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深圳坦承4例確診 均為印度變種Delta變異株

衛生部:住養老院亞裔紅藍卡持有人 去年死亡率最高

時新漢堡包

身邊的朋友成群結隊,要去吃某某連鎖快餐店新口味的漢堡包,聽過他們繪形繪聲的介紹,又看過那夢幻唯美的廣告,吃過那個漢堡包,還是對他們的漢堡提不起勁。

這便要感謝父母把我養育得如此嘴刁,伴我成長的漢堡包不是急凍漢堡肉,不是隨手可見的連鎖快餐店,而是香港始祖的時新快餐店。

還記得第一次去,爸媽說要帶我吃快餐,我興高采烈地跟著他們走。那兒沒有耀眼的霓虹燈,沒有可愛俏皮的玩偶,也沒有浮華洋溢的布置,挺令人掃興的,以為他們作弄我。

小店門頂拉出一個帳篷,底下坐著幾個聊天的伯伯,玻璃上貼著「早餐」,「扒餐」…的餐牌,甚麼都有得吃一樣。爸媽兩位老顧客替我發板,點了快餐店必吃的漢堡薯條炸雞。

打開那扇充滿歲月的門,有一股肉塊在熱油中上竄下跳的香氣衝來,廚房就在前舖,見到大老闆在一個大煎鍋前,又是翻肉餅,又是切漢堡包。走了一步,右耳傳來一句:「要甚麼?」

爸爸立即一個勁兒地點餐,媽媽拉著我找位置坐。那兒比連鎖快餐店還要快餐店,客人膊頭對膊頭,膝蓋碰膝蓋,沒令人舒坦的冷氣,很想狼吞虎嚥後就逃離這裡。

但是那兒有令人垂涎欲滴的氣味充斥著整個空間,看著廚房裏乒鈴乓啷,肚子越來越餓。

頭頂上,有一台比我還要年長的電視機閃啊閃啊,那氛圍讓我感覺置身於父母青年時代,下課後一群五顏六色的年輕人跑來吃漢堡,提著收音機喝荷蘭水,頭搖又尾擺地叼薯條。

不久,爸爸端上一盤閃亮亮的,陽光穿透朦朧的玻璃窗,炸雞反射出金色閃光,漢堡包和薯條好像撥動了肚子某根弦,「咕——」,咬一口漢堡,肉餅溫暖以焦脆,加上一塊三尖八角的煎蛋,充滿風味的沙律醬醒胃可口,真的很美味。炸物都是新鮮炸起,熱得燙傷嘴巴,快餐也有新鮮的味道,那是我吃過最記憶猶新的快餐。

那次之後,每次說要吃漢堡包、要吃快餐,我腦海只會浮出那間充滿歲月痕跡的時新快餐店,和那個看似很普通的漢堡包。

今天,時新漢堡包還沒有絕跡,有兩家分店讓人選擇。兩家新穎閃爍的店舖,裝潢引人注目,地方舒適寬敞,感覺如連鎖集團般一樣有效率,整潔。

味道依然很好,但就是有點不對勁,跟記憶中的拼湊不起。只能說,歲月流過的痕跡是不能複印,大老闆做的始終是最原始、最津津有味、最攝人心魂,那是香港始祖的味道。

香港

上一則

「夢想之地」也有 亞洲躍動影展汽車電影院15日開張

下一則

陌生地(三五)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