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血清研究:去年7月前確診黑數就有1680萬例

一洲焦點/美中疫情管制高下分別、紐約市長初選分析

潮州打冷,我愛魚飯

由於港地適宜,港人喜歡夜生活,所以香港歌廳、夜總會及飲食夜市十分發達。飲食夜市中,最受歡迎的可能就是潮州打冷了。無他,只因作為大排檔的潮州打冷合港人的口味,且豐富,來得快。你在夜晚的香港街頭一坐下,看準攤在食物檔上的品種,話未落音老闆已把你要的放在面前了。

潮州打冷在香港出現及命名,是來自當年移民至香港的許多潮汕人,把家鄉的流動攤販帶到了香港。他們將熟食放上流動的籮筐,挑著沿街叫賣。識食的港人,發現那些食物與同是生活在海邊的香港人口味極為吻合,自然不會放過,於是逐漸在港風行,成為港人的心頭所好。

有趣的是,操粵語的港人聽到潮汕同鄉用潮汕話呼叫叫賣的貨郎貨姐「『擔籃的』過來」誤聽為「『打冷的』過來」;有的港人進一步按粵語的口音,想當然地將「打冷」直譯為「打人」(有點莫名的嚇人)。

不過這似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港人以訛傳訛,將錯就錯,「打冷」一說竟成為頗富地方特色的潮汕大排檔飲食的代詞,「XX潮州打冷」招牌於是在粵港兩地滿街懸掛,並一直沿用至今。這是後話。

潮汕打冷包括滷水類,如滷鵝、滷豬腳、滷豆乾等;魚飯類,常見的有巴浪魚、大眼雞和紅鸚哥魚等,按照潮汕的食俗,薄殼米、紅肉米和凍紅蟹、凍小龍蝦等貝殼蝦蟹也屬此類;還有醃製品類及其他熟食類。他們把這些食物蒸煮熟後拿去出售。在香港,這類流動攤販後來成了固定檔口的大排檔,而且針對港人的夜生活習慣多做夜市。

也許因祖上來自粵西海邊的基因作怪,我獨偏愛魚飯。雖然偏愛,因粵東粵西畢竟相隔幾百里,「魚飯」作何解,還是內心忐忑不解的。當聽到潮人解讀魚飯就是:「像煮飯一樣煮魚,像吃飯一樣吃魚」時,我還是很佩服很震驚的,這是何等豪邁的漁人氣概。

我之偏愛魚飯,已至別人認為腥味難忍的下等魚蝦,只要不是變了質的,我都一律覺得那是特有的海產鮮味,食得津津有味。而潮州魚飯用的是新鮮的巴浪魚、大眼雞、紅鸚哥、紅三魚、池魚等海產,經海鹽醃製入味,再蒸熟後攤凍食用,不但本身新鮮,攤凍後別人覺得是更腥了,在我吃來卻是覺得提鮮了不少。

在炎熱的夏夜,身水身汗,肚子空空的,坐在香港街邊,叫上一碗潮州粥和一碟巴浪魚、一條大眼雞,最好再加一隻凍蟹,醮上普寧豆醬,凍魚凍蟹的鮮味加上涼了的潮州粥,入口不但滿口海魚的新鮮,且飽肚又解渴,真的是多重的滿足。如果偶然再來一陣維多利亞港的海風,更是銷魂。

香港 移民

上一則

紐約劇院旁將設疫苗注射點 白思豪盼百老匯9月全面重開

下一則

三隻小雞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