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華隊第1金 舉重郭婞淳抓舉破奧運紀錄

學者:天津會談後 美中敵對恐「像水泥變硬般」固化

燒賣情懷

我在香港土生土長,小學時候,校舍坐落在公共巴士總站附近,那裡長年累月都有流動小販檔擺賣,非常熱鬧。放學後,我總愛在那裡流連一番。街頭的食物總是比家裏媽媽煮的更具吸引力,哪管它衞不衞生?豬皮、蘿蔔、牛什、魚蛋、碗仔翅等都能使我的零用錢乖乖地奉上檔主。我至愛的是燒賣,廣東式的燒賣是用黃色燙麵做皮,包著豬肉末餡的腰,用籠蒸蒸熟的小吃。不過,街邊的燒賣與茶樓裡的點心燒賣有所分別,街頭賣的是用魚肉加麵粉做餡,所以亦叫魚肉燒賣。記憶裡,每次販賣的大叔或大嬸打開大蒸窩蓋的時候,熱氣騰出,裡面整齊地躺著一堆像棋子般小圓柱型黃色的燒賣和一堆圓肚扇頂半月型白色的粉果,通常燒賣和粉果都會各占一半,像一群的小孩和一堆的母親。因為燒賣體積小,一口可以把它吃掉,所以我專買燒賣,在它身上淋上少許醬油和辣油吃。

我婚後就去了孩子們的天堂美國定居,一晃30年,因為家人仍在香港,所以不時來回往返紐約和香港。近十年因母親年事已高,自己的兒女也相繼離巢,可以較頻密地回港探望媽媽。每次返港,差不多每天都陪母親上茶樓品茗,茶樓沒有賣牛什,不過有牛柏葉和金錢肚(牛肚),沒有魚肉燒賣,只有豬肉餡的燒賣點心。回到以前住過的屋村和讀過的小學,所有的建築物包括巴士總站都變得縮小了,可能是我長大了;流動小販攤檔早已被商戶取替,街道整潔了,不少人在守候巴士或行色匆匆地上路,那混合著食物色彩和香味的舊日景象已不復見。

香港一般居住單位大多數像火柴盒般細小,不會有空餘的房間招待客旅,如果我一個人回港,家人還勉強可以擠出一間單人房間給我,但與丈夫一起回港的時候,我們都會住在家附近的酒店。每天晚飯後,與家人看一會電視,然後步行約15分鐘回酒店。沿途兩旁都有不少吃宵夜的食店,每次我們都會在酒店對面一間細小的專賣魚蛋、豬皮蘿蔔的小吃店前停住腳步,因為那裏有一個大蒸鍋,裏面躺著粉果和燒賣,與我小時候見過的一様,儘管沒有絲毫餓意,我也會把燒賣帶回酒店。坐在房間內的落地玻璃窗前,細細地回味兒時食品。夜幕下,圍繞著酒店是一幢幢的住宅樓宇,燈火燦爛,視野越過這一片的建築物,遠處近海邊的就是我媽媽居住的屋苑。

我在這塊土地上只住了半生,其餘歲月的足印卻留在地球的另一邊。每次回港,眼前的人或地區面貌都有改動過的痕跡,然而,燒賣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它固守著我童年的回憶和感覺,人事物不斷地流逝,它的味道總是忠實地帶我來回穿梭時光隧道,在人生記憶的長河𥚃,打撈起一個個被淹沒了的人生片段。

香港 美國 紐約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