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郵:川普是否履行捐出總統薪水承諾 儼然成謎

東奧/網球年度金滿貫夢碎 約克維奇4強不敵澤瑞夫

談風水

有句俗話:「一命二運三風水」。風水,你信不信?

「睇風水」雖聽得多,但直至從紐約搬到東京工作之前,我從未想過此事。那時我被美國某大投資銀行聘為亞太區衍生交易主管,兩年內令公司反虧為盈,成績甚佳。正期待升職加薪之際,所住公寓租約期滿,見代代木公園旁有座剛落成的獨立屋不錯,便搬過去。誰知不足兩星期,倫敦來了位對頭,他先把聘請我的大老闆踢走,使我失去「靠山」,再找他的朋友來做我的上司,把我降級。之後兩年中,我和團隊辛辛苦苦為公司賺來的錢,大部分被這兩人瓜分。

有次我到香港公幹,好奇地買了本風水指南,一看知道我的新居有問題。第一,此屋位於路的尾端,屬「槍殺」陣,代表容易發生意外;第二,路衝到屋前,即向左轉,令此屋位於路彎之外,屬「反腰封」陣,代表錢財留不住,就算來到都會轉走。

租約將滿,急於要換環境,很快在六本木找到一間很舒適的公寓。就有這麼巧,簽好租約不久,即有另一家美國大投行聘我為日本和亞太區股票部門的主管,更升級至投資銀行最高銜頭SMD。這連串的巧合,令我不禁懷疑,住宅風水果真與我的工作有關嗎?

多年後我與另一投行到香港發展,公司在中環某金融地標租了數層寫紙樓,我管理的交易部門占了其中一層。因海外的老闆曾在香港住過,知道有風水這回事,樂意讓我請風水師來看看。我從報攤買來數本風水書,打電話預約了其中一位星級風水師。他來看過風水後,認為這層近二百人的交易場已安排得很好,無需「大執位」,我便安心了。

後來公司搬去另一座大廈,我要重新布置不同部門的位置。那位曾經為我睇過風水的師傅已成超級巨星,常上電視,可能高不可攀了。不料有晚去蘭桂坊一熱點作樂,適逢警察來做例行檢查,音樂突然靜止,燈火通明,而大師傅竟赫然在目!是緣分吧,當下言笑甚歡,並約定時間來新寫字樓看看。

逢「睇風水」,必須保密,因所有人都想坐吉位。但香港寸金尺土,每個座位都要有人坐。根據師傅的建議,我放棄了「大班」的角寫字樓,而把我的寫字樓和最高風險的部門放在財位,推銷部則放在桃花位;至於那角寫字樓,據說風水一般,要放個葫蘆在天花板內化解,然後就留給不信風水的老外大經理。唯有「病位」該如何處置,極為棘手,最後我決定劃給年輕的一群後勤員工,他們身強體壯少避忌。

一連多年,我們為公司賺了很多錢,尤其是位於財位的數個交易部門。但母公司決定把所有亞洲業務關閉,令我們前功盡棄,大家的「花紅」都得個零。我再問師傅,為什麼財位的財進不到員工們口袋呢?他說這是公司內部的問題,風水幫不到。

至於坐在「病位」那些年輕人,我每隔一、兩個星期就去看看他們的健康狀況,除了不時有點輕微傷風咳嗽外,並無大礙。不過在樓下層同一位置,去年竟有位同事不幸患癌症逝世。

風水,最好是不「睇」。若「睇」了,雖信不信由你,但有時又不由得你不信。

香港 美國 投資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退休校長山林獨居墾荒 農園種有機原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