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滿中國羽球女雙選手爆粗口 韓國羽協正式抗議

路透:中國悄悄發布國貨採購指引 恐違美中首階段貿協

母親的黃梅花籃

母親節有一個約定俗成、家家戶戶不約而同的傳統--吃蛋糕。家母是個成長在普通香港家庭的媽媽,她毫不掩飾地表示母親節想要吃蛋糕,還一口決定要「黃梅花籃蛋糕」。

這個名字很耳熟,卻記不起那是個怎麼樣的西餅。上網翻查,才記起「黃梅花籃蛋糕」是我童年的一大回憶,每每母親在拿到餅卡都會帶我去餅店挑西餅,每一次我都要那個小圓柱,穿著椰絲輕紗,頂著橙黃果子醬,還有奶油作圍邊的小蛋糕。打開紙盒的一瞬間,看見果醬閃閃發亮,忍不住想吃,媽媽都會邀請我共同偷吃一個「黃梅花籃蛋糕」,然後把紙盒合上,裝作若無其事又放回雪櫃裡,等爸爸回來。

疫情令大家都變廚神,我已有差不多兩年逆境廚神的經驗,這次「黃梅花籃蛋糕」真的難倒自己。海綿蛋糕時間要準確,蛋糕烘得過乾失去濕潤口感;椰絲要夠細,沾上蛋糕時才均勻;牛油忌廉算是最難的一環,糖水溫度要精確,打發蛋白時要逐少逐少放入高溫糖水,同時不停打發,之後放入牛油裡打發到順滑挺身;連頭頂的果醬也不可馬虎,要用冧酒稀釋及提味。

做了半天,終於到造型步驟。切出一個又一個的圓柱形,用牛油忌廉把兩片蛋糕黏在一起,圍邊抹上一層薄薄的牛油忌廉,再蘸上椰絲,用唧花袋和花嘴在蛋糕頂上唧出一圈忌廉,中間填上最標誌性的黃梅果醬。

做完這些,天開始黑,母親節過了一大半。但令人振奮的是,見到好多個童年西餅布滿餐桌上,母親見到「黃梅花籃蛋糕」,好似我小時候貼在餅店雪櫃玻璃上挑西餅的樣子。

最後我們追光般開車送貨,趁天黑前把部分的西餅送給同樣身在美國的香港媽媽們。她們打開紙盒的那一刻,笑得合不攏嘴。

晚上和母親一起享用「黃梅花籃蛋糕」時,收到很多段香港媽媽們的讚賞,又說西餅憶起香港生活的日子,媽媽似乎看訊息比吃餅還要來得高興,還不知不覺地吃了三個。

香港 母親節 美國

上一則

捐物季節

下一則

萬鑫鑫的陶藝課(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