去食碗魚蛋湯、叉燒飯」,人行運時,條條大路通羅馬,後來為了學得一技之長,當學徒去了。

窮是可以反的,窮則變,變則通,只要不是天災,肯做,就餓不死。

香港 中國

上一則

「主角是國務卿」柯林頓出版懸疑小說 劇情幾乎是時事

下一則

難忘的教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