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孟晚舟獲釋 共和黨參議員批拜登政府「軟弱、屈服」

紐森簽法:加州法律文件禁用「Alien」一詞

欺山莫欺水

七十年代的香港,很少小孩會游泳。爸爸雖常帶我和哥哥去泳池或淺水灣「游水」,但每次入水總要套個水泡,只能算是玩水而已。在海灘見到遠處的浮台,有如天上的月亮,從沒想過會登上去。

搬到美國後入讀初中,第一次上體育課就是練習水上踢腿,見大家手持小浮泡在泳池旁排隊,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初來甫到,英文能力有限,不敢告訴老師我不會游泳,只好跟著女孩們站在泳池淺水一邊,料想這邊的水位可能不及我身高。誰知完全估錯,幸好還能保持鎮定,沉到池底後用力一蹬,即衝上水面,爬回池邊。之後一連幾個星期,都只能做個池邊鶴。

有過這個不快的經歷,尚不知熟習水性的重要。至上了研究院,還只能用蛙式游上四、五十米,其他姿勢就完全不會,卻以為再也不怕沒頂,甚至不問山高水低,貿然與一位同樣不諳泳術的同學,參加了波士頓查理士河獨木舟競賽。不料扒至橋底,水流突然加劇,一時措手不及,獨木舟撞橋後翻轉,二人被困艇下。我趕忙爬起來,緊抱著艇身,卻不見同學的影子,只聞橋上觀眾大聲叫喊:「快救你的朋友!」我大吃一驚,拚命向艇尾爬去,可是剛融化的冰水,加上湍急的水流,令我幾乎動彈不得。正驚慌失措之間,有位勇士火速從橋上爬下來,把同學救上岸。直至他臉色回復紅潤,我才放下心頭大石。這次的遭遇,畢生難忘。

至出來做事,我還沒有正式學過游泳。後來為「追女仔」,去學潛水。因潛水有儀器在身,對泳術的要求不高,勉強考得水肺潛水執照,不過每次出海,大家都在碧波中嬉戲時,我還只能孤獨地躺在甲板上曬太陽。

多年之後,兩個女兒先後成了學校游泳隊的成員,令我感到慚愧。遲學好過不學,才決心找她們那位曾是香港代表隊員的教練,正式學習游泳。果然,上了四、五課之後,所有錯誤姿勢被糾正,可用自由式不停暢游半小時以上。從此對游泳興趣大增,常在泳池游足45分鐘才停下來休息,從海邊游到浮台更是輕而易舉;還記得當時信心「爆棚」,很想參加香港的渡海泳賽呢。

數年前一個復活節,與家人一起去馬爾地夫旅行,入住一座築於碧海上的水上別墅。一天早上,見女兒們在距離不足50米的海灘上玩耍,想給她們一個驚喜,我故意從別墅後台的樓梯下水,打算兜個圈子游過去。誰知游了數分鐘後,舉頭一望,原來水流極急,我越游越遠!這一驚非同小可,因為沒有人看見我在游泳,如被海水沖走將無人知曉,非常危險。但在孤立無援下,只能拚命地向海灘游去。正筋疲力盡時,伸腳一試,幸能觸及海沙,這才謝天謝地,終於游近岸邊。

兩個故事,兩個教訓:一個低估了水的凶險,一個高估了自已的實力,同樣危險。俗話「欺山莫欺水」, 確是金石良言,一定謹記。

游泳 香港 勇士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