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歐盟第1國 奧地利宣布強制接種令 違者罰逾4000美元

沃爾瑪悄悄跨足「元宇宙」 將賣專屬加密幣和NFT

陪酒女生

某年某日的中午時分,相約了好友們到鯉魚門午飯吃海鮮,卻遇到了她。

在洗手間如廁時,隱約聽見有人在嘔吐。未幾,有個年輕女子步履蹣跚地走出來,雙手按着洗水盆,不停低吟:「我好辛苦呀!好辛苦呀!」

我怕她會倒下來,連忙四處張望,幸好在儲物格找來了一張凳:「小姐,你快坐低啦!」我輕輕扶她坐下來。

我仔細端詳,這名女子個子不高,臉蛋小巧,看上去像二十三、四歲吧!她雙眼泛紅、臉頰發燙,該是喝了不少酒呢!「小姐,你飲好多酒呀?」她點頭,一臉痛苦表情。「要不要幫你通知家人來接你呀?」我問。她卻抬手猛搖,表情更見痛苦:「不用啦,我要趕快回去上工呀!」

我滿腹疑團,究竟她上的是甚麼班,可以午飯喝酒的呢?看她的表情,又似乎絲毫也不享受呢!對,剛才經過貴賓房時,好像看見裏面的人喝得情緒高漲,她是跟他們一夥兒的嗎?

我突然記起有次在午飯時,隔鄰桌有兩個打扮花俏的女人,盯着一隻名貴手表,對那個光頭肥肚腩大叔嬌嗔着:「老闆,多謝呀!」但面前這個女生一臉稚嫩、一身廉價上班服,該不是那種貨色吧!

突然有個中年女人衝入來:「你死到哪裡去呀?老闆問為什麼沒見到你呀!」

如果這名女生是我的女兒,我會極之難過,我只能祝福她。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支持員工搬離德州 Salesforce執行長推「新資本主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