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高球史首面獎牌 潘政琮加賽苦戰出線奪銅牌

東奧/美高球選手謝奧菲勒奪金 一圓父子夢

姊妹情

小時候,曾覺得有個家姊是倒楣事。

人家孩子都會久不久添新衣,我卻老是穿家姊的舊衫舊裙。我最喜歡穿校服,因為我們姊妹讀不同的學校,校服是依據我的尺碼而新買的,穿起來特別有自豪感。

幸好我後來爭氣,12歲開始長高,13歲已追上家姊高度,15歲時更比她長高了兩吋,不僅有大條道理爭取添一手新衣,更可以偷偷穿家姊的新衣出外充闊,兩手得益。

家姊比我年長五歲,她卻以為自己是成年人了。當爸媽不在家時,她老是手執雞毛當令箭,對我和細佬呼呼喝喝,什麼都要管,管我們做功課、管行、管企。

我就是不依,頑皮地爬上了櫃頂扮女飛俠跳下來,落地時有偏差,結果腳踝紅瘀了一大片,家姊緊張得哭起來,料不到她是這麼的疼我啊。

爸媽回來,竟然沒有責罵我,而是狠狠地罵家姊沒有盡本分看管我。原來,她先前是擔心自身的安危而急得哭起來呢。

家姊愈急的時候,說話就會更結結巴巴,論吵架她絕對不是我的對手。但有時這個家姊都能發揮功能的,我的功課長做長有,明天還要呈交設計的海報,怎辦呀?我在忙於埋怨之際,一張搶眼的海報已完成,家姊簡直是畫畫天才。

放學回家,我時常會報喜:「家姊,你幅畫又貼堂啦!」

當然,我永遠也不能忘記那些恐怖的嘈吵後,我們兩姊妹是如何抱緊於床上放聲痛哭,互相扶持以減低恐懼呢。

上一則

全球瘋拍賣 蘇富比、佳士得2021上半年皆傳佳績

下一則

淺談電動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