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繼輝瑞後 莫德納也說有必要打「補強第三針」

破冰?葬禮後哈利與威廉並肩而行 重回往日溫馨

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1949年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大陸一夜變色。父親是老黨工,外衣都來不及穿,從城裡逃往香港。母親很清楚這就是生離死別的時候了,她對我說,你是長子快去跟你父親。父子團圓後,父親自顧不暇,我偶然在路邊找到一個勉強可用的破擦鞋箱,就在灣仔騎樓下擦起鞋來,每天可賺個一元八角,在大牌檔填個半飽肚子;如遇下雨天,只好關門大吉,靠白糖泡水飲止飢。

某日有一日本老先生上門,會說一些廣州話。我熱情服務,他身邊帶著一大堆行李物件,走起路滿辛苦,要從灣仔走到海邊羅高羅士打道上船。我告訴他有15分鐘路程,我可幫他忙帶些物品上船。他很高興。當我們走到半路時,老先生突然跌倒,我立刻把他扶起。他說腳筋有點扭傷,我判斷需要處理後才能走。我把擦鞋箱和他的行李包放在就近一雜貨店門邊,情急之下跪下左膝求店主老婆婆幫我看一下,馬上回來拿。她回答:「我幫你看,快站起來,男人膝下有黃金。」

我趕快跑回去把老先生扶起,用半背半拉步子往前走,很快到海邊,再跑回去取東西。老先生一直舉著大拇指用英文說「good boy、good boy」。

這時他拿一包錢出來說,他的錢都是日幣,只有一張是一元和一張十元的美金。他要把十元的給我,我搖頭說給我一元就很夠了,他把十元硬塞到我手心,再緊握我手不讓動;他急著要上小船過海辦事,我有只有恭敬不如從命。依我當時年歳,從未擁有過如此多的金錢,這十元美金是我人生「第一桶金」。

正當我要離開時,四邊突然冒出四個比我年紀大的擦鞋童,他們圍過來說:「靚仔!有飯大家食,有世界大家撈,錢攞出來大家分。」這是明搶,打起來我一定輸,唯有跑。不遠處就是修頓球場,平時玩足球球友多,可能有救兵。我把錢塞到嘴巴,拚命跑到球場,最後終於給他們追上,按倒在地。

正在危急存之秋,突然有個聲音:「四個大㗎,嚇一個細㗎,想死!」我一看,原來是後來成為足球明星的牛屎哥。我站起來躲在他後面說:「牛屎哥,他們要搶我錢。」他一聽,飛起來左一拳、右一腳,把他們打得四逃;警告他們再回來,連人帶箱鞋一起丟到大海上。

事後,我去大牌檔飽餐一頓,晚上還去看了一場電影「飄」,到了半夜11時左右才回到「住處」——修頓籃球場一灣形樓梯最下層一塊木板,鋪上我唯一家當、一張毛氈打地鋪。

這一夜心情好,躺在地鋪上,手撫著我的「第一桶金」,有一種很爽的滋味,我哼起聽戲學的粵曲,大笑而眠。

一甲子過去了,至今想到「第一桶金」,心裡還有一種很爽的滋味。

足球 電影 國民黨

上一則

健康是最好的投資

下一則

上看3100萬元!巴斯奇亞「戰士」將登佳士得香港春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