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普會」首節會議結束 次節會議納入更多幕僚

參議院表決通過6月19日六月節為聯邦國定假日

打、打,彈、彈

東邪帶同過目不忘、聰明過人的夫人,邀老頑童比賽「打石彈兒」,結果贏得比賽;藉夫人超人的記誦才華,間接取得了武林秘笈「九陰真經」。

這是金庸在《射鵰英雄傳》裡的一段有趣情節,他細緻地描述怎樣打石彈?引起筆者回憶童年時,也喜歡玩類似打石彈的「打玻子」遊戲,更記得有些童年時的玩伴説:「彈玻珠」,而不説「打玻子」。粵語是香港大眾的主要語言,但粵語區域遼闊,不同故里的港人,同一事物,説法或有不同。無論說打或彈,都是手微握,把玻子放在大拇指第一節的外彎,瞄準後,用力彈出,比賽遠、準和力度——大、或恰到好處、不出範圍、界限之外。

打、打,彈、彈雖是遊戲,但打、彈,居然可以成為傳統的專業技能:打棉花,就是一例,有人卻說彈棉花,無論是打或彈,都是把一大堆雜亂的棉花,放在一塊大木板上,然後兩個打棉師父,各人手拿一把長與木板齊的長弓,弓絃是幼細的麻繩,兩人對立,兩手各拿長弓的一端,以右手的手指有序、有節奏地彈撥絃線,以絃線彈鬆或說打鬆棉花,使棉花互相聯繫、而又鬆軟地平均分布在一定的範圍內,目標是達到每一方位的棉花密度、或說厚薄都一致!到底要多厚?則視用途而定,例如:棉被厚、棉衣薄。

另一項特技則真的是打而不是彈——打麵,把加了適量水的麵粉團,一般是用雙手搓打麵團,但少時所見的這項特技,卻是把麵團放在一枝長竹筒下,竹筒的一端以重物壓著成為支點,師父跨坐在竹筒另一端,有節奏地不斷跳動身體,以竹筒的彈力,加上師父的體重打壓麵團,這樣造出來的麵條,有彈性又爽口。

另一項特技則恰巧相反,是彈面,而不是打面,此面不同彼麵,也不是麵字的簡體字。打麵是男師父,彈面則是女師父。那是把一條長約一碼的線,對摺後,雙手各拿一端,像玩扯線旋轉玩具一樣,把女顧客顏面上的面毛,連根都扯掉。有時候,客人也會要求女師父,以同樣手法修眉毛和鬢毛。

時代進步,兒童的手機、電玩和各式玩具,琳瑯滿目。但偶然,孩子還會在地板、瓷磚或地氈上玩打玻子遊戲。至於打棉花,因紡棉機更有效率,而羽毧、絲棉、化學纖維或羊毛製品,又輕又軟,收藏又方便,打棉行業已式微。同樣,打麵機面世後,製出來的麵條口感更佳,製造省時、省力,已少有用人力打麵。今天超市賣的麵,無論乾、濕,都是機器生產。有些麵店以師父表演打麵,恐怕只是招徠顧客之術,客人入口的麵條,主要還是機器製品。

至於彈面,雖然醫學美容盛行,但聽說還有少數美容院,保留了手工彈面的服務。在居家避疫期間,許多室內服務行業都受限制,但在洛杉磯,聽說一些有創意的美容院,在自家後院擋陽的地方,設置少量美髪、修甲和彈面的設施,使顧客既可避免禁令,又可呼吸戶外新鮮空氣,欣賞花草,也同時享受彈面美顏之樂。

居家避疫 洛杉磯 手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大索爾的春天(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