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相隔17年…加州房屋成交量、房價雙漲逾20%

美疫情趨緩!單日新增確診 連4天維持7萬例

公仔書

幼時,既沒有電視節目,也沒有電動玩具。而一般基層家庭兒童,玩具不多,我家裡只有毽子、小皮球、十數粒玻珠和一副本來是家父的象棋。但年紀小,還不懂下棋,只是幾個玩伴圍坐一起, 玩鬥棋,即比較手中棋子的大小;用孩子的話,叫做「扭棋乾」。

鄰居孩子的玩具也寥寥可數,大多沒有個人玩具,例如女生難得擁有自己的洋娃娃,家中若有兄弟姊妹,所有玩具都應共享一起玩:如大家圍坐玩大富翁、飛行棋、軍棋、或跳棋……;有時候,也會和鄰居玩伴互相分享玩具,或者放下玩具,一同玩猜拳、跳繩、捉迷藏、或兵捉賊……。

那些遊戲,隨時可玩,又可隨時變換項目;不過有一樣,卻是我們這些男生所迷戀,雖然花錢,反而認為值得,就是聚在一起看「公仔書」,即連環圖。

一套公仔書從只有一本至幾本;內容以簡單文字,黑白印刷的手繪人物,描畫富吸引力的故事橋段,例如武俠小說中的七俠五義、洪熙官、方世玉……,或包公奇案、英雄事蹟,如薛仁貴、薛丁山,或民間傳奇、或封神榜、西遊記的片段神話故事、或水滸傳裡的情節片段,如林沖、武松、魯智深、三打祝家莊……。經常使我們看到愛不釋手,甚至忘餐──要媽媽落街叫回家吃飯。

為什麼說「我們」、「聚在一起」、又「要媽媽叫回家」?

因為不是租回家自己閱讀,也不是獨自坐在街邊看書自娛,而是一起在公仔書檔擺設的小板凳,坐在街邊翻閱。

初期租書費用便宜,十仙就可換四片租書小卡片,一片可兌一本公仔書,即一毫子可租四本。但因為我們都是一班草根階層的孩童,零用錢不多,為了省錢,我們租書後,同聚坐一起,讀完後,轉手交換閱讀,那就可以多看一套。

後來,檔主加價,我們就輪流由一個人出錢租書,出錢那位坐在正中,友伴陪坐兩側,一起閱讀。書檔人少時,可以這樣子偎坐左右;顧客人多時,沒有空座,其餘的小朋友就站在背後,蹲下或彎腰閱讀。有些時候,覺得蹲下閱讀的那個故事,沒有趣味,也會轉到其他孩子背後偷看;我們不覺辛苦,反而樂此不倦,流連忘返,因為已經上了「癮」。

升小五時,鄰居好友輟學去做工,頓失玩伴,使我驟然覺醒:不可再迷戀眼前娛樂,荒廢學業。若不努力求學,父母必然會認為無心向學,那就要停學去當童工,幫助家計。為了前途,我擺脫了沉迷公仔書的癖好、減少玩耍,矢志專心學習。

後來,香港經濟起飛,兒童的玩具和娛樂多了,對公仔書漸失興趣;而有騎樓的舊式唐樓,相繼拆卸,改建高樓大廈,公仔書檔失掉遮陽擋雨的地方,也漸漸式微。但童年經驗過的這種樂趣,還歷歷在目。

或許你沒坐過街邊看公仔書,可曾路過?見過?可也留下印象?

香港 小說

上一則

疫中喜迎聖誕節

下一則

也談民辦教師(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