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砸32億元加速研發「抗新冠藥物」最快年底問世

金正恩:北韓必須對美做好「對話、對決」兩準備

真胡塗

提起「難得胡塗」,就令人想起「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所題的匾額。揚州八怪是清代乾隆年間活躍在江蘇揚州畫壇的革新派畫家總稱,即「揚州畫派」。這題字有個典故。話說鄭板橋在清代乾隆年間奉調在濰縣(在今日山東省濰坊)做官,據民間傳說,有一年他專程往城東南的雲峰山看石刻,因天色漸暗借宿山間一茅屋。

茅屋主人自命「胡塗老人」,但言談間出語不俗,其室內陳設有一塊碩大硯台,細膩精美,世間罕見。跟著老人請板橋題字,板橋細思老人必有來歷,便提了「難得胡塗」四字,並蓋上「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的一方新刻印章。

因硯石過大,板橋請老人再作跋語,老人題了「得美石難、得頑石尤難、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美於中、頑於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富貴之門也」,也用一方印:「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

板橋大驚,心知這老人不是等閒之輩,應是退隱官員,又見硯台尚有空隙,便再補寫一段:「聰明難、胡塗尤難、由聰明轉入胡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

對於板橋的「難得胡塗」,有不同的解釋,有望文生義的,也有對其內涵探討的,諸說不一。鄭板橋自稱「難得胡塗」,他內心應是清醒的,其「胡塗」是對當時社會的不滿和無奈,有諷刺意味。

但甚麼是「胡塗」?胡塗就是不精明,可分兩種:一種是真胡塗,懵然處世,與生俱來,裝不來,也求不到;一種是裝胡塗,分明是非黑白了然,偏偏裝作不清楚,那是由「聰明轉入胡塗」了。

下一則

雪中憶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