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DA前局長:接種率停滯 Delta變種病毒秋季將反撲

1張圖:全美55.8%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香港街頭,那碗香熱的牛雜

人真是一個矛盾體,既喜新厭舊又懷舊。比如在美國加州生活,獨立的房子、公園式的小區、充足的陽光和宜人的氣候,居住一段時間以後,卻還是常懷念香港淺窄的街道、擠擁的繁華,以及有點雜亂的街邊鋪頭。

即使剛剛從五星級酒店食完大餐回家,香港住處樓下街角、那檔僅占地兩三平方的簡陋牛雜店還是很吸引。攬條圍裙、額頭油光的五十多歲老闆兼牛雜師傅已經很熟絡了,他口中不斷的以特有的聲調與節奏重複著「和味牛雜」幾個字,一手用鉗子、一手用鉸剪左右配合,「輯、輯、輯」的將牛肝、牛百葉、牛腸、牛胃和牛肺等輯剪入碗,再加一勺湯汁兩塊入味煲淋蘿蔔,香氣漾溢,滲人心脾。

從早到晚,吆喝聲,輯剪聲、往來人聲、人流、車流,站在一旁正滋味的品食那一碗牛雜的老者及時髦女郎,這一幕常常出現在身處北美的我的腦海。

牛雜是粵港兩地的著名小食,適宜做菜適宜作湯粉拌料,更適合就當小食--那是最有滋味的。街頭大排檔有專營店,因為好味有市場,連大酒樓的早茶也作為出品之一。

在我的印象中,兩地的男女老少沒有一個不喜歡它的,包括老得掉了牙、難啃得下者;儘管人們並不知道這碗牛雜營養價值如何,吃這堆牛內臟是否可能導致人們膽固醇過高。牛雜惹味迷人,是深入到粵港人骨髓的愛好,尤其是在寒風凜冽的冬夜,一碗熱氣、香氣騰騰的牛雜,足可令人亂了方寸!而我本人,對其熱愛更是難以言喻。  

一個人懷念一個地方,往往只因在該地方經歷的某個場景或某個生活細節。炎炎夏夜或寒凜的冬日,香港,簡陋街邊小鋪的香熱一碗牛雜,就是我懷念它的理由。有時我會反過來疑惑--是不是因為熱愛香港而愛屋及烏--「愛港而及一碗牛雜?」

香港 加州 美國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