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大仁說財經 | 若Fed和白宮都錯估通膨 就全盤皆輸了

避免美中關係繼續惡化 秦剛到任

廚師發辦

前陣子慶祝生日,揀選了城中名店來一個廚師發辦,食物質素無庸置疑。三重縣野生岩蠔,飽滿的蠔肉潔白有光澤,一口咬下鮮甜十足;明石的鯛魚肉質緊實,油脂帶甘甜鮮味,令人一試難忘;鮮豔欲滴的拖羅,像雪花般入口即化;還有北海道白海膽(北紫海膽),濃郁細緻的味道,讓人齒頰留香,稍為不足的還是飲食的過程太強調廚師的表演。

吧檯內有兩位師傅,年長的一位負責另外四位顧客,他像一部錄音機,每件食材的來歷都說得天花亂墜,例如:「今天早上還在築地」、「山葵要用沙魚皮研磨」、「牡丹蝦的甜味不是甜蝦可比」,然後那幾位顧客又要裝老大,不停和師傅說話,我不清楚那師傅能否專心工作,但肯定對其他客人帶來困擾。

事實上,我比較重視味覺的享受,那些食材故事,上網找已知其大概,而且應該留待男生給身旁的女生娓娓道來,博取紅顏嫣然一笑。

幸好我眼前的是位年輕師傅,看他熟練的姿勢,輕快的握出形狀美麗的壽司,然後放在客人的餐碟上,再小聲的說出:這是大腹肉,請慢用。簡單優雅地完成了一道美食,是我最為欣賞的。

他的寡言也許是他的個性,另一個可能是他對食材了解不多,當奉上壽司時,我好奇的問這是甚麼米,比起刺身,日本人對米更為嚴謹,一般來說要選用顆粒細小,而且帶有油脂的硬質米,才能做出味美的醋飯,可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卻叫眼前的小師傅方寸大亂,後來由經理告訴我是用了北海道的七星米,並補充了:「這是越光米來的」,事實上,在日本栽種的稻作,差不多全都是越光米或者其後代,那些有名有姓的品牌,例如「一見鍾情」、「日之光」、「秋田小町」都會有越光米血統。

大概跟經理學會這一套侃侃而談的工夫,到白海膽上場時,小師傅也煞有介事的告訴我:「這盒海膽是競投回來的」。其實在日本築地巿場,有兩種食材是以拍賣形式銷售的,一是吞拿魚、另一就是海膽。要判斷海膽的好壞,最簡單的還是看看盒上的加工業者,當晚餐廳供應的是北海道「羽立」海膽,這是一個好的選擇,據說木盒側會有不同顏色作識為等級識別,分成「金」、「綠」、「藍」、「深藍」,當中的細微差異,得專家來評定。

整個晚餐大部分時間在默默地聽故事,只是那句:「這條鯛魚新鮮運到」卻叫我疑惑,真鯛肉質富彈力,食店要冷藏幾天作為熟成時間,才會有入口甘甜的效果,「新鮮」一詞應該是西貢海鮮檔的台詞,如果可以的話,找個編審重新整理對話內容,餐廳才可以更上一個層次。

日本 美食 拍賣

上一則

能活、敢愛、求知、追夢

下一則

森林裡的澡堂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