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緊急寬頻福利計畫」上路 每月50元網路費補助

錢尼遭踢出領導圈 百餘名黨員聲明:不切割川普將另組新黨

老死不相往來

她在大型超市正忙於為孩子挑選高級牛扒之際,突然有人從後輕拍她的肩膊,回頭一看,她臉上的表情不上不下地僵住了。

是他嗎?記憶中的他較軒昂,面前的他身材卻有點單薄,比想像中黝黑矮小,是人老了吧,一副骨頭敵不過歲月的侵蝕。

「哈!真係你,無見咁耐,你都無乜變喎。」他是稱讚她保養得宜,還是曲線揶揄她為人古板、一成不變?她下意識將頭髮從臉頰塞進耳後,好讓自己看來清爽自然。她慶幸這天早上把頭髮整理妥善,即使是戴著口罩,也沒忘記化上淡粧。她有信心,這天她仍好看。

這個男人卻十分難看。記憶中的他輪廓深刻、俊朗非凡,現在面前乍現的,不過是一張有稜有角的臉孔、高聳的顴骨和明顯後移的髮線,讓他看來悽愴憔悴。

「嘻嘻!係呀,好耐無見,你都無乜變呀。」這又不完全是違心話,那人說話時堆滿虛假的笑容,雙眼圓睜大話連篇的表情,倒是跟記憶相符。只怪自己當年懵懂無知,姑勿論旁人如何告誡她小心這人,卻一次又一次地原諒了他,直至親眼目睹他左擁右抱,自己人財兩失了,才願意醒過來。

這個曾把她的心徹底壓碎的人,竟然夠膽把臉湊近說:「不如坐低飲杯嘢。」她未來得及開口推掉之際,有個穿超市制服的年輕女子走近,並說道:「收工走得。」他尷尬地跟著那女子離開。

那位說話帶口音的女子,年輕得可以當他的孫兒了。有些男人總有泡妞伎倆,被搭上的女人卻會霉運纏身呢,她想。

上一則

「十絕詩人」管管92歲辭世 詩壇:永遠為大家醍醐灌頂

下一則

我們還能好好說話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