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傳中國將派秦剛任駐美大使 美方可望由伯恩斯出使北京

明州白警跪壓佛洛伊德案 三項控罪全部成立

不合格的紅豆糕

少年時,我和青梅竹馬的堂哥搶著吃奶奶做的紅豆糕,常搶得頭破血流。奶奶的紅豆糕只有大時大節才會出現,有一粒一粒的紅豆在內,清甜而不帶半點膩,即使吃了一盤,還可以繼續吃。

記得移民美國前,在香港度過的最後一個春節,父母趁著團圓之時告知親戚好友,同年暑假將全家搬轉美國定居。有的嘴裡說著十分驚訝,說著十分不捨,他們互相擁抱,然後又裝作若無其事,繼續笑嘻嘻地過節。而奶奶不帶一點驚或喜,因為父親很早就跟奶奶討論過我們的決定。相反當時才知道的堂哥變得十分安靜,他沒有跟任何人說一句話,默默坐在不起眼的一角。而其他小孩比我年幼,好像聽不懂爸爸說的話,繼續努力把奶奶的糖果清光。春節本應是團聚之日,卻收到將要分離的消息,大人們的心裡是不是真的跟他們所表現的一樣,從容豁達,小孩們是不是真的跟他們的沉默一樣,毫不知道分離的感覺。

堂哥跟奶奶踱進廚房,我依然坐在客廳中回答親戚們對移民的好奇,沒機會跟堂哥對上話。奶奶端出紅豆糕,移民問答大會暫且告一段落,大家圍著飯桌享受紅豆糕。站在奶奶身旁的堂哥,拿著一盤紅豆糕走進客廳,遞給我說:「這紅豆糕是奶奶花盡心思,放足紅豆做的。全部給你,我不會跟你搶的。」

我吃了一口就知道不是奶奶做的,因為味道不一樣,紅豆放得特別多,厚度亦都比平時厚。我跟奶奶做過幾次紅豆糕,她對紅豆的份量以及厚度非常固執。對煮食沒半點興趣的堂哥大概剛剛向奶奶學習做紅豆糕了,雖然沒有奶奶做得好吃,但是我吃過後,忘記不了這個味道。堂哥看著我把紅豆糕都吃完,我倆依然沒有以往多說話,雙眼看著對方,沒有幾秒,雙方都笑了出來。

那是我在香港最後一個的春節,也是第一次觸及著離別的團圓。到最後,堂哥也沒有跟我說什麼老土的道別話,但他紅豆糕的那份心意,整個都被我吸收了。

奶奶做的紅豆糕真好吃,可惜我幾年沒吃,即使我跟從奶奶所教的做出來,也沒有記憶中的那份味道。奶奶做的,是我最懷念的味道;堂哥那盤不合格的紅豆糕,是我最思念的回憶。

移民 美國 香港

上一則

過年

下一則

南天竺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