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林肯要求WHO 恢復台灣WHA觀察員地位

美國重回多邊 布林肯:人權和尊嚴是國際秩序核心

最緊要是這張通行證

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粵港間建立關卡,一改長期以來兩地居民自由來往的慣例,出入要有由粤省公安廳發出的來往港澳通行證,小小的一張紙,將原來港穗一家親關係一刀切斷,內地普通人很難有機會拿到一紙通行證。

就算持有外國護照、獲得外國邀請或入境簽證人士,但只要你缺了這張通行證,仍然出不了境。通行證出境口岸有規定,到香港走羅湖,去澳門走拱北(還指定是坐巴士抑輪船),有親友返澳時因貪方便取巴士而非指定輪船就過不了關,需折回廣州購船票再出境。

港澳青年學生回國升學,身分註明是港澳學生,寒暑假可以由學校代申請探親用的通行證。當年香港大學醫科收費昂貴且入學條件高,故有意入讀醫科港澳學生改報讀廣州中山醫學院,院長柯麟醫生長期在港澳從事地下黨工作,特別愛護來自港澳青年學子。

六十年代國內經濟環境欠佳,工農業萎縮,人民生活困難,年輕人失業又失學。粵人鋌而走險,靠雙手雙腳穿越邊界,跑到水邊,循來自港澳燈光指引泅水奔向另一世界。也有幸運的也可乘坐小艇小船登陸新土地。馬思聰一家、肥佬黎⋯⋯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有人坐上廣州開往海口輪船,趁船開出珠江口靠近澳門時跳水逃生。有勇氣和決心的人還是可以超越通行證的魔罩,當然也有不幸者喪生大海中。

改革開放後,通行證向有需要人士開放,原來本身是港澳居民、因排華被逼回國印尼華僑、直屬家人甚至國民黨被俘高級將領等都可以持通行證出境來到香港,再找機會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現在國內居民可以隨時來港澳旅遊和定居,希望通行證不再成為壓在人們心裡的夢魘。

香港 澳門 公安

上一則

與君同行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家教生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