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水的軼聞

「樓下閂水喉!樓下…!…!」這是粵語片興盛時期,一套描述香港掣水窘態的處境喜劇,片名就是這句呼求。

昔日香港每遇旱災,就逼得要隔天、甚至隔三、四天只供水幾小時,港人稱之為「掣水」。初到香港時,年紀雖小,卻在電影放映前,就已親身體驗從未經驗過的缺水生活。

當時住在大埔道新亞書院鄰近,附近樓宇多是唐樓,自來水從地下靠水壓上升往高層;不像新式大廈天台有水箱,水先注入水箱,而由水箱從上往下流。因此掣水期間,水箱可能還有微量存水,唐樓的水喉則滴水全無;到供水時間,低層家家戶戶都開水喉貯水,水壓減弱,無法上升到高層;除非樓下合作,聽取樓上住戶大聲呼喚:「樓下閂水喉!」

幼時頑皮,草草做完功課,曾和街童去大埔道的石梨貝水塘觀看,水塘真的水淺見底。但也驚奇見到有人推著木頭車來水塘取水,再推到大埔道北毗的木屋區,賣水給無力在公共水喉排隊、拿大型水桶取水的老弱居民。

公共水喉供水那天,水喉旁邊排列了兩條長長的水桶陣:居民為貯存用水,都拿多個水桶,以水桶排隊,人則站立旁邊看守、等候。

香港島四面環海,在漁村時代,居民靠山上流下來的溪水維生。港人稱山溪為坑,大的水溪就稱為大坑。今天港島的大坑已在路面下面。正如九龍的大坑東道,在上世紀五○年代初,還是一條大山溪,昔日山溪也在路面下面。

從獅子山流下的山溪,滙入昔日一個池塘,可能就稱為九龍塘。池塘水和其他小溪沿今天的大坑東道,再流下經水渠道,流出旺角大角咀出海。途中還有小溪滙入,居民在溪邊洗衣、染布廠取溪水染布,遺留下今天的洗衣街、染布房街,和黑布街、白布街;一如港島大坑遺留下今天的浣紗街、大坑道。

至於新界,除了有天然的小湖泊,也有人工挖掘的池塘,以貯存溪水和雨水,作為養魚、灌溉或日常生活的需要。但香港缺乏大江、大河和湖泊,日常用水,全靠雨露滙入溪流。當香港人口增長,唯一對策就是在有山溪流經的山谷出口構築堤壩,以貯存水源,這些蓄水的山谷,港人稱為水塘。

人口愈多,水塘的需求愈多,面積也愈大。能構築水壩蓄水的山谷有限,相反香港地少人多,反而把一些最早期的小水塘填平,變成優雅豪宅建地,例如港島東區的七姊妹水塘和太古水塘。

窮則變!政府選新界適合的海灣以堤壩封鎖灣口,抽亁海水,貯存溪水和雨水,如萬宜水庫、船灣淡水湖。

這些大大小小近20個水塘,也只能提供全港25%的用水需求;港府於是制定新規:以海水沖廁,多提供了約22%的用水需要。本來把海水化淡,就完全能夠解決用水問題,可是成本太貴,向大陸購買東江水,反而便宜。

於是在60年之前,港府和大陸雙方展開談判、計畫。開闢水道、架設水管,設抽水站、水質檢驗設施,供水香港:到了65年3月1日,正式供水。香港人口增加,供水量不斷增加,物有所值,水價雖隨之而加,東江水則已完全解決了港人用水需求,不用掣水。

港人經歷缺水、掣水,早就深刻體會水的貴重,所以港人俗稱金錢為「水」。新冠疫情影響香港經濟,祝願港人花錢也不用「掣水」。

香港 疫情 電影

下一則

亞裔創作者花6年多 捕捉華埠銀髮族穿搭和故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