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國第四金 施廷懋、王涵跳水雙人三米板金牌

疫情升溫 舊金山酒吧堂食 將須疫苗接種證明

報應

七叔的死訊傳來,家人不禁黯然神傷,唯獨她一臉亢奮。她曾花了一輩子時間來詛咒這個人,這日子終於降臨,他死了,她卻心情矛盾。這麼容易就死了,未免太便宜了吧,她想。

其實他死得絕不容易,因為患了多年嚴重糖尿病,一隻眼盲了、一條腿於兩年前也切除了,臨終前多年都在療養院裡孤獨度過,聽說他的家人甚少探訪。

縱使是一生風光、德高望重的人,當走到苟延殘喘的階段,都彷彿被世界提早給遺忘了。

她卻從來沒有忘記他,她曾竭盡所能去忘記這個人,但他那一臉得意猥瑣的神情,卻經常像鬼魂般竄出來嚇她,令她於午夜驚醒。「好呀,你咪去講囉,你睇吓佢哋信你,或係信我?」他仰起頭咕咕聲笑起來,十足像一隻豺狼。

他看得準、說得對,果然沒有人相信她。

爸爸聽後狠狠甩她耳光:「咁嘅大話,你都講得出。」媽媽就更萌塞:「七叔免費幫你補習,你自己唔努力,仲去誣衊佢?呢啲事傳出去會破壞家族和諧㗎,你以後咪再亂噏呀。」

從八歲開始一直啞忍至十三歲,她長期浸淫在恐懼與盛怒之中,世上沒有人相信她,心靈之門荒涼空虛,她曾𠝹手、曾離家出走、曾吸毒,她的人生給毁了。而那隻惡魔卻撈得風生水起,這個世界公平嗎?

「哈哈,咁嘅惡魔,睇怕第十八層地獄都拒收。」「乜你張嘴咁毒?」「毒得過你哋送自己個女俾人搞?」她隱約聽見父母在一角說:「佢又食藥食上腦啦。」

有些父母就是選擇永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天曉得他們的腦袋是如何構造的。

糖尿病 療養院

上一則

「校正回歸」憶往

下一則

說剪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